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37章 多多关照

碎玉蝶 有6 2182 2021-03-01 23:24:37

    周玉良没往骰子里安红豆,却把红豆串了两条手链。

  一想到此,他忍不住摸了摸左手腕处的红豆串。

  老姨太眼尖,见他目光含情痴痴醉醉地笑,心下了然,故意飞了个眼风,兰花指一翘,轻轻吟唱道:“红豆生南国——”

  此声一起,周夫人一片茫然,只道老姨太兴之所至,连忙搁下筷子,拍掌叫好。

  周玉良却知道,老姨太所谓红豆二字,分明是看破了自己心思,有意警告自己。

  他拢了拢红豆串,亲自替老姨太夹了两筷子百合炒木耳,笑眯眯道:“老太太好兴致,若是登台,还有陈非侬、谢醒侬她们什么事啊!”

  老姨太见他低头,一时也不好再硬押他和那个女学生分手,麻将姐妹家里小一辈越反对越闹得厉害的例子她可听多了,便催着吃饭吃饭,一时混过去。

  因为老姨太横插一竿子,周玉良倒不好搁下碗筷便出去寻庄晓蝶,推说手头上的稿子还未完成,便回房整理了。

  周夫人朝老姨太夸儿子出去一趟,倒争气了,这都是托老太太的福,是老太太教导有方。

  老姨太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受了,又吩咐管家将之前周玉良带回来的腐竹香菇等山货,分给周夫人四色,让她改日可以送客。

  周夫人回到房间,咬牙切齿。

  明明是自己儿子买回来的东西,自己这个当妈的原本想怎么使用便怎么使用,想给谁便给谁,偏偏老姨太端坐在上头,自己吃点喝点送点,还得听她施舍。

  她越想越气,气哄哄的捶开周玉良的门,又把自己的艰难向儿子申诉一番,强调越来越艰难了,让他赶紧赚大钱,置个大房子搬出去,也省得自己一日到晚受闲气。

  周玉良哭笑不得。自己的亲妈从前是小妾,当不了家,父亲死后投靠老姨太,不能当家,生活的天地只比天井稍大,从来就不知柴米贵,更不知置办一所房子需要多少钱。

  他为了往后能跟庄晓蝶组建小家庭,已经很努力采访写稿了,但一听谢编辑谈论的稿费,又觉得泄气——就算日日写,只怕三年稿费也买不起一所小房子。

  周夫人见他面带难色,回答踌躇,只道儿子也瞧不起自己,也在敷衍自己,一甩身,又气冲冲跑回了自己房间。

  周玉良知道她生气,却没追出去哄,因为稿子修改了一半,思路刚开,不想中断,而她又有哪一日不生气的呢?

  竹栏街平民小学。

  听说庄晓蝶要找房子搬出来后,叶校长说竹栏街虽然穷朋友多,但也是有几间房子可以出租的,自己帮忙问一问。

  旁边的刘老师道秀英婆婆恰好有房间出租,昨日才托自己写的招租启事。

  叶校长有点犹豫:“不知道晓蝶会不会介意……”

  庄晓蝶跟学生混熟了,知道秀英婆婆便是那个夏天卖糖心糍冬天卖烤番薯的红薯婆婆,她曾经送过三鼻涕烤红薯和糖心糍,董娜走的那天自己还吃过她送过三鼻涕的糖心糍呢。

  秀英婆婆从前在大户人家做女仆,和六个相好的姐妹相约自梳不嫁,七个人拿出毕生积蓄买了一所小宅院,年纪大了便一起居住。

  谁知其他六个姐妹陆续去世,最后只剩下她一个。

  她年老无所依,只能做点小吃,赚点生活费,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但始终不舍得出租其余六姐妹从前的房间,因为里面还放着她们的遗物。

  叶校长所谓的介意,庄晓蝶明白什么意思。

  秀英婆婆屋子先后发送了六位老人,有些人会害怕不敢住的。

  但她是公公嫲嫲一起带大的,也先后送走了两位老人,她不怕老人,也没诸多顾忌。

  “没事的,我不怕,租!”

  叶校长还是坚持带她过去看看屋子再说。

  放学后,叶校长、刘老师和庄晓蝶一起过去。听说庄先生要租秀英婆婆的房子,三鼻涕高兴到不得了,蹦蹦跳跳跟在庄晓蝶旁边,一个劲地说婆婆有多好多好,庄先生住过去,绝对十二分值得的。

  “刘大强,你替婆婆做说客,不是因为吃人嘴软吧?”叶校长逗趣。

  三鼻涕刘大强一拍小小的胸膛:

  “校长,我三鼻涕是这种人吗!屋子好,婆婆好,先生住过去肯定十二分满意!”

  何淑慧妈妈背着孩子挑水路过,看到他们一行人,立刻停脚打招呼,让他们到自己家里去喝茶,听刘大强骄傲万分地说庄先生要租秀英婆婆的屋子,她眼珠子都快掉了:

  “小先生住那里,不合适吧?万一冲撞到什么就不好了。我家倒有一间空房子,又干净又明亮,若是小先生住过来,我少收钱,将小先生侍候得舒舒服服的——”

  刘大强朝她吐口水,说她不安好心,要坏婆婆的生意:“你家七八口人挤一块,恨不得一张床分三层,哪里还有空房间!”

  庄晓蝶喝止刘大强,叶校长则笑笑说先去婆婆那里看看,若是不满意,再看别人家的,不耽搁何淑慧妈妈挑水做饭了。

  秀英婆婆宅院有点破旧,但收拾得很整齐,就连天井边沿石缝里的野草也拔得干干净净。

  进门中间是天井,右边是厨房,左边是柴房,北面正中是一间客厅,左右各两间房间,房间与厨房、柴房之间是小厅,半个小厅排着大大小小的酸菜坛子和酒坛子。

  要出租的房间位于进门左边第一间,

  庄晓蝶说她决定了,以后就住这里。

  秀英婆婆不敢置信:“你都还没进去看房间。”

  “婆婆收拾的房间,我当然信得过。”

  秀英婆婆欢喜不尽,说租金十块,立刻又补充说不合意的话可以还价。

  “十块就十块。”

  闻讯赶来的街坊涌到屋门口,挨挨挤挤,见她如此爽快,立刻有人喊自己家里房子更宽敞。

  一人开了口,更多人也叫了起来。

  秀英婆婆本来驼背,一听到众人喧闹,也不敢出声,越发缩得小了,往叶校长她们身后躲。

  庄晓蝶笑了笑,说:“谢谢大家的好意,也请大家往后多多关照,我就和婆婆住一块了。”

  叶校长同样托他们关照庄先生。

  庄晓蝶回到董家,特意向董昌年说自己已经租好房子,准备把行李搬过去了。

  因为董太太董娜都不在,家里除了女仆,只剩下庄晓蝶一个女人,董昌年并未阻拦,只嘱咐她小心,若有什么问题,只管搬出他的名字来。

  庄晓蝶暗暗好笑,就住在秀英婆婆家里,屋门一关房门一关,能出什么问题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