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27章 新天地

碎玉蝶 有6 2138 2021-02-19 19:40:00

    当晚,董昌年回来吃晚饭,庄晓蝶鼓起勇气,告诉他,很感谢他担心自己前程,为自己打点入学一事,但自己不打算去港大。

  董昌年不说话,扫了董太太和两位董公子一眼。

  董太太摇头,示意不是自己透露的,董安邦则勾着头撇汤碗上的油膜,不敢接触他的目光。

  “安邦!”

  董昌年一出声,董安邦手中的汤匙当一声撞上了碗底:“我、我——”

  “不关二公子的事情,是我逼他说的。”庄晓蝶道。

  “说说,大好机会,为什么不去?”董昌年挥了挥手,董太太带着两个儿子迅速离开。

  “这不是我考上的。”

  “你以为个个去读大学都是考上的?他们就十恶不赦?进大学念书的目的是学本事,既然目的不变,手段形式重要吗?”

  “对我来说很重要!”庄晓蝶认认真真道。

  “这个理由对我来说,不成立,再说说其他理由。”

  “我喜欢做老师。”

  董昌年手中的筷子啪的敲在桌上:“那个破学校的老师?”

  庄晓蝶瞬间涨红了脸,叶校长瘦削而又有力量的手臂,仿佛在腋下支撑着她。她容不下别人说学校坏话,哪怕那个人是董昌年:

  “那不是破学校,是平民小学!很多孩子都在那里读书识字算数的!再说了,学校再破又怎样,只要有黑板有老师,那便是学校!”

  董昌年摇摇头,说她还是太年轻了,叶青云的大话信不得,何况她要当老师,大可以读完大学再回来当老师,用不着急在一时。

  庄晓蝶不说话。

  董昌年叹息,说她太犟了。

  “我这是庄家遗传的犟!”庄晓蝶气咻咻道。

  董昌年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才叹息道:“是啊,你们庄家的人,就是犟,你阿爸这样,你也这样。”

  庄晓蝶根本不想在董昌年面前提起爸爸,那样仿佛用爸爸的性命要挟他似的。

  她推说自己吃饱了,先回房间,走了两步,背后传来董昌年低沉的声音:“这事往后再说,离开学还有一个月时间呢。”

  她没停下脚步,后面继续飘来董昌年叹息似的声音:“晓蝶,别总见外,董家,一样是你的家。”

  那晚,庄晓蝶梦见了许久不曾梦见的爸爸。

  他的脸根本看不清,可她就是知道那是爸爸,只有爸爸,才会有那样温暖的怀抱。

  醒来,她蜷缩在被窝里,想起董伯父的话。

  不,伯父,你错了,董家,始终是董家。

  吃早饭时,董太太亲自给她端来她喜欢吃的白粥炒萝卜干加捞粉,问她是不是房间太热了没睡好,挂着两只黑眼圈呢。

  这明显又是董伯父特别嘱咐过的。

  她越是这样夸张的亲密,庄晓蝶越发不自在,一番感谢后,匆匆吃了早饭就往学校去了。

  何淑慧依旧没来上课。

  何丽丽倒是来了,一只眼睛乌青乌青的,不大抬头。

  她到底被她爸爸打了。意识到这一点,庄晓蝶心猛然被啃了一口。

  下课后,庄晓蝶拦住何丽丽,真诚地说对不起,不该不听她的话。

  何丽丽冷冷看了她一眼,抛下一句不关你的事,扬长而去。

  庄晓蝶心里不舒服,酸酸涨涨的,但这股感觉一出来,她立刻感到不对劲。

  说到底,自己对何丽丽,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明明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道歉后何丽丽不接受自己便不舒服,那么自己对她,与董娜对自己的关心,又有何不同?

  她怏怏不乐回到办公室。

  “怎么啦?谁又惹我们庄先生了?”叶校长问。

  “没,何丽丽被打了,我觉得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

  庄晓蝶惊诧地抬头,叶校长看着她,坚定地重复道:“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她的错!”

  原来,校长在和稀泥安慰自己而已。庄晓蝶瞬间塌了肩膀。

  “是她爸爸的错,是她妈妈的错,是这个社会的错!”叶校长又道。

  庄晓蝶真正呆了。

  “何丽丽家境困难,爸爸酗酒,有机会就扮可怜要钱,有了钱就买酒,喝醉了就砸东西打她妈妈,她妈妈反过来就打何丽丽!”

  庄晓蝶这才明白何丽丽家的悲剧是怎么一回事。

  “她爸爸瘫痪在床,不给他买酒不就好了?”

  “他有钱在手,只要招呼一声,给他买酒的人多得是!又岂是何丽丽能防得来的?”叶校长静静望着她,“他们的劣根性,也不是你或者我一时能改过来的!要改,只能从年轻一代开始改变!”

  庄晓蝶发现,之前自己还是看低叶校长了,以为她只是教贫苦子弟识字算数,让他们往后能有更好的出路。

  “叶校长,这才是您开办女子夜校和平民小学的真正意义,对不对?”她激动地道。

  叶校长摇了摇头,道:“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想着,能改变一个是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

  能改变一个是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庄晓蝶不由想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吧。

  她又问起何淑慧的情况。

  叶校长说昨天自己就把何淑慧送到慈善医院了,留她在医院休养几日。

  庄晓蝶心头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可以帮到何淑慧这样的贫家女孩,但她马上又意识到,这并非自己一时能办到的,自己也需要成长,需要借助外力。

  叶校长依旧与她一同出去,到了竹栏街外头便分手,钻进路边一家小饭馆用午饭。

  “怎么,不舍得你们校长?”

  耳边传来的声音令她惊醒过来,她抬起头,看到周玉良笑眯眯看着自己,有些难为情。

  幸运的是,周玉良并未说其他,而是充当青鸟来的。

  因为害怕事情暴露,周慧文的信寄回报社,再转交周玉良及庄晓蝶。

  周慧文满纸兴奋,说谢谢晓蝶妹妹帮助自己跳出旧樊笼,得了一个新天地,相信不久的将来,也许几个月后,庄晓蝶就会看到她,也会替她开心的。

  庄晓蝶起初的确替她欢喜,继而摸不着头脑。

  难道她预测自己也想要去上海?

  这一点小心思,自己可从来没在她面前透露过。

  “她呀,说过几个月要给我们一个大惊喜,我猜她在上海遇到了喜欢的人,到时候会回来看我们的。”周玉良兴致勃勃,越想越开心。

  庄晓蝶忍不住戳破他的美梦:“别忘了你当时李代桃僵,若是你大哥及她夫家他们知道慧文还没死,又是一场大风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