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04章 刁蛮小姑娘

碎玉蝶 有6 2088 2021-01-28 16:25:00

    庄晓蝶此时站在树上,自觉不雅,连忙收拢双腿,要把小姑娘拉过来,谁知小姑娘回身捡了一片断瓦,用力一扔,底下啊啊两声尖叫。

  庄晓蝶往下一看,底下不远扔着一大束鲜花,花旁边有个白西装男人,一手持着巴拿马白草帽,一手捂着额角,阳光还烈,照见鲜血如小蛇沿着他指缝迅速游下,分明刚刚被小姑娘那块断瓦砸中了。

  “小妹妹,你——”庄晓蝶抬起头,才发觉,墙头上的小姑娘不见了,方才没摔倒的声音,应该是她自己爬下墙那边去了。

  小姑娘身手如此敏捷灵活,倒是自己多虑了。

  她下了树,吧嗒吧嗒踩着木屐往回走,腿上一阵阵的疼痛,一摸,手上同样血淋淋一大片。

  “那小姑娘,好狠毒!”白西装男人怒气冲冲道。

  周太太掏出手绢替他捂住了伤口,但肩头还是溅了好几滴血迹。

  “庄小姐,你的腿——等等,我房间里有药粉,止血最有效。”周太太跑进房间里,不多时又拿着小药箱跑出来。

  白西装男人让她赶紧替密斯庄包扎。

  庄晓蝶怎么可能当着一个年轻男人的面摆出两条腿来清理伤口?她推说自己要先料理伤口的花刺,先回房间去,让周太太替他先包扎。

  男人还要说,周太太劝道:“别推三阻四,再耽搁下去,要端面盆来接血了。”

  庄晓蝶回自己房间里,才发觉,旗袍血迹斑斑,左腿长长短短拉了三道血口子,右腿伤得最重,糊了一大片血迹。她拿手绢揩拭了血迹,腿上扎的、拉的,惨不忍睹,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留疤,若是腿上密密麻麻一大片伤疤,往后如何见人?

  那小姑娘说变脸便变脸,可见在家里是被人娇惯宠坏了的,往后有机会,将她好好教训一顿才是。

  一阵光影摇动,周太太走了进来,叹息道:“好端端的腿,弄成花面猫一样,真是——唉,来,先把药涂了。”

  那罐药粉灰不溜秋的,像石粉,但散发着一种呛人的腥味。周太太用手指舀了,抹平在庄晓蝶腿上。

  庄晓蝶连忙道谢,又问她这是什么药粉。

  “呵呵,这是我老家秘传的老鼠粉,外面药房可买不到的。”周太太神秘地道,“止血效果一流,不输云南白药。”

  庄晓蝶胆子虽大,却害怕老鼠蟑螂,听说是老鼠粉,不由胆战心惊。

  周太太哈哈一笑:“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怕,老婆饼里都没老婆,老鼠粉里会有老鼠?”

  庄晓蝶心神稍定,周太太又带笑埋怨她来了这几日,都不说与东山远清园周家三少爷有交情,自己着实怠慢了。

  东山远清园周家?

  庄晓蝶终于想起来了,外面那个年轻男人,便是之前在董家见过的那个纨绔子弟周玉良,董娜的裙下之臣。他到这里来,可是找自己?上次莽撞还不够,又追到这里来!

  一想到给他看到自己穿着旗袍站树上,她心头一阵烦躁,道:

  “我不认识什么东山周少爷西关周小姐。”

  她话中带气,周太太哪里听不出?只当两人闹性子。她笑了笑道:“周三少额角破了相,回去只怕要挨老太太好一顿埋怨呢。”

  “那又怎样?又不是我砸的。”话出了口,她也有几分后悔。那个花花公子若不是替自己说话,又怎么会挨上一瓦片?自己这样说,倒有点蛮不讲理了。

  周太太连声道:“是是是,真要算账,找隔壁那家去。话说老潘家的房子什么时候租出去了,我出出入入,居然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提到隔壁那家,周太太说要带周三少到隔壁家去,跟那家大人说清楚,好好管教管教那小姑娘,今天揭瓦,明天还不定放火呢。

  她出去后,跟周玉良两人在院里说了一会话,周玉良朗声道:“密司庄好好养伤,玉良改日再来探望。”

  “周先生客气了,你我本不相识,不劳挂记,周先生——”庄晓蝶倏地住了口。

  她本要说他应该多去董家花园陪董娜,可是这样一来,谁都会误以为自己在吃董娜的醋吧,至于周太太的误会就更加是水洗不清了。

  她换了蓝布旗袍,将污了的淡蓝旗袍泡在面盆中,搓了搓,血迹只是淡了些,洗不干净,心中不由一阵烦闷。腿上盖了一层药粉一层纱布,闷热难当,也隐隐痒了起来。

  明知千万不能挠动,她只能拼命转移注意力,用力搓洗旗袍污迹,几乎连手皮都搓掉了,突然听见一阵高而长的尖叫,简直要刺破耳膜,每每以为要断了,结果高上加高,那尖叫越发锐利起来。

  听声音,是小孩的声音。莫不是姓周的真的到隔壁投诉了令小姑娘挨了打?

  本来她也打算教训教训下小姑娘,然而她哭成这样,分明挨了极厉害的打。

  她一瘸一拐走出去,迎面撞见怒气冲冲的周太太,问她怎么回事,周太太说那小姑娘真真了不得,周三少才跟她家人说两句,她便叫破了天,气得周三少跑了,自己再不回来,耳朵也要聋了。

  “她挨打了?”

  “挨打?她这副无法无天的模样,简直就是齐天大圣再世,谁敢动她一根毫毛?她妈妈还不住口的哄她,生怕她磕破了半点皮,真没见过这样做妈的!”

  难怪小姑娘那样刁蛮又凶狠,原来背后有个不明事理的妈。庄晓蝶也断了去查看的心思,将面盆端到自来水龙头边,要继续搓衣服。

  周太太忙不迭抢过面盆,道:“你两条腿都伤了,蹲不下,又万万不能沾水,我替你洗了吧。”

  庄晓蝶要夺回来,她将面盆藏在身后,笑盈盈道:“庄小姐,你也别跟我客气,你是房客我是包租婆,不是一家人也进一家门,这点小事,你周姐我代劳了。”

  她这番殷勤切切,又与过去不同,自是看在周家少爷的份上。庄晓蝶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牵扯,但若跟周太太再次声明自己与周少爷并无瓜葛,只怕此地无银三百两,周太太立刻摆出一副“我懂”的表情。

  她只好谢过周太太,想着改日再谈清楚这个问题,又想着伤好了,出点钱买点叉烧或者烧鸭答谢周太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