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24章 老姜(加更)

碎玉蝶 有6 2191 2021-02-16 19:40:00

    庄晓蝶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上课,比第一天还麻烦。

  她想好的擒王策根本没用。

  张勇没在她的课堂露面,据说早上被他爸爸绑着双手拖了过来,他爸爸还站在窗外盯了一节课,但他爸爸前脚刚走,张勇后脚就跑掉了。

  嘴角带青痣的女生叫何丽丽,任她怎么问,要么点点头,要么嗯嗯两声,若不是昨天亲耳听到何丽丽吼张勇三鼻涕,她都要以为何丽丽是哑巴了。

  课还没上到一半,已经有三个女学生因为弟妹哭闹而早退。

  再上一会,楼下突然有人大喊:“何丽丽,你又死教室里头了!”

  何丽丽仓皇站起来,连文具课本也来不及收拾,便往门外冲。

  课后,庄晓蝶收拾好何丽丽的文具课本,回到办公室时,遇见叶校长依旧在写东西。

  听她说起何丽丽情况,叶校长搁下笔,一声长叹,说这孩子家里爸爸常年卧床,靠妈妈和大哥卖菜过活,因为生活困难,六岁和八岁的妹妹去年先后卖给了别人家当童养媳。

  “如果不是我劝过几回,加上还要靠何丽丽照顾她爸爸,她也早给卖掉了。”叶校长叹息道。

  庄晓蝶想起何丽丽上课时如饥似渴的眼神,又想起方才她跑出教室时的仓皇与狼狈,心中似乎被狠狠挖掉了一大块。从小父母双亡,后来嫲嫲和公公又先后去世,她寄人篱下,以为自己是最不幸的。

  这时候,她才真正明白,比自己不幸的人多多着呢,自己虽然寄人篱下,却衣食无忧,还拥有选择如何生活工作的权利,而何丽丽她们,就像被压在大石头底下的野草,费尽心思挣扎着钻出来,竭力去接触一点点阳光。

  她之前还嫌弃女生们不够用心,却不知道,这已经是她们辛苦劳碌之余的最大努力。

  她望着瘦削的叶校长,此时才真真正正明白叶校长开办女子夜校和暑假平民小学的意义何在。

  “叶校长,我也要像你一样,努力去帮助她们!”她激动地表白。

  叶校长笑笑,说:“行,我相信你的热情!”

  庄晓蝶决心走进学生家里去,更多地了解他们。

  下班后,她并没回董家,而是在附近巷子里兜了一圈,撞见张勇和三鼻涕在河沟边钓鱼,一听到她招呼,两人一怔,齐齐跳进了河沟,几个起伏,人已经游远了。

  她撞见一个背着弟弟的女生何淑慧在门口择菜,聊了一会,何淑慧为难地表示家里窄小阴暗,不方便请先生进去坐,下回有机会再说。

  庄晓蝶看了看何淑慧脸颊耳朵红通通的,又见屋内里面的确一片阴暗跟小山洞似的,想来何淑慧不知费了多少勇气才拒绝自己。

  她连连摆手,说没关系的,又从手袋里掏出一捧糖果,递过去:“先生请你吃糖。”

  何淑慧不接,呆呆坐着,手里还抓着一把菜,背后的弟弟却糖果糖果的嚷嚷起来,耸动着身子,伸长手臂要抓糖果,差点整个人从背带里翻下。

  庄晓蝶赶紧上前两步,把糖果放到何淑慧膝盖上,给弟弟剥了一颗,塞到他嘴里,又给他抓了一把。

  “谢谢先生。”何淑慧低着头道,一把手攥紧了糖果。

  庄晓蝶不好再打扰,起身告辞。

  她连续又撞见了三个女生,一个在择菜,一个在给弟妹喂饭,何丽丽则挑着满满的水桶刚刚到家门口。

  她刚开口打招呼,正在往大水缸里倒水的何丽丽立刻道:“庄先生,我没空招呼你,你快走吧!”

  话音刚落,屋内便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丽丽,是谁来了?快快请进来坐坐!”

  “没人!是隔壁三婶!”何丽丽转瞬又压低了声音,催促庄晓蝶快走。

  庄晓蝶料想里面的男人定是她瘫痪在床的爸爸,既然都到家门口了,干脆进去看看。她快步绕过何丽丽,踏进屋门,道:“是何先生吧,我是丽丽的国文老师。”

  “是先生呀,快快请进,请进!”男人惊喜地道。

  一阵难闻的气味冲鼻而来,庄晓蝶咬了咬牙,继续向前,却被人拉住了手臂,一回头,对上了何丽丽含泪的双眸:“先生,求求你,别进去!”

  这时候,庄晓蝶双眼已经渐渐适应了门内阴暗的光线,看到厅堂角落有张小床,床上蜷着一团黑黝黝的东西,想必那便是何丽丽的爸爸了。

  她诧异何丽丽的反应。就算爸爸瘫痪屋内有异味,何丽丽也不应该怕人看到吧。

  “没事,我就跟你爸爸聊几句。”她安慰地拍了怕何丽丽拉着自己的手。

  “先生,请进来吧,我们家就这样邋遢,难为丽丽妈妈和大哥整日在外头奔波,也难为丽丽照顾我一个废人,唉——”何丽丽爸爸沉重地叹息着,突然提高了声音:“丽丽,还不请你先生进屋!”

  庄晓蝶敏锐地捕捉到,随着他爸爸的吆喝,何丽丽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一震,随之松开了,人也退到了一边。

  “先生,别听他诉苦!”耳边飘过一句压得更低的话。

  庄晓蝶慢慢走过去。何丽丽爸爸挣扎着探出光头来,是一张臃肿的圆脸,仿佛装满了水的气球似的,双眼被挤成了一道线。

  “你是先生?真真没想到,先生这么年轻漂亮!”何丽丽爸爸感叹一番,继而叹息自己没用,连累了妻儿,本来想一死了之的,现在连死也死不成。

  庄晓蝶连忙安慰他,说一家人齐齐整整比什么都重要,劝他别想不开心的事情,只管往前看,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别人家的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我们家,不可能!先生,你不知道哇,丽丽妈妈和大哥日忙夜忙,挣来的钱勉强够大家喝碗白粥,我的药费,赊三回还一回!这样的日子,真教我一个大男人生不如死!”何丽丽爸爸说着说着,竟然哼哼唧唧哭了起来。

  庄晓蝶不出声,不管多漂亮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他们家需要的,绝不是几句漂亮话。

  她打开手袋,从里头钱包掏出几张钞票,放到床边,道:“丽丽爸爸,惭愧,我的力量也很薄弱,只能请你——”

  “谢谢,谢谢先生好意,你真是大好人哪。”何丽丽爸爸迅速抓过钞票,拿到眼前看了看,大声喊何丽丽,让她赶紧给先生上茶。

  何丽丽气冲冲走过来,道:“咱们家哪里有茶杯!”

  “没茶杯不会用碗吗!上回你刘先生过来不是送了茶叶,搁碗橱上头了!”何丽丽爸爸笑嘻嘻地道,脸上还挂着两行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