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29章 跟钱有仇

碎玉蝶 有6 2082 2021-02-21 19:40:00

    从慈善医院出来,庄晓蝶松了一口气。

  何淑慧不恨她不怨她,更重要的是,何淑慧只是皮外伤,没伤到骨头。

  在医院花园里,何淑慧小小声告诉她一个秘密,当日她晕倒在地,不是因为爸爸下手狠,而是因为她装的,这样才能令爸爸停手。

  她觉得叶校长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因为上回她受不了装晕,也是叶校长送进医院的,还嘱咐医生,让她多休养几日。

  一个共同的秘密,无疑将何淑慧与庄晓蝶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她甚至告诉庄晓蝶其他同学的小秘密。

  三鼻涕喜欢吃烤红薯,放学后经常瞒着他妈妈去卖烤红薯的婆婆那里帮忙,就为了免费吃上几只小小的烤红薯,红薯吃多了,经常噗噗放屁。

  何来娣早定了亲事,婆家是做纸扎铺的,忙的时候,还要何来娣过去帮忙,何来娣手上很多竹篾划破的伤疤,新痕叠旧痕,她婆婆经常骂她笨。

  何丽丽差点被卖去了花艇,多亏叶校长拦住了,给了他们家八十块钱。何丽丽拼命地干活、照顾她爸爸,有时候还撒谎向学校老师要钱,为的就是让妈妈觉得她在家里很有用,离不了她。

  张勇家本是开杂货店的,不算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因为他爸爸识字不多,被人骗了,赔了一大笔钱,店也没了,妈妈想不开,跳了河。他爸爸大病一场,觉得这都是没文化的祸,逼着张勇去学校读书。

  张勇不肯读书,不是因为不孝顺也不是不想读书,而是因为他想穿街过巷卖凉果帮衬家里,不想他爸爸一个人挣钱。

  ……

  第一次,庄晓蝶打破隔膜,进入到了学生们的小天地,知道了他们一个个小秘密。

  他们不再是纸片人似的调皮鬼捣蛋鬼爱哭鬼,而是一个个善良勤劳挣扎向上的好孩子。

  自己能帮他们做的,可以更多。

  她抬头望了望天色,现在回去吃晚饭还太早。

  心结已解,她决定先去独树巷一趟。她的行李是宋管家去打点收拾的,出院回来后因为不想面对珍珠,一直也没去看周太太。

  周太太打开门见是她,欢喜不尽,看了又看,说万万没想到她还会回来。

  “难道在你心里我是这么无情无义的人?”她把手中的糕点塞到周太太怀里。

  周太太连说客气,又道因为之前的事情,自己特别过意不去。

  庄晓蝶说都过去了往后别再提,又赞一段时间不见,她漂亮了许多。

  的确,周太太剪短头发,戴了小粒钻石耳环,整个人又年轻又精神,简直换了一个人。

  “我一走你就青春焕发,看来我在时把你累惨了。”庄晓蝶开着玩笑,走进院内。

  兰花少了几盆,其他花花草草却更盛了,红的黄的紫的开了大半个院子,空气里满是花香。想想之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光,明明相隔不远,却仿佛过了几年。

  且不提庄晓蝶在独树巷与周太太喝茶叙旧,周玉良此时在家中如坐针毡,正遭受老姨太好姐妹们的轰炸。

  一位胡太太要给他介绍外贸富商陈先生的女儿,把对方说得天上有地上无,才十八岁,家里拘得严,没怎么出来行走交际的,相貌才干都是一等一,又掏出相片来传阅,的确妩媚动人,跟大明星似的。

  一向乐于结交美人的周玉良却淡淡的,没什么兴趣,开玩笑说她皮鞋里该不会塞着棉花吧。

  “嗐,三少爷又逗人了,民国都多少年了,哪能还绑脚呢。”胡太太特意再次把相片送到周夫人面前,周夫人也啧啧赞叹。

  “真要说缺陷,也有,她是陈先生外室生的,没拜过祠堂,但陈先生向来看重她们母女,一早列出了陪嫁单子,啧啧啧,多少大户人家嫡出小姐都比不上的呀。”

  厅内一片安静,就连各人手中的麻将也停了。

  老姨太开口道:“阿良,这陈小姐看来还行,你不妨认识一下,多一个朋友嘛,董大小姐那头,男的朋友也不少的,想来不会因为这个怪你。”

  老姨太这话透露了两个意思,一是董大小姐与他,未必能成,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二是她对陈小姐也颇为看重。

  周夫人隔着老姨太,掐不了儿子,拼命对他使眼色,直到儿子说行那就去看看,才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看儿子无精打采的模样,心中又塞了好大一团棉花,噎得半死。

  趁换茶的功夫,她把儿子拖到了厨房里,一顿训斥。

  周玉良喊了一声妈,说自己又不大,不急着结婚。

  “不急?你是嫌钱咬手还是跟钱有仇?这世上还有人嫌钱多?你大哥二哥怎么把大头占了去,只给我们孤儿寡母留鸡嗉一点钱?你守着老太婆打麻将,腿站麻了还陪着笑脸,真是孝顺?你陪着董娜进进出出,听她呼来喝去,真是喜欢她?你妈整日整夜喊一个花艇出身的老太太,我就不嫌恶心?”

  周玉良的头,越垂越低。

  在老姨太这里,就算别人不说,母亲也时时提醒他寄人篱下、靠老姨太施舍的事实。

  “谁不喜欢风流快活,可你总不能只顾自己风流快活,好歹给你妈一条活路走走吧?”母亲带着哭音道,“那陈小姐虽是外室所生,可你,你也是小妾生的,又高到哪里去——”

  “行了,我去!”周玉良撇下母亲,径自回房。

  他厌倦了母亲的诉苦,也厌倦了绕着老姨太旋转的日子。

  独树巷与这里,完全两个世界。

  钱钱钱——

  钱,永远是最大的问题。

  如果有了足够的钱,他绝不会再困在这盘丝洞一般的老宅院里,想怎样便怎样,她们也不能再掌控自己。

  一想到这里,他立刻在书桌前坐下,把前两日写了一半的稿子拿出来,奋笔疾书。

  第二日,他按照老姨太的指点,打扮一新,抱着鲜花,与陈小姐在江边茶楼相见。

  陈小姐的确妩媚,穿了一身两年前款式的旗袍,举止也进退有礼。

  久在脂粉阵里打滚的他,插科打诨,谈笑风生,没过半小时便看到了陈小姐入迷的眼神。

  他心底里没有半分喜悦。

  因为在他的恭维与旁敲侧击下,陈小姐不知不觉败露了身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