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06章 是你们欺负我女儿?

碎玉蝶 有6 2103 2021-01-30 16:10:00

    院门边,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正用手中棍子砰砰击打着院门,满脸不耐烦。一见庄晓蝶出现,上下打量了她们几眼,嘿嘿冷笑。

  庄晓蝶捕捉到手下周太太的肩膀猛然一震,分明受了极大惊吓,她赶紧往前两步,将周太太遮在背后,道:“这位大哥——”

  “谁是你大哥!哼哼,亏你们做得出!”大汉又在院门上用力敲了一记,分明有意给她们一个下马威。

  庄晓蝶以为地痞来捣乱,对这依仗武力要欺负女人的汉子,心中厌恶至极,但周太太却不认识这个男人,但见他怒容满面,来者不善,生怕庄晓蝶吃亏,连忙往前赔笑道:

  “这位大哥,有何贵干?”

  “有何贵干?哼哼,亏你们做得出!”男人不直说,锐利的目光一遍遍扫过她们,手中长棍一头也重重顿在地上。

  庄晓蝶越发肯定,这定是地痞来要好处的,她瞄向周太太,周太太面色越发白了,双手无意识地盘着手指,都快要把手指折断了。

  她正要说话,周太太勉强笑道:“这位大哥说得奇怪,我们在自己家里,不知哪里得罪了大哥。”

  “砰!”

  男人把手中棍子往地上一顿:“你们欺负了我女儿,敢做不敢认吗!”

  两人这才恍然大悟,今日那个刁蛮任性的小姑娘,竟是他的女儿,有这样的爸纵容娇惯着,难怪小小年纪便肆意妄为。

  周太太连忙解释:“大哥,你误会了,我们哪里敢得罪你家千金,是她爬过墙来摘花——”

  “摘你几朵花,你就要打她骂她?她是我女儿,做错了事情,自然有我这个做阿爸的管教,犯得着要你多管闲事?”

  见他这样蛮不讲理的护短,庄晓蝶再也忍不住了,道:“这位先生,你连事情来龙去脉都不清楚,就撞上门来喊打喊杀?你家姑娘爬过墙来摘花,你不担心她摔下墙头?她对你说我们打她骂她,你就认定我们真的是打她骂她?子不教父之过,你再这样处处护着她,日后有你哭的时候!”

  男人右手一挥,手中长棍指向庄晓蝶,两只牛眼似的大眼睛瞪着庄晓蝶。

  庄晓蝶怒火正盛,毫不回避,也瞪着他。

  周太太见势头不好,扯了扯庄晓蝶的袖子,示意她收敛,又道:“这位大哥,有事慢慢说,你这样突然跑到我们家来喊打喊杀,我们两个女子真真吓坏了——”

  “吓坏?不见得吧。”男人冷笑道。

  庄小蝶正要反唇相讥,墙头上传来一句:

  “吓死你们,活该!”

  男人脸色立刻变了,声音也变了:“珍珠,小珍珠,你小心点,别乱动,阿爸这就来抱你下来。”

  他扔了棍子,就往龙眼树上扑,三两下,已经上了墙头。

  小姑娘却不让他近,气咻咻说用不着他假装好人,自己飞快跳下了墙。

  男人也跟着往那边跳过去了。

  周太太摇摇头,苦笑:“这都什么人啊,摊上这么一对父女做邻居,往后,可不得安生了。”

  庄晓蝶离开蔡家,本想过几日安生日子,见邻居父女一个刁蛮一个蛮横,日后还不知惹出多少事端,心头不禁一阵滞闷,垂眼瞥见横在地上的棍子,越发烦躁。

  在屋内看了一场好戏的董太太和董娜终于出来了。

  董太太说这里乱七八糟,住不得的,若是她伯父知道了,定然要心疼死,劝庄晓蝶立刻收拾行李跟她们回家。

  董娜也搂着她脖子,说那个男人太可恶了,简直就是野人。

  庄晓蝶见董太太劝得殷勤,眼睛里却闪着淡淡的笑意,可见心中对方才男人的大闹感到畅快,自己如何能跟她们回去?

  “累伯母操心了。我看他也是护女心切一时冲动才这样莽撞,光天化日之下哪能真的杀人伤人呢?这点小事,伯母和娜娜也别跟伯父提起了,省得他笑话。”

  董娜还要再说,被董太太轻轻拉了拉手阻住:“你不学人家晓蝶还要学呢,别打扰她安心备考了,走吧。”

  她往周太太手里塞了一卷钞票,嘱咐她多买有营养的多照顾他们家晓蝶。

  庄晓蝶红着脸,多谢她操心。

  母女离开后,周太太叹了口气:“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庄晓蝶笑笑,不说话。她回到屋内,在桌前坐下,发觉课本和笔记翻过了,所停页面并非自己之前所复习的地方。

  那对母女,原来并不相信自己真的躲这里复习备考呢。

  再一看,玉颜膏的盒子有些异样,原本正面西洋美人像对着自己的,此时却歪了三十度角左右,打开,里面的说明书折痕也变了。

  她拿出玉颜膏的罐子,揭开一看,膏药倒没什么异样。她差点以为董太太会在药膏里动什么手脚呢。

  自己把人想得太坏了,董太太就算看自己不顺眼,也不至于下这样的手段。

  庄晓蝶把玉颜膏推到一边,刚看了一页书,隔墙传来一阵长长的尖叫,不用说,又是小姑娘在耍横了。她父亲训斥了两句,只听到小姑娘哭叫道:“打啊,有本事打死我啊,不打死我你就不姓陈!”

  恶人自有恶人磨,摊上这样的女儿,算他的报应!

  庄晓蝶恨恨地想,目光重新回到课本上,但眼前一时浮起小姑娘得意洋洋的脸,一时浮起董太太笑眯眯的双眼,意乱心烦中,课本的字怎么也进不了脑海。

  她叹了口气,望着小窗发呆。窗外,周太太斜对着她呆呆站立,仿佛西洋石膏美女似的,越发显得腰肢窄而长,也不知在想什么。

  庄晓蝶重重拍了一记自己的额头,强迫自己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课本上。

  当晚,她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和周太太被锁在屋内,眼睁睁看着火从外面烧起来,烧得噼里啪啦的,自己和周太太却无处可逃,外面却响起了响亮的笑声。

  有邻居汉子的,有刁蛮小姑娘的,有董太太的,也有周玉良的……

  她骤然从梦中醒来,拥被半坐,冷汗潸潸,背脊生凉。

  “妈,妈,呜呜,我要妈,我要回家……”

  夜寂静,含糊的哭声,如小兽呜咽,伴随着男人笨拙而焦急的安慰,从隔墙袭来。

  原来,也是一个离了故乡丢了家的可怜孩子。

  庄晓蝶在心底里叹息着,抱紧了双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