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28章 误会

碎玉蝶 有6 2093 2021-02-20 19:40:00

    当初两家打官司,闹得多大,连续上了好些天报纸,只怕周慧文在上海也看到了,但她当时没戳破,往后再出来,更难收场了。

  周玉良并不当一回事:

  “嗐,怕什么,大不了登报脱离关系,现在流行得很。再说,慧文没死,他们能再逼她去死?我大嫂背地里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说早知如此,就该支持她离婚的,哪怕养她一辈子。”

  庄晓蝶却觉得,这绝非小事,还需仔细筹划才对,最好能与童友梅商量商量。

  周玉良劝她不要担心,就算事情败露,也有自己担着,绝对不会闹到她头上。

  庄晓蝶并不是怕事情闹到自己头上,而是担心周慧文以后境况。

  她又想起那具顶替周慧文的尸体,问周玉良最近可有打探到什么消息。

  周玉良的确打探到一些挨边的消息,但真真假假还需要进一步核实,不想她过早悲伤,便推说还在托人打听,一有消息,马上告知:

  “你就一百个放心,你提过的事情,我都一一放心上的。”

  庄晓蝶脸一红,有心反驳,但一反驳反而落了相,怕越发引起他误会,便板着脸点了点头,说自己要坐车回家了。

  上车时,她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他右脚,还是拖鞋,大脚趾上还是药膏,还没好呢。

  下午,庄晓蝶买了些点心,坐车去慈善医院看何淑慧。

  以何淑慧家人行径,定然不会在医院里照顾她的,自己过去,也不会遇到她家里人。

  然而,她在医院门口遇到了珍珠姑妈和珍珠迎面出来。

  看来,她们已经知道陈天生受伤住院了,而看珍珠姑妈神态,陈天生的伤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珍珠姑妈明显误会了,一路小跑过来,抢着接过她手里的网兜,满面春风道:“庄小姐来看天生?真是有心了!庄小姐真是心善,大人不记小人过,珍珠——呵呵,我不该提这话头的,又惹庄小姐不开心了……”

  庄晓蝶想说自己不是来看陈天生的,斜眼看见珍珠勾头弯腰不敢看自己,也不敢跟自己说话,心里暗暗发酸。

  算了,几盒糕点也不值钱,就由她去吧。

  庄晓蝶简单问了两句陈天生的伤势,借口自己还有事情要忙,就不上去了,幸亏珍珠姑妈并不纠缠,提了东西拖着珍珠的手,兴高采烈转回医院了。

  走下医院门口台阶时,她忍不住回头,却撞见珍珠也回过头来看自己,一挨到她的目光,像被蛇咬了似的,迅速拧过头去。

  庄晓蝶的心,也被咬了一口。

  说到底,就算珍珠故意装病,如果自己不主动送她去医院,也耽搁不了考试。

  明明是自己的选择,为何始终责怪她一个人?

  令她纠结的是,就算从头来一次,只怕她依旧如董伯父说的那样不分轻重,选择送珍珠去医院。

  既然这样,自己也该放下了。

  她转到附近的店铺,重新买了四盒糕点,再走向医院,心想着珍珠姑妈她们上去,肯定聊天,还需要一段时间,不会撞上的。

  谁知道进了医院,向护士姑娘问清何淑慧所住的病房,刚走到二楼楼梯转角,迎面又撞上了珍珠姑妈拖着珍珠。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傻了,何淑慧被打伤,陈天生也是被打伤,两人住的病房当然相隔不远。

  珍珠姑妈一怔,继而一阵狂喜,推了推珍珠:“快,喊人哪!庄小姐真真原谅你了,要不怎么回头看你阿爸!”

  珍珠仿佛脑袋生锈了似的,慢吞吞地抬头。

  不,那不是脑袋生锈,而是脑袋上顶了一块磨盘!可以想象,此时此刻,她心中的纠结远远超过自己!

  庄晓蝶怕吓到她,赶紧挤出一丝笑容,叫了一声珍珠。

  珍珠头顶的磨盘不见了,倏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她,立刻眉开眼笑:“晓蝶姐姐!”第一个姐字出口时,泪水已经哗啦啦流了满脸。

  “晓蝶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知道考大学那么难的!你打我骂我罚我吧,不要总不理我!”珍珠紧紧抱住她双腿不肯放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乖,别哭了,好孩子不哭的。”庄晓蝶腾出一只手,轻轻摸着她头顶。

  珍珠姑妈赶紧把她手里的东西,都接过去了。

  路过的病人或家属,纷纷好奇地看着她们。珍珠姑妈怕庄晓蝶不高兴,喊珍珠别闹了。

  珍珠这才发现旁人的目光,连忙松开手,发现鼻涕泪水糊在了晓蝶姐姐旗袍上,连忙拿袖子揩拭,结果糊了更大一片,嘴一扁,又想哭,被庄晓蝶弯腰抱了起来。

  庄晓蝶掏出手绢,替她擦干净脸,刮了刮她的鼻子,小声道:“大花猫!”

  珍珠终于放心地笑了。

  珍珠姑妈将庄晓蝶引到陈天生病房,说了一声庄小姐来看你了,笑眯眯将新糕点都堆到旁边桌上,才拉着珍珠离去。

  庄晓蝶无比尴尬,又不好意思直说自己真的不是来看他的。

  陈天生向她道歉,说珍珠犯的错太大了,耽搁了庄小姐的前程,若是在以前,这样的过错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言重了言重了,珍珠就是小孩子,一时想歪了。”

  陈天生万万没想到她真的原谅他们,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庄晓蝶敷衍了几句,匆匆而逃,连陈天生要她把糕点带走也没听到。

  她在医院里慢慢兜了一圈,又向护士姑娘打听,确认珍珠姑妈真的离开了,才出去买了糕点罐头,第三次踏进医院大门。

  明知道珍珠姑妈已经走了,上楼梯时,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生怕又撞上她们。

  这回更倒霉,她撞上的是陈天生。

  “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是来看我的。”

  “我——”庄晓蝶实在不想骗人了,直截了当告诉他,自己的确不是来看他的,而是看学生的,说完她就奔向了何淑慧的病房。

  到病房门口时她停步休息,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明明误会的人不是她,偏偏搞得自己跟做贼似的。

  何淑慧原本躺着听病友说八卦,看到她拎着好几个网兜出现,惊讶地从床上坐起来,道:“先生,你怎么来了!”

  陈天生紧跟着走进病房,拎着八盒糕点,放到何淑慧桌上,笑着说也是她的,刚才庄小姐忘拿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