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20章 心机

碎玉蝶 有6 2049 2021-02-13 13:10:00

    庄晓蝶昏睡了一天半。她不知道周太太挨了董昌年的骂,也不知道周玉良同样挨了他的骂。

  她醒来,知道自己错过了今年大学的入学考试,默默把脸转向了内侧。

  周太太怕她难过,说东说西,舀汤喂她,一凑近,发现她脸上泪痕如蛇蜿蜒,不由一震,连忙道:“先养好身子,明年重新来过!老天爷也真是的,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样救了珍珠,总不能这样对你啊——”

  “珍珠怎样了?”庄晓蝶问。

  见她还肯问起珍珠,周太太总算松了一口气。她之前多么担心,庄晓蝶把一切罪过都推到珍珠身上,推到自己身上。

  “她好了许多,早上还问起你呢,要来看你,他爸不让。”

  提到珍珠父亲,周太太心头五味杂陈,按道理她们两个送珍珠入院,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他反而黑着脸,一言不发,想要吃人似的。难怪珍珠那么讨厌他,总往自己家里走,喜欢和庄小姐耗着。

  “她没事就好。”

  庄晓蝶心里有事。

  回想当夜举动,自己神差鬼使似的只管往前冲,什么也没考虑,就算周太太一再提醒,也没听进去。

  自己只要保住珍珠的性命,其他的,不管不顾了。

  为此,她还得再厚着脸皮寄人篱下一年,后悔吗?

  她后悔,也不后悔。

  因为那一夜的奔波,困在她心头许久的内疚终于淡了。

  当初自己和公公无能为力,只能让嫲嫲在风雨夜死去。

  而这一回,她和周太太在风雨夜救了珍珠。

  也许,从今往后,她不再害怕风雨夜了,不会再做那种面对死亡束手无策的噩梦了。

  门外一阵骚动。

  周太太想出去看看,门被推开了,穿着黄底黑波点连衣裙的董娜一阵风似的卷进来,夸张地喊了一声哎呀我的晓蝶,扑到床前,拉起好友的手,看了看,道:

  “哇,妈,你看看,看看,晓蝶的手背都打肿了,打了多少针水呀,真真可怜!这里的医生靠不靠谱呀,要不要换家医院!”

  董太太慢慢踱进来。

  周太太连忙站起来,朝她笑了笑,喊声董太太,退到角落里。

  董太太微微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房间,走到床前,道:“晓蝶,你怎样?身子好些没有?这里吃得惯吗?要不要让家里送饭菜过来?”

  董娜不满地翻了个白眼,道:“妈,晓蝶病着呢,你这一大串问题,让她怎么答!晓蝶,你别管她,看看我,我这身法式连衣裙,好看吧?我也给你新作了一件,回头拿给你哈。”

  她反感董太太一大串问题,自己却叽叽喳喳,咄咄不休,周太太哭笑不得,加之董太太目光带刺,让人格外不舒服,便推说自己要洗饭盒,匆匆出了房间。

  庄晓蝶勉强提起精神,一一应付董娜母女的问题。

  医院只是普通医院,虽然托董昌年的福进了单人病房,但墙壁粗糙,地板暗沉,空气里总流荡着一股说不出的气味。董娜如坐针毡,待了一会,便说同学在医院外等着自己一起去逛街,也离开了。

  她一走,庄晓蝶敏锐地觉察到,董太太变了,不是以前那种针对自己的表面热情内里冷漠疏离,而是带着点讨好的温柔:

  “晓蝶,你看看出去这么一趟,闹出多少事情来。周家三少爷的事情且不必说了,以他的出身,我们是绝不可能把娜娜嫁他的,你愿意跟他走走,我也不反对。但你伯父打着你的幌子,在外头跟女人不清不楚,你说,这算怎么一回事?”

  这算怎么一回事?董伯父跟哪个女人不清不楚了?庄晓蝶满脑子浆糊,一时混杂不清。

  董太太抽出手绢,印了印眼角,絮絮叨叨说董伯父出身低微,都是因为自己父亲看中他,扶持他,他才有今时今日的权势地位……

  庄晓蝶赫然心惊。董太太这不会是误以为自己跟董伯父有什么不轨,指着和尚骂秃驴吧?

  她要开口解释,董太太依然不管不顾,唠唠叨叨,直到护士姑娘过来量体温,她才停下,站到一旁,细细打量。

  庄晓蝶急得要死,但外人在此,又不好开口解释。

  好不容易护士姑娘走了,董昌年来了。

  董太太霎时又换了一副嘴脸,带点埋怨口吻跟他说,刚刚自己和娜娜都劝晓蝶回家里住,晓蝶不答应,正好,他来了,帮忙劝一劝,他的话,晓蝶总会听的。

  庄晓蝶越听越心惊,越发肯定董太太认的就是自己,若自己在独树巷,只怕她会认为自己躲着做坏事,自己行得正坐得正,凭什么要受这一盆脏水!

  “哪里,伯母都这么说了,晓蝶再坚持在外便矫情了,我出院后便搬回去麻烦你们。”

  尘埃落定,董昌年笑眯眯的赞董太太体贴后辈,当得起一声伯母,董太太也笑眯眯赞晓蝶懂事,大病一场,回家后要好好给她补一补。

  待两人都离去,庄晓蝶才松了一口气。周太太带着洗好的饭盒进来,说珍珠爸爸来看珍珠了,小姑娘肯定开心到不得了。

  没说两句,便听见门外走廊响起尖叫声,一声接一声,一声更比一声尖锐。

  珍珠!

  两人不约而同变了脸色。庄晓蝶挣扎着要下床,一起来,只觉得头重如石,身软如绵,根本动不了。

  门被砰的撞开了。珍珠父亲,那个壮实的汉子,一手揪住珍珠,大步跨进来,将她摔到病床前:“说,你干了什么好事!”

  珍珠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也不敢出声了。

  庄晓蝶脑袋轰的一声,心乱如麻。

  一个荒谬的想法,蹦上了她心头。

  可能吗?珍珠,只是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

  她怎么可能有那么深的心机!

  “嗐,珍珠爸爸,你看看,都要把孩子摔坏了!”周太太弯腰去拉珍珠。

  “别管她!她这样不知好歹,无法无天,将来还不知闯出多大的祸来!”珍珠爸爸斥骂道,突然双膝着地,跪倒在庄晓蝶病床前:

  “庄小姐,珍珠对不起你!我陈天生教女无方,对不起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