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07章 冤家

碎玉蝶 有6 2123 2021-01-31 13:10:00

    第二天,隔壁出乎意料的安静。

  吃午饭时,周太太说隔壁租住老潘房子的姓陈,在码头做事情的,乡下妻子病死了,就把女儿和寡妇姐姐一块接出来,女儿怨他对妈妈不好,总跟他对着干,有事没事大闹一场,已经被房东撵着搬了好几次家了。

  “姐姐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

  “嗐,菜市场那边早传遍了,他们之前住竹栏街那边,被房东撵了才搬到我们独树街的。”周太太道,“说到底,也是可怜。”

  可怜,她说的是珍珠小姑娘还是姓陈的?

  庄晓蝶还没接话,院门外有人喊庄小姐。

  庄晓蝶听得耳熟,过去打开院门,竟是董家一个叫桂花的丫鬟,提着小箱子,笑容可掬道自己是奉了太太的命令来照顾庄小姐的,往后就在这里专门听庄小姐使唤了。

  庄晓蝶推辞不受,说自己也是租周太太的房子,这里地方窄小,再没多余的房间,再说自己一个人事情也不多,周太太又是个热心肠,洗衣做饭,都照顾得特别周到。

  桂花却不肯走,可怜兮兮道自己不过一个下人,太太吩咐怎样便怎样,若是庄小姐不收留她,回去了肯定被太太扒掉一层皮,还望她可怜可怜自己。

  周太太刚走过来,本要开口说几句转圜的好话,庄晓蝶却脸一黑,叱道:

  “下人?我还以为你才是主人呢,这世上哪有逼人使唤人的道理?还是说,太太怀疑我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害怕我坏了你们董府名声,专门派你来盯着我?”

  这话说得分外重,桂花顿时慌了,忙不迭道绝没这样的心思,太太绝对是好意。

  庄晓蝶拖了她的手臂,往外边走,嚷嚷道同她一块回董府,请董伯父评评理。

  桂花慌忙挣脱手,说自己这就回去,绝不敢打扰庄小姐。

  她拎着小箱子落荒而逃,院门外响起清脆的鼓掌声。庄晓蝶没好气一望,竟是姓周那花花公子斜倚在对面墙壁,用力鼓掌。

  得了,自己刚把桂花撵走,他恰好便出现在门口,传到董太太和董娜耳中,又免不了一场风波。

  周玉良两眼熠熠发光,薄而尖的唇角也忍不住往上翘:“哈哈,万万想不到,密司庄竟这样泼辣,倒真真小看你了。”

  庄晓蝶砰一声把院门关上了。

  周玉良在门外一叠声地喊密司庄,见没回应,又连声喊嫂子。

  周太太看了看庄晓蝶,见她一脸怒容,赔笑道:“这样喊法,闹得四邻都知道了,也不是办法,我去,让他走。”

  庄晓蝶恨恨道:“你跟他说,往后都别来找我,我不认识他!”

  周太太打开院门,也不知说了什么,门外的喊声停了。

  又过了一会,周太太回来了,笑眯眯道都说清楚了,庄小姐你要安心备考大学,让他别来烦你。

  庄晓蝶不太好意思,往她碗里夹了一大块焖带鱼。

  从那天起,周玉良果然绝迹了,庄晓蝶重新把心思放在复习上。

  而周玉良与董娜之间,却闹起了大风波。

  董娜打电话将他拘过去,盘问他和庄晓蝶究竟是何关系,为什么总围着她转。

  周玉良笑笑,说:“你猜。”

  董娜把手中的丝抱枕直接砸他脸上,道:“谁要猜你的破事!”

  她气咻咻地斜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他。

  “呵呵,吃醋了?”周玉良瞟了她一眼,“看来有人吃醋吃昏头了,腿上的玻璃袜子勾破了个大洞都不知道。”

  “哪里哪里?”董娜赶紧弯腰抬腿检查,见双腿玻璃袜子完好无损,不由大怒,一脚踹过去:“好玩是吧?”

  周玉良胫骨被踢个正着,狠狠吃了苦头,也生气了,不说话,站起来便走。

  董娜满肚子气还没消呢,哪里肯放他离开,一伸臂,拖住他的手。

  周玉良一甩,像甩掉雨伞上的水滴似的,甩开了董娜。

  董娜自小顺风顺水,除了在周玉良面前,哪里吃过半点亏,此时见他简直当自己是乞丐一般嫌弃,又气又急,带着哭音嚷嚷道:“你就这么急着去找你的新情人?”

  话出了口,她暗暗恼自己又像妈妈说的那样沉不住气,越是表现得紧张周玉良,他就会越发不当一回事。

  周玉良熟知董娜最擅长胡搞蛮缠及迁怒他人,自己还易应付,万一真的杀到密司庄头上,只怕惹出大祸。

  他停下脚步,回头笑道:“老情人都侍候不好,哪来的新情人?”

  胫骨还痛,他整个人却坐回沙发上,刮了一下董娜的鼻子,道:“逗你玩呢,哭猫猫,脸都花了。”

  董娜脸一红,心头却生出几分得意,快步走出了大厅。

  周玉良闭眼斜倚在沙发上,嘴里哼着小曲,一面抖动右腿一面用手打着拍子,好不惬意。

  董娜整好妆容出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吊儿郎当的情景,轻轻往他鞋底踢了踢,道:“跟得你们家老太太多,连哼的曲子都是粤曲小调了。”

  “嗐,好听就行,管它国语歌英文歌还是粤曲。”周玉良不以为然,说今晚正要陪一位朋友去珠江花艇上听小曲呢,问她要不要凑个热闹。

  “我才不去!”

  “嗐,那可是正经人,英国留学回来的,大才子,人也好看,你不认识认识?”

  董娜撇了撇嘴角,不上当,硬要周玉良陪她出去吃西餐,扬言吃得高兴了,才放他走,否则,别说珠江了,哪怕臭水沟,也别想去。

  “行行行,大小姐吩咐,哪敢不去?别说吃西餐,就算吃叫花鸡,我周玉良也得舍命陪君子啊。”

  董娜脸上又是红云两片。

  小时候她去周家远清园做客,无意中听说叫花鸡,大感兴趣,吩咐周玉良抓了一只鸡,去了后花园,指挥他把鸡砸死,按照叫花鸡的大体做法,裹上了一重湿泥,又垒了一个小土窑子,把鸡扔进去,在上面烧木柴。后来估摸熟了,让周玉良把鸡挖出来,砸破泥壳,撕了一片鸡肉试吃。

  那鸡半生不熟,没盐没酱,周玉良一吃便吐了。

  一想起小时候,她不由感慨,小时候他多听话啊,要他向东,绝不会向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柔体贴的阿良哥哥,时不时跟她作对,她越不开心,他便越开心,真真像妈妈说的那样,简直就是冤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