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05章 七国般乱

碎玉蝶 有6 2142 2021-01-29 16:25:00

    傍晚,一位梳着长辫子穿着木屐的顺德小妹找上门,寻周太太,送上一篮五彩缤纷的鲜花和一盒药膏,道这玉颜膏是少爷搜遍大半个城寻来的,止痒祛疤效果顶好,一时买多了,分家里亲戚,也送周太太一盒,记住用前务必清洗干净伤口,不出半个月,保准肌肤恢复如初。

  周太太心里清楚,醉翁之意不在酒,连忙斟茶上点心,又要留她吃晚饭。

  顺德小妹摆摆手,说还赶着回去复命呢,哪敢耽搁功夫。

  周太太送到院门边,往顺德小妹手里塞了张钞票,道一声阿姐往后有空常来玩。

  顺德小妹捏着掌心的钞票,往院内远远瞟了一眼,飞快道:“五太太,你也不是外人,我跟你说句贴心话,我们老太太和太太的脾性你都是清楚的,庄小姐这样的孤女,不能长久的,更不要起别的念头。”

  周太太赔笑道:“我看他们两个,生疏得很,只怕是三少一时贪玩逗趣罢了,这姑娘,倒庄重得很。”

  顺德小妹撇了撇嘴角,道:“庄重?三少爷面前何曾有过这样的姑娘?你不妨多劝劝她,若顺利的话,既得了安宁,又在老太太面前积了功德。”

  周太太连连点头。那顺德小妹道一声别送了,木屐声橐橐,径自远去。

  周太太见她出了巷口,才握着药膏回屋,一肚子计较转了又转,最后把心一横,问庄晓蝶双腿痒不痒。

  庄晓蝶之前擦了老鼠粉,血止住了,专心读了一个下午的书,早把腿伤忘了,此时听周太太一提,顿时觉得双腿又毛又痒,仿佛几十只毛毛虫在赛跑,恨不得立刻挠上千百回,心知万万不能抓破皮,死死忍住,苦笑着望向周太太。

  “我这里倒有盒西洋药膏,来,试一试,包你半个月后便看不到半星伤疤了。”

  她从竹壳暖水瓶倒了半盆温水,帮庄晓蝶细细清洗了伤口,轻轻敷上。

  一股清香飘散,腿上伤口一片清凉,庄晓蝶仿佛嚼了满口薄荷叶,心头烦躁退减,连声多谢,赞药膏好用。

  “那是,这西洋玉颜膏,就是比一般药膏好用,改日我也囤上十盒八盒。”周太太拿起药盒子端详,盒子上花花绿绿的都是西洋文字,还配了一个深目高鼻的金发西洋美女侧面像。

  庄晓蝶看了看英文,不由笑了:“这玉颜膏,是湛江童家药厂出的。”

  “嗐,湛江出的?何必满身鸡肠文呢,我还当是西洋来的呢。”周太太一声叹息,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如今这世道啊,不认几句鸡肠文真不行,要不是你提点,改日我跟姐妹们推荐,只怕要大出洋相。”

  庄晓蝶见她眼神闪烁不定,明明笑出声来,眼中却没一点笑意,分明压了大心事,想想之前的老鼠粉,又看看旁边崭新的药膏,问道:“周公子送来的药?”

  周太太瞠目结舌,有心否认,对着她亮晶晶的双眼,竟出不了声。

  庄晓蝶心中了然,道:

  “姐姐,我和那周公子确实不熟,往后他送礼物来,你都代我拒了吧。这药膏,你也代我——”

  药膏已经拆了用了,还也还不上。她托周太太打听打听,这药膏价钱如何,自己会还给他的。

  正说着,院外有人喊晓蝶。庄晓蝶听出是董娜的声音,刚出屋,一身红裙的董娜旋了一个大圆圈,扑入她怀抱:

  “没想到是我吧?出来几天,想我没?你不在家,我都要无聊死了,想说话都没人!唔,你快快跟我回去吧,我都快闷死了!”

  “哪里没人?在你眼里,潭公子潘公子杨公子等等都不是人?”

  庄晓蝶没想到,董太太也来了。

  董太太当然不可能跟董娜一样无聊想她了,也不可能只是陪董娜来这里看看。她有何目的?

  庄晓蝶打了招呼,请董太太董娜进去喝茶。周太太端茶上点心,赞董娜红裙漂亮,衬得人格外水灵。

  董娜却勃然变色:

  “你的意思是我要裙子衬着才显得水灵?”

  “娜娜,明明周太太是说格外水灵。”董太太一句话勒住了董娜,目光轻轻一转,叹息道:“你也不看看晓蝶过的是什么日子,还有心思在这里胡搞蛮缠!”

  房间内本来只有一床一桌一椅和那只带来的藤条箱,幸亏周太太又搬来两只椅子。董娜本来对庄晓蝶心怀怨愤,既疑心周玉良金屋藏娇,又怀疑庄晓蝶以退为进对周玉良另有图谋,此时见她过得如此清苦,心生歉意,拖过庄晓蝶的手,亲热地摇了摇,道:

  “晓蝶,这不是人住的地方,跟我们回去吧,我再也不跟你发脾气了,你也别生我和妈妈的气,好不好?”

  董太太苦笑着对周太太摇了摇头,以示抱歉。

  庄晓蝶连忙道:“哪里话,我哪里生气了,这么大的帽子,我可戴不了。我来这里,纯属贪图安静,专心备考。你知道我脑子没你聪明,这不躲这里来临时抱佛脚吗?”

  董娜刚要说话,突然听到砰一声有人摔碗,紧接着有人大声哭起来。她耸了耸肩膀:“你确定这里安静?”

  “这是邻居家小孩不懂事,庄小姐很用功念书的,夜夜读到一点多还不肯睡觉呢。”周太太道。

  “夜夜读到一点多?”董娜瞪大眼睛,“难怪你两只黑眼圈!呀,怎么得了?”她转头问董太太常用的去黑眼圈的药叫什么。

  董太太咳了一声,正色道:“晓蝶,你看看你自己,过来才几日,瘦了那么多,这怎么得了?若是你伯父看到了,还不心疼死?”

  庄晓蝶终于明白,原来董太太这番前来探望,不是顺便陪董娜,而是奉了伯父的命令来走过场,也许她挨了伯父的重话。

  一旦明白,庄晓蝶反而轻松许多,笑笑说:“我知道伯父伯母都疼我,但我笨嘛,总要多下功夫,伯父那边,还得麻烦伯母替我说几句好话。”

  “嗐,你客气什么呀,跟我回家就是。考大学啊,那得看运气,运气好的话,闭着眼睛答题都能进大学,运气不好的,就像周玉良那傻瓜,考上了大学还被撵回家——”

  “有活人没有!给我滚出来!”

  屋外突然传来怒气冲冲的叱喝,院门被捶得砰砰响。

  董娜吓得哇一声钻进董太太怀里,董太太也变了脸色。庄晓蝶扶着周太太,道:“走,一起出去看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