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32章 胡思乱想

碎玉蝶 有6 2112 2021-02-24 19:40:00

    园丁并不慌张,笑眯眯反问道:“你以为我是肥何?”

  周玉良确定,园丁就是何大师,理由很多:

  一是何大师菜地里种了很多萝卜,而寺庙里吃萝卜糕,那么何大师住在庙里又有什么稀奇;

  二是何大师菜地边埋着尿缸,地里青菜散发的尿骚味还很浓郁,分明是新浇的,天会下雨,可不会下尿;

  三是他向小沙弥打听何大师时,小沙弥摇头前目光忍不住移向了园丁;

  更重要的是,何大师虽然外号肥何,也曾经很胖,但寺庙里饮食清淡,就算两百斤也禁不住吧。

  园丁听了哈哈大笑,说牵强,过于牵强。

  周玉良又摆出一个理由——据说何大师是半个月前搬上山的,但菜地里的萝卜那么粗壮,绝不是半个月可以长出来的。

  园丁终于笑不出来了,扯了扯嘴角,道万万想不到大少爷也会注意到这么多细节。

  周玉良得意万分,说戏可不是白听的,侦探小说也不是白看的。

  园丁的确是何大师,为了不被人打扰,故布疑阵,自己却住在是小寺庙里逍遥自在。

  他本来厌烦别人打扰,决心山里避世,但在寺庙里住了一段时日,又觉得无聊透顶,吃得更是寡淡,难得撞见一个浪荡子弟,说说美食,唱唱小曲,聊聊花艇姑娘,不亦乐乎。

  谢编辑回来时,见两人坐在寺门外谈笑风生,本已吃了一惊,再听说这便是何大师,差点没摔在地上。

  竹栏街。

  平民小学。

  这两日,庄晓蝶上课时,换了新衣的何淑慧特别认真,但好几个女生都不专心听课,甚至连课本都没打开,挑衅似的瞪着她,等她发火。

  第一次发现这种情况时,庄晓蝶的确警告了她们,要她们当着自己的面拿出课本来,但再过五分钟,她们又把书合上了,依旧瞪着自己。

  庄晓蝶不由想起之前叶校长的告诫,难道这便是自己送衣服给何淑慧引发的后果?

  下课后,她留下那几个女生,要跟她们谈谈。

  几个女生抛下一句你偏心,不容她解释,便呼啸而去。何淑慧慢吞吞收拾好课本文具,看了看其他人,快步从她身边走过,不说一个字,也不再看她一眼。

  刚刚打开的局面,又恢复了原状,庄晓蝶不免沮丧。

  更令她沮丧的是,何淑慧也躲避着自己。

  她能体谅何淑慧不想成为众人针对目标的心理,但心头还是五味杂陈。

  “先生,你是个好人!”

  背后有男生赞她,庄晓蝶转过身来,竟是张勇。

  他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将一个小纸包搁在讲台上。

  三鼻涕紧随其后,也快速搁下一只纸包,拖着张勇,蹦蹦跳跳跑了。

  庄晓蝶慢慢打开第一个纸包,里面是六颗甘草榄。

  第二个纸包,里面是只软绵绵的糖心糍。

  她鼻子一酸,差点流泪了。

  这是第一次有学生认可了她的工作,还是不怎么被她看重的两个男生。

  其他学生,她相信,假以时日,他们也会接受自己的。

  庄晓蝶,加油!

  她拿到周玉良的信时,已经过了好几天,刘老师一时忘记了。

  信中周玉良说自己出外采访,如果有事需要帮忙,可以找报社童友梅。

  庄晓蝶的确有事,但这两件事童友梅也帮不了忙。

  一是董太太认定董伯父与独树巷周太太有来往,理由是书房里新进了几盆兰花,原是周太太的。

  董伯父解释自己仅仅买回了以前想买的兰花,但董太太不相信,为此大闹一场。

  庄晓蝶也忐忑不安。一来董伯父与周太太相识,是因为自己搬出去,二来上回看到周太太打扮一新,精神抖擞,难道真的女为悦己者容?

  二是董娜在上海玩脱了,不想回来念书,要留在上海加入星汉电影公司做明星,说有导演慧眼识珠,第一部电影就让她演二号女主角,男主角是她偶像费晨,女主角是甜公主杨伶俐,大公司名导演大制作,她定会一炮而红惊艳大上海的。

  董伯父雷霆震怒,要董太太跟董安国立刻去上海,把董娜揪回来。

  董太太问董伯父什么意思,是要自己去上海,还是要揪董娜回来。

  “这不就是一回事!”

  “不,你告诉我你什么意思!”

  “阿如,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别整日胡思乱想!”

  “呵呵,董昌年,你要不胡作非为,我又怎会胡思乱想!你做得出,怎么不敢认!这回让我去上海,上回还让我之后陪娜娜去念大学,呵呵,下回,是不是该我腾屋子啦!”

  ……

  两人吵成一团。

  董安国在自己房间里不出来。

  董安邦一时劝这个一时劝那个,最后两个都吼他滚开,不关他事。

  庄晓蝶本在书房查资料,听着他们一声高过一声的吵闹,不知如何是好。

  自到董家数月,她从未见过董昌年这样霸道,也未见过董太太这样癫狂。

  自己身为客人与晚辈,该不该出去劝架?该如何劝?

  怕只怕自己一出去,越发勾起董太太的心事。

  董安邦推门进来,悻悻然警告她,千万别出去,外头就是战场,两头火龙都在喷火呢,谁出去谁遭殃。

  他随手抓了一本英文小说看,看不了两页便抛开,仰面躺在椅子上:“吵吵吵,都不知道他们一天到晚吵什么吵!以前可没那么多屁事!””

  他一向斯文温雅,若不是气恼到了极点,也骂不出这些话。

  庄晓蝶想安慰安慰她,却看到他眼角一行泪,顿时悄然退到一角。

  这时候,董安邦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安静吧。

  当晚,董昌年拂袖而去,董太太也带着董安国,匆匆离开了家门。

  董安邦与庄晓蝶慌慌张张去寻宋管家。

  宋管家说董昌年去谈生意了,董太太两人则去了火车站,车票还是自己打电话订的。

  董安邦打电话给董娜,没说几句,气得手脚颤抖,差点把电话都摔了:

  “她居然敢说不关她的事情,怎么不关她的事情!这不就是她惹出来的吗!”

  庄晓蝶心一颤。

  董安邦表面在责怪妹妹董娜,可这次冲突跟周太太有关,若不是自己去独树巷租住,董伯父也不会认识周太太,董安邦心底里也怨恨自己吧。

  她又一次萌生了搬出去的念头,而且不要通过董家找房子,而是自己独立承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