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40章 各有打算

碎玉蝶 有6 2176 2021-03-04 23:35:59

    她还未开口,周玉良直接说剩下的糖心糍自己全包了,家里老太太喜欢吃甜软的,这个刚刚好。

  秀英婆婆拒绝了。糖心糍虽甜软,但糯米黏滞,老人尤其不适合多食。

  周玉良立刻解释道家中人口众多,又不仅仅是老太太一个。

  秀英婆婆喜之不尽,一个个捏好,用蕉叶包裹,再清出饭篮,将糖心糍细心摆好,催周玉良赶紧送回家,迟了外皮变硬,口感就不好了。

  庄晓蝶也催他快些拿回去给老太太尝一尝。

  周玉良本想着包圆糖心糍,可以争取更多时间与庄晓蝶聊天,谁知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面前两人都催自己早走,有心拒绝,又怕落了痕迹,那密司庄往后只怕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有多远便躲多远。

  反正她都搬到竹栏街住了,往后机会有的是,而且她强调送给老太太,很大可能在老太太面前先争取点印象分,自己怎么可以辜负她一番心意?

  一想到这里,他乐呵呵付了钱,提着饭篮,依依不舍走了。

  秀英婆婆拿着十元钞票,不敢置信,拿起了对着骑楼外的日光照了又照,道:“庄小姐,你的朋友,实在太客气太客气了!”

  庄晓蝶念她孤老无依,劝她把钱收好。

  秀英婆婆解开盘扣,把钞票藏入怀中,忽然又想起一事,让她稍等,匆匆跑进旁边成衣店,说了两句话,又匆匆跑出来,回头再叮嘱一句“一定记得哈”,店里伙计高声回应。

  庄晓蝶还以为她要买布料呢,结果秀英婆婆两手空空出来了,她也不多话,沉下身子挑起扁担。

  她小时候在乡下看公公嫲嫲挑水或者淋菜,也曾经闹着要挑两只水桶,但那时候只比水桶高一点点,如何能挑得动?

  后来公公专门给打了一对小水桶,每当挑水或者淋菜时,庄晓蝶便挑着自己的小水桶,得意洋洋走在他们身边。

  如今,挑起两只箩筐,箩筐基本空了,一走一荡,晃晃悠悠的,不时撞到她的小腿。秀英婆婆跟着走,不断劝她放下,自己挑就好。

  “没事,我以前做惯做熟的。”庄晓蝶道,心头不免怅然。

  两人回到竹栏街,路边乘凉聊天下棋的街坊以及玩耍的孩子,见庄先生挑着秀英婆婆的箩筐,有模有样,而秀英婆婆空着手走在她身边,既吃惊又好奇,学校里的女先生,不仅会教书代写家书,还会挑担子?

  此时的周玉良,提着饭篮,走在阳光下,忘却了火辣辣的日头,只一遍遍回想方才发生的事情。

  庄晓蝶面对无赖非礼时的强硬,出乎他意料的。

  那种感觉,有点古怪,有惊讶,有失望,也有好奇。不知什么时候,初见时纤瘦娇弱如杏花花瓣的庄晓蝶,竟摇身一变,变作了半个陌生人。

  董娜也时常态度强硬,更多时候强硬过了头,变成刁蛮骄横。

  而庄晓蝶同样也是理直气壮,却不同于董娜,但也不同于他想象中的密司庄。

  他有些看不懂庄晓蝶了。

  回到家中,迎面碰上厨子,厨子说奉老太太的命令,去买糖水。

  周玉良举了举手中的饭篮,笑道:“老太太见了,保准喜欢。”

  老姨太见了,第一句话便是:

  “这糖心糍,庄小姐捏的?”

  她一开口,周夫人不由也看了看儿子,见他满面春风,顿时心中有气,刚刚拿起要奉给老姨太的糖心糍又搁下了。

  周玉良笑笑:“如何见得?请老太太指教。”

  “你嘴角都要笑到后脑勺了,哪里还要看!”老姨太今天打麻将一直赢,赢到姐妹们都面色惨白起身告辞了,看周玉良神魂颠倒鬼迷心窍的笑,也没那么可恶了。

  “这回老太太可猜错了,我笑,可与密司庄毫无关系,而是与一位老婆婆有关。”他故意卖了个关子,且等老姨太问。

  老姨太果然掉坑里了,问老婆婆是谁。

  周玉良却不说,让她先吃一个糖心糍,亲自取了一个,剥开一半蕉叶,送到她嘴边。

  老姨太忍不住咬了一口,突然怔住了,问哪来的糖心糍。

  周玉良见她吃了几口便干掉了一只糖心糍,可见十分喜爱,便大赞特赞,才说是一位老婆婆做的,眼看她被地痞无赖欺负,无法做生意,自己才一口气包圆了。

  “她的糖心糍,馅料与别处不同,除了花生绿豆碎白糖外,还有木瓜丝和碎椰丝,这分明是粤西那边的做法,不,简直就跟我小时候吃过的糖心糍一模一样!”

  周夫人瞬间站了起来。

  周玉良也大吃一惊。

  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巧合?

  自从投靠老姨太以来,常听她念叨小时候的事情,她是五六岁时被拐卖到花艇的,隐约记得家里有爸妈有哥有姐有大水牛,还有个特别矮小又常常骨折的姑姑,至于家里人叫什么基本都忘光了,爸爸似乎被人叫做阿德,姑姑似乎叫八姑。

  八姑一直嫁不出,后来隔壁村有个屠户死了老婆,家里五个孩子无人照应,便前来求娶八姑。

  她便是在八姑出嫁那天被人拐走的,拐走她的好像还是个亲戚,拖着她的手要带她去隔壁村看新娘子,走啊走,穿过一大片茫茫的甘蔗林,坐了船,晃晃悠悠,她晃得头昏脑涨一直吐。

  没想到啊,后来差不多十年,要在水上花艇讨生活,更没想到后来被周玉良祖父看上,带回了家中。

  听说糖心糍是老姨太熟悉的口味,周玉良心一动,抬脚就走,被老姨太喝住了,问他要去哪里。

  “去寻秀英婆婆,说不定她是老太太你——就算不是,很大可能是老太太同乡,迎过来说说话也好。”

  “呵呵,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么多年不曾遇上,突然一个糖心糍便能认亲了?”老姨太虽在笑,眼睛里却一片森冷。

  熟悉她脾性的周玉良暗道不好,老姨太似乎疑心自己为了庄晓蝶而找人捣鬼,若是她翻了脸,一时半刻可哄不好的。

  周夫人也看出了异样,连忙剥好一只糖心糍,送到老姨太跟前,道:“是啊,还是老太太明鉴,天上不容易掉陷阱,人间又哪有那么容易破镜重圆?”

  老姨太扑哧一声笑了:“破镜重圆,可不是这么个意思。”

  周夫人一顿插科打诨,好容易把老姨太哄住了,事后才怪儿子不应该自作主张:

  “就算她找到亲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她的亲戚挨挨挤挤涌过来,只怕到时候被撵出去的就是我们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