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33章 董娜私奔

碎玉蝶 有6 2138 2021-02-25 19:40:00

    当夜,董娜打电话回来,宣称不拍电影了,自己要做一件更疯狂更轰动的事情——和费晨私奔,不等董安邦有所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被挂断电话的董安邦吓到脚都软了,手忙脚乱打开记录簿,打电话给旅馆。

  旅馆伙计说董小姐陈小姐前两日就搬走了,至于去了哪里,他并不清楚,只看到有汽车来载。

  “与她们一道的陈公子呢!”

  “他倒还住在这里,不过下午出去了,还未回来。”

  “他一回来,让他立刻联系我,我的电话号码是××……”

  意识到妹妹真的可能出事了,董安邦赶紧打电话报告父亲。

  因董太太和董安国还在火车上,一时联系不到,董昌年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上海朋友,托他们帮忙寻找女儿下落。

  庄晓蝶备课太累,本来已沉沉睡着,突然被杂乱的敲门声惊醒,起来一瞧,是董安邦。

  他神色慌张,面如死灰,浑身都在颤抖:

  “完了完了,她跑了,她一定跑远了才打电话回来的。”

  庄晓蝶不明所以,再三询问,董安邦才把事情说了。

  十七岁少女,与电影明星私奔,若是传了出去,绝对是明日报纸上的头版新闻。

  庄晓蝶心里也惊慌,见董安邦丧魂失魄,安慰他别把事情想得太坏,说不定娜娜一时兴起恶作剧呢,拍电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才过去几天,怎么可能立刻就安排上了?

  董安邦不相信,以他对妹妹的了解,董娜向来仗着父母的宠爱,肆无忌惮,一旦疯狂起来,完全不管不顾的。

  “不会的不会的,她定是一时无聊,开个玩笑逗你们玩呢。”庄晓蝶安慰道,又提醒他再往旅馆拨电话,也许陈公子现在回来了呢。

  董安邦连打了好几次电话,旅馆伙计都说,陈公子还未回来。

  他看了看大厅座钟,从接到妹妹电话,到现在还不到一刻钟,这简直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刻钟。

  他不敢想象,如果妹妹真的私奔了,父亲会不会杀到上海去,打断妹妹的腿,要了对方的命。

  最后一次,旅馆伙计埋怨道陈公子刚刚回来,吐了一地,臭死人了。

  陈公子醉醺醺的被扶过来听电话,听到董娜要与电影明星私奔一事,大着舌头保证这不可能:“董小姐没、没拍电影,没没没私奔,下午试香水,呛得很,差点熏死人!我们四个人一块吃的西餐,昨晚!我自己喝了一点点,去百乐门跳舞,她们,她们——”

  董安邦听到他什么下午昨晚的说得乱七八糟,心里越发焦灼,恨不能从话筒里伸手过去,把陈公子拖出来问个明白。

  他再三追问,只听到陈公子翻来覆去念叨一个名字。

  汪芳芳。

  董安邦是知道汪芳芳的,她也常来董家参加聚会,她父亲本在广州市政府,花了不少人力物力,今年年初调去了上海,全家也跟了过去。

  难道妹妹和陈小姐一起搬去了汪家?

  庄晓蝶听见汪芳芳三个字,记起董娜平日常往上海汪芳芳家打电话的,上回去上海,也曾在汪家住了几日,拿过记录簿,果然找到了汪宅电话。

  电话一响,汪家那头立刻就接了,女仆说董小姐的确在他们家,这时候可能已经躺下了。

  董安邦本来要挂断的,但心念一动,坚持要与汪芳芳通电话。

  汪芳芳笑嘻嘻道歉,说几个人打牌,董娜输了,按规则要做一件很特别的恶作剧。

  董安邦兴高采烈握住庄晓蝶的手,喊道:“她没事,只是开玩笑,你说中了!”

  庄晓蝶一呆,连忙后退,把手挣开了。

  董安邦也是一呆。

  庄晓蝶催他赶紧向董昌年报告。

  据宋管家说,幸亏报告得及时,当时老爷都与航空局开始商谈了,不惜一切代价,要私人租借一架地海威兰飞机,以最快速度赶到上海去。

  以前,董伯父从未坐过飞机,总觉得大铁鸟在天上飞,不够安全。

  广州与上海间并无直达航班,飞机又油量不足,就算明天早早坐飞机过去,中途也要几次降落加油,危险重重,他第一想到的,不是危险,而是董娜。

  这一点令庄晓蝶动容,同时又暗暗心酸,哪一个父亲不心疼自己孩子呢?俗话说,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如果自己父母还在世,自己遇上危险,他们也一样奋不顾身吧。

  后来,庄晓蝶才知道,董昌年不只是担心董娜的安全与名誉,更担心董太太能否承受得住这一巨大打击。

  董太太进来心性大变,敏感多疑,暴戾易怒,若是董娜有个好歹,她多半要疯了。

  但庄晓蝶疑惑不解的是,董娜虽然一向肆意妄为,玩归玩,却有个分寸,不会玩到父母头上,这回怎么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又过了几日,周玉良没回来,董太太与董安国押着董娜回来了,董太太憔悴了不少,董娜却神采飞扬,一见庄晓蝶便飞扑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道:

  “哈,庄先生,你好哇!”

  她身上香水味浓得化不开,庄晓蝶还未开口,被呛到直打喷嚏。

  “你呀你,还有心思笑!看你爸剥你的皮!”董太太戳了戳她的额头,说自己累了,先回房休息。

  庄晓蝶觉得很不对劲。

  在董家,董太太外柔内刚,董伯父则外刚内柔,三兄妹有事情可以央求父亲通融,但若是董太太不答应的,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转圜的。

  此时董太太说了两句便走,走时看董娜那一眼也笑眯眯的,简直是把打人棍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与平素行事大不相同。

  董安国却抱着看好戏的心态,道:“你就等着暴风雨降临吧!”

  庄晓蝶将董娜拖到一边,问:“你上回可把大家吓坏了,尤其是伯父和你二哥。”

  “嗐,他活该!你都不知道我在上海遇上了多少想不到的人,这一趟,真的太值了!”董娜完全不把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放心上,反而乐滋滋地跟庄晓蝶说起自己撞到的各位大明星,尤其是费晨。

  “谁能想得到银幕上风度翩翩的他,居然出身于小山村,六岁那年过年,为了一捧爆米花,他挨了他爸爸三耳光,够惨吧?更惨的是,他第一部电影里演纨绔子弟,被演他爸爸的演员连扇十三耳光,结果库房起火,胶片被烧,白挨了,你说惨不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