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19章 不分轻重

碎玉蝶 有6 2017 2021-02-12 13:10:00

    在医院门口见到庄晓蝶散乱短发与两只浓重黑眼圈的那一刻,周玉良所有的气愤、惋惜,统统消失了。

  “你,怎样?”他好容易才按捺住自己,轻轻问出这一句。

  “珍珠没事,大夫说,幸亏送来及时。”庄晓蝶心有余悸,完全没听清楚对方问的不是珍珠,而是自己。

  “三少,考试时间快到了,怎么办!”一样憔悴的周太太带着哭音道。珍珠是没事了,可若是耽搁了庄小姐考试,只怕有人要撕了自己。

  她和庄晓蝶已经在医院门口拦了好几趟黄包车,一听说要去女子师范大学,车夫们纷纷摇头,说雨大路远,去不了。

  “我会送她过去的!”周玉良给了她一个特别自信的眼神。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轿车停止了他们面前,董府宋管家走下来,道:“庄小姐,快上车!”

  因为庄晓蝶今日考试,董昌年一早安排了汽车过来载她。车到独树巷口,宋管家下车时听人说庄小姐与周太太昨夜送邻居小孩看大夫去了,一位少爷也发散人手在寻她呢,立刻找了电话摇回董府,禀告董昌年。

  董昌年抛下一句胡闹,令人打了几个电话,找到庄晓蝶下落,通知宋管家直接过去。

  庄晓蝶上车后,汽车如飞行驶,路上浑黄的积水被犁出一道水痕,向两边飞溅。

  “庄小姐,你先歇一歇,到了我会叫醒你的。”宋管家尽量平缓道。

  庄晓蝶确实累了,往后一靠,很快陷入了沉睡。

  周玉良令司机紧紧跟在董家汽车后面。就算密司庄坐董家的车过去,他也会最后一个送她进考场,会第一个迎接她从考场出来。

  向来不信鬼神的他,紧紧握着一袋文具,暗暗祈祷,上天保佑密司庄考试顺顺利利,自己一定三牲酬神。

  离女子师范大学还有一里多时,董府轿车停了下来。原来前面是一道桥,桥边地势低洼,积水太深,淹到路人膝盖,汽车怕死火,不敢再向前。

  庄晓蝶被刹车惊醒,一见这样,又听宋管家说只剩下一里多路,便说她自己蹚水过去,立刻卷起前后旗袍,在膝盖处各打了一个结,提着鞋子,推开了车门。

  “庄小姐,我背你过去。”宋管家赶过来。

  “不用,我自己能走!”

  周玉良跑过来时,看到的便是庄晓蝶两条雪白的小腿,一咬牙,当着宋管家的面说他背。

  “不用,我自己能走!”庄晓蝶率先走进了积水中。

  “你就不能把我当哥吗!”

  庄晓蝶不出声,只管往前走。

  周玉良脱了皮鞋,连忙跟上,一手提着文具,一手伸长护在她身后,生怕她一时不稳,摔了。

  宋管家反而落在了他后面。

  那段路大概有两百多米。庄晓蝶走得很快,水花不时飞溅到旁边的周玉良身上。周玉良从未得到这样与庄晓蝶并肩而行的机会,恍恍惚惚间,仿佛与她肩并肩走在教堂里,有孩童撒花,有朋友欢呼。

  “小心!”

  庄晓蝶哪里知道他的花花肠子,一心想着即将到来的考试,啪嗒啪嗒踩着水花往前赶,忽然踩到台阶,原来已到了桥边行人道,慌忙喊一声小心,伸手拖住周玉良。

  周玉良一个趔趄,幸亏被庄晓蝶挽住了。

  庄晓蝶的手,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柔软滑腻,而是一片炽热。

  “你发烧了!”周玉良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果然,额头也是热烘烘的。

  “你生病了,走,我送你去看医生!”

  在周玉良心中,庄晓蝶最重要,而与考大学相比,庄晓蝶的健康更重要。

  “不,我没事,撑得住!”庄晓蝶继续往前走。

  “你这样怎么考试!”周玉良心疼不已。

  “我说了,我能撑住!”庄晓蝶提高了声音。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不想再寄人篱下一年!”珍珠在怀里时,她一心一意想的是救珍珠,可如今女子师范大学就在前方不到一里处,无论如何,她都要去参加考试。

  该复习的都复习了,就算一时头昏脑涨,她相信,只要进了考场稍加休息,她答题没问题的!

  周玉良没再说什么,一瘸一拐走在她身边。

  这是她的心愿,她要考试,那么他就陪她进考场,到了考场那边,让熟人再多加关照。

  到了大学门口,等候已久的教务主任跑过来,抹着头上冷汗道:“周三少,你们总算来了!还好,还好,赶上了!”

  待庄晓蝶穿好鞋子,周玉良把文具交到她手里,又说她身子不舒服,拜托教务主任让医生多照顾。

  “一定,一定!”教务主任连连点头,忽然道:“你的脚受伤了!”

  庄晓蝶忍不住回头,发现周玉良右脚一片血淋淋的,大脚趾血肉模糊,趾甲盖斜翻了一半,想起桥台阶前他那一趔趄,分明是那时候撞到的,真不知他怎么忍痛走了那么远!

  “快进去,我看医生去了!考试顺利哈!”周玉良挥挥手,翘着右脚往外蹦。

  庄晓蝶心头塞得满满的,不忍再看,快步跑进了校园。

  “一定要考试通过哈!”周玉良暗暗祝愿。

  可惜,他的祝愿这回并不成功,庄晓蝶的坚强,抵不过病魔。

  第二科开考不久,庄晓蝶整个人软软滑落地上,不省人事,被送进了医院。

  董昌年闻讯,抛下手头事务,匆匆赶到医院。

  庄晓蝶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而守在她旁边的周太太,一样面无人色。

  董昌年在病床前看了看,质问周太太:

  “之前怎么吩咐你的!让你好好照顾她,这就是好好照顾?她不懂事,不知轻重,你三四十岁人了,也不懂事吗!就不会拦着点!”

  周太太张了张口,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有泪水无声滑落,滴在膝上互绞的双手上。

  本来怕给庄晓蝶太大压力,董昌年昨日才没额外叮嘱庄晓蝶,也没告诉她会派车来接送,谁知竟闹出这么一桩大头佛。

  此刻,董昌年望望庄晓蝶,又望望默然流泪的周太太,心头一阵烦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