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16章 李代桃僵

碎玉蝶 有6 2126 2021-02-09 13:10:00

    不等周大川教训周玉良,周慧文夫家陈家得知周慧文失踪一事,母子率众闹上门,嚷嚷着要他们交出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又道周慧文怎会无端端的外逃,定是早在外头有了人、做下不端事情,伤了他们脸面,除了休她之外,还要追究周家责任。

  周大川太太这些天早把嗓子哭哑了,见他们不管女儿生死,只顾往女儿头上扣屎盆子,深悔当初不该阻拦女儿离婚,此刻也只能与他们理论,说若姑爷是个好的,谁不安生过日子,偏偏有人不把女儿当人,三天两头往死里打。

  此话一出,陈姑爷拍案而起,气咻咻道:“谁打她?谁打她?你们谁看到了?你们纵女背夫私逃,反而说我们不是!天底下哪有这样做妈妈的?”

  一时之间,厅内乱成一团,竟动起手来。待周大川赶来,太太发髻散了,脸上被亲家陈老太太抓了两道爪痕,陈姑爷则被儿子周昶打得面青眼肿鼻子流血。

  周大川连忙吩咐将两家人分开,再向陈家母子端茶说话。

  陈老太太不接茶杯,叫儿子立刻随自己走,临走前扬言法庭上见。

  周大川太太嚎啕大哭,埋怨丈夫当初不该瞎了眼看上陈家,更不该糊了心非要女儿留在陈家挨打,如今好了,女儿不知生死,亲家也成仇家。

  “凡事总要讲个规矩,我们远清园什么时候有过离婚的子孙?再说,慧文那孩子,抛夫弃母,哪里有半点为人妻人女的自觉!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你也别伤心了,往后,只当她死了!”

  这几日,为了女儿的下落,周大川抛下生意不管四处奔波,已经到了极限。而不少亲友听到了风声,旁敲侧击,名为关心慰问,其实想收到第一手八卦,他表面敷衍,内心恼恨不已,恰好又遇上陈家上门闹事,大大折损了面子。

  他真的也像陈家母子怀疑的那样,觉得女儿在外头有人了才私自逃跑。

  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这不是劝解妻子的话语,而是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一声不吭、毫无交待跑掉的女儿,所作所为不啻于一刀砍在远清园的门匾上。

  当她死了,大家都解脱,一切都将回归正轨。

  谁知水警那边传来噩耗,他们在下游打捞起一具年轻女子,面目已无法辨认,但看衣服鞋子,与周家提供的有几分相似。

  “都是你们逼的,你们逼死我女儿!”周大川太太顿时哭晕了过去。

  周大川默然无声,只吩咐周昶去料理。

  周昶强忍悲痛,去水警那头辨认,一时也无法认出,但看旗袍,隐约记得妹妹有过这样颜色的旗袍。

  无奈之下,他打电话给周玉良,请他前来。

  周玉良救侄女出生天,着实得意了几日,见大哥他们像无头苍蝇似的团团转,始终不得要领,虽然怀疑过自己,却被自己三言两语打发了,没查到报社那头去,更查不出慧文的下落,心中越发得意,恨不得给花艇姑娘们编一出戏,让她们唱自己如何足智多谋运筹帷幄。

  他跟童友梅联系过了,童友梅把慧文安排住在朋友家宅院里,过一段时日,待她休养好身心,再帮她找点事情做。

  此时周昶让他协助辨认是不是慧文,又提起陈家母子如何欺上门,他心头一动,立刻想到了一个李代桃僵的计谋,如此一来,慧文将彻底摆脱陈家的桎梏了。

  为周慧文之死,陈家周家闹得不可开交,陈家说是周家教女无方,周家说是陈家残害逼迫,最终闹上了法庭,上了报纸。

  周太太看到报纸上的报道时,吓得脸都黄了,跑回家与庄晓蝶商量该怎么办。明明慧小姐没死,偏偏双方都误以为她死了,都打起官司来了。

  庄晓蝶也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说还是不说真相,她也计较不出,只能托周太太传信,请周玉良过来商量。

  美人有请,周玉良一颗心飞上了天,洗澡理发净面,换上崭新的西装,按了按发尾,站在立地镜前再三端详。

  他母亲看不过眼,警告他侄女刚刚遭遇不幸,他便大摇大摆出去花天酒地,若是传到他大哥耳中,定又是一场风波。

  “我哪里花天酒地了,最近你儿子都不知道多乖!”他低头,啪嗒一声在母亲脸颊亲了一口,扬长而去。

  周夫人去侍奉老姨太时,依旧一脸愁容。老姨太瞟了她一眼,手中麻将啪啪不停,道:

  “儿大儿世界,轮不到你忧愁的,等他成了亲就不同了。董大小姐好手段,定会管教得他贴贴服服的。”

  周夫人连连点头称是,愁容淡去。

  独树巷。

  周玉良坚决反对她们说出真相。

  “事已至此,万万不能说!一旦说破,慧文将会如何?陈家周家乃至社会舆论,都不会放过她的,没人在乎她受过什么委屈,没人在乎她如何挣扎求存,只会揪住她逃跑一事不放,甚至会以为那女子沉河也是她的安排,更会衍生出无数不着边际的风流故事。你们要她往后如何活下去?”

  庄晓蝶原本只觉得假的便是假的,不能当真,何况那女子顶替了周慧文,便无人再去查探她的真实身份追究她为何落水,大大不妥,此刻听周玉良摆出利害关系,一时也乱了:

  “可是,那女子——”

  “逝者已矣,活人不是更重要吗?我们又不是为了慧文推她下河,而是顺水推舟借用她的死。如果为了她,再搭上慧文一生,你觉得值得吗?”周玉良劝道。

  庄晓蝶似乎被说服了,但心头乱糟糟的:“不如我们再想想,也许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不,世间哪有那么多的两全其美,有得必有舍,就看你怎么衡量了。”周玉良道,而后又补充道:

  “你放心,我私下会托朋友调查那女子身份,如果真有冤情,会替她鸣不平的,我保证!”

  这一刻,他平日吊儿郎当的脸庄重无比,褪去花花公子的油滑后,似乎没那么令人讨厌了。

  周玉良似乎有很多面,每一面都不一样。

  庄晓蝶忽然有点看不透他了,而令她心惊的是,周玉良完全看破了自己的小心思。

  世间没那么多的两全其美,有得必有舍,就看如何取舍。很快,庄晓蝶也面临了这一困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