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11章 心动

碎玉蝶 有6 2093 2021-02-04 13:10:00

    天仿佛被捅破了似的,雨连下了两天都没停。院内积满了雨水,眼看要淹到屋门槛来了。珍珠爸爸带了工友过来,瓢舀桶泼,总算清了积水。但独树巷排水沟的水也渐渐涨起来了,不时有鱼蹿起来,附近好几个邻居在门前舀到了鱼。

  跟巷子排水沟的积水一样涨起来的,还有菜价。

  周太太出去买菜,回来时篮子里鱼多菜少,感叹青菜贵过鱼,她们吃鱼汤、蒸鱼、焖鱼、煎鱼,一面吃一面笑自己猫。

  “真要是猫倒好了,不用吃青菜。”周太太叹息道。

  珍珠这阵子在周家蹭饭,她向来不喜欢吃青菜,笑得见牙不见眼,说餐餐吃鱼正好。

  庄晓蝶皱着眉头道:“再这样下雨,只怕要出大问题。”

  “谁说不是呢,河水都漫到岸上来了,听说河边倒了好些房子呢,风大雨大的,也不知他们投哪里去。”

  风大雨大,周玉良这两日奉母命猫在家里,陪老姨太打牌,哪里都没去。

  老姨太连胡了几把,特别开心,说都是他的功劳,要奖励他吃大餐,一叠声喊管家赶紧打电话订西餐去。

  周玉良说算了,吃什么西餐呀,这种天就算西餐送到家里来,早冷了,牛排硬过木柴,还不如吃一碗热腾腾的艇仔粥呢。

  周夫人在斜对面,暗暗点了点头。

  老姨太眉开眼笑。她本出身花艇,对艇仔粥最熟悉不过,周玉良爷爷在世时,她不敢放肆,更不敢吃粘有她出身标记的艇仔粥,生怕惹人口舌,但周玉良爷爷去世后,她想吃啥便吃啥,想和谁来往便和谁来往,谁也管不着。

  周玉良自告奋勇要去买艇仔粥。

  老姨太说家里有人呢,哪里用得着他出去。

  周玉良却道别人买的哪里比得上孙儿诚心买的。

  一句话捧得老太太眉开眼笑,吩咐管家拿钱去,又让他叫车子,别淋坏了她的乖孙。

  周玉良摆摆手,说自己这些日子随朋友做事情赚了点钱,特意孝敬孝敬老太太呢。

  老太太越发欢喜,对旁边的周夫人努了努嘴,道:“瞧瞧,我老太婆说什么来着,玉良这孩子,早晚有大出息的,你整日愁眉苦脸的,瞧瞧,人家都会赚钱了,今天该认真贺一贺!”

  周夫人道:“这都是托老太太的福,老太太教导得好。”

  另外两位麻将搭子也纷纷奉承。

  身后一片欢声笑语,周玉良提了伞,走到大门边,呆了十多分钟,管家来报,叫的车子来了。

  他上了车,让司机直奔独树巷。

  雨太大,独树巷地势不高,不亲眼看一看境况,他放心不下。

  车过花店,他吩咐司机停下,自己打伞过去,本要挑一挑的,被生意不好的店员连捧几句,竟买了一大束鲜花。

  车到独树巷口,周玉良刚下车便看到一堆半大孩子在捞鱼,水都淹到小腿肚了,心头一阵烦躁,恨不得一步跨到院内,看看密司庄具体境况怎样。

  “三少爷,你看这水,你就别下车了。”司机道。

  “嗐,我就过去看看五嫂子,看看就回来。”

  周玉良不以为然,抱着一大束鲜花,和打着伞的司机,往周太太家走去。

  到了院门口,发现堆着两排沙袋,积水被挡在了门外,屋内安全不成问题,他心里稍安,开始拍门:

  “五嫂,五嫂!”

  周太太打着伞跑过来,问他怎么跑过来了,也不怕老太太骂。

  “我出来给老太太买东西,恰好路过附近,顺便过来看看。”他往里头走,故意抬高声调,料想密司庄若是听到了,也许会出来看一看。

  周太太连连多谢,轻声跟他说庄小姐不在,往隔壁去了。

  周玉良大吃一惊,想起当日那个蛮不讲理的恶毒野孩子,密司庄怎么突然跟她好上了?

  周太太说孩子有些不舒服哼哼唧唧的,她又没妈,一个姑妈乱七八糟的,庄小姐也是好心,帮忙照顾照顾。

  当日周玉良去隔壁投诉孩子,谁知没说两句,那野孩子便嚎起来,门内的中年妇女也是一叠声的骂,他还以为那是她亲妈。

  如今听周太太说那野孩子没妈,那庄小姐岂不是跟那野孩子和她爸爸一起?孩子那么野,她爸爸更加好不了。

  他把花搁桌子上,说也去看看那孩子情况。

  周太太说自己替他看看去。

  周玉良一听在理,自己与隔壁无亲无故,突然上门,还不定密司庄怎么想自己呢,若是又惹她误会了或者四邻传出闲话,反而大大的不美。

  周太太让他坐一坐,自己拿了两个罐头往隔壁去了。

  周玉良这才想到,天气不好买菜艰难,自己送什么花呀,哪怕买一篮子水果鸡蛋什么的,都比送花好多了。

  一想到这里,他坐不住,掏钱递给司机,让他赶紧到最近的菜市场或者店铺买些鸡蛋罐头米面什么的回来。

  司机去后,他看了看厅内摆着的兰花,走了几步,恰好走到密司庄房间窗下,窗帘半张,可以看到窗边的书桌上摆着书和笔记本,想象她平素坐在桌前埋头看书的模样,一时奋笔疾书,一时支颐思索,何等清秀文静,简直是一支活生生的兰花!

  他心动神摇,生怕密司庄回来撞个正着,连忙踱回客厅一角,假装在看兰花。

  谁知周太太一个人回来的,说那孩子家中只有没头苍蝇似的姑妈,庄小姐担心她照顾不来,暂时帮忙看着。

  “她爸爸呢?”

  “她爸爸要做事情的,整日早出晚归。”周太太知道他的心思,一句话交代后,又说了这段时间庄小姐跟那个孩子的往来,她去隔壁,也是第一次。

  正说着,司机领着两个伙计,肩扛手提,大袋小袋的回来了。

  周太太大喜过望。

  这天气,有钱也难买东西,难得他这个花花公子考虑周详,有了这些东西,就算下雨一周封门闭户也不怕了。刚想到这里,周太太觉得自己又想歪了,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

  虽未见着密司庄本人,可知道她平安无事,周玉良搁下心头大石,笑眉笑眼的叮嘱周太太,往后有空多往家里去,老太太平时闲着也是闲着,恨不得多见见亲戚呢。

  这一句话,可比那堆东西更有威力。

  周太太顿时心动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