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41章 念念不忘

碎玉蝶 有6 2090 2021-03-05 23:44:49

    周夫人劝儿子,寻亲一事能拖则拖。

  周玉良一想也是,老姨太若是真的找到了亲人,自然以亲人为重,自己和母亲将再无立足之地,若是没找到,只怕从此心里扎了一根刺,一看到自己便想起那根刺来,往后自己和母亲同样没好日子过。

  方才老姨太居然以为这糖心糍乃是自己特意设下的圈套,可见她内心深处时时刻刻都防备着自己两母子的。

  以往母亲老是唠叨在老姨太面前做小伏低十分难做人,他不以为然,总觉得老姨太跟前又没别人,她不依靠自己两母子还能依靠谁?谁又能真正靠得住?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两母子依靠老姨太,也是靠不住的。

  他暗暗恨自己以往自以为是了,若是早有打算,又如何会落到今日的地步?

  一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又落在桌上的稿纸上。

  目前唯一能带来收入的,只有自己写的稿子了。

  竹栏街。

  一进屋,庄晓蝶放下担子,秀英婆婆忙不迭提来暖水瓶,倒了满满一大碗温开水,送到庄晓蝶面前,说辛苦她了。

  庄晓蝶许久不曾挑过担子,箩筐虽然不重,毕竟走了三条街,两侧肩头都火辣辣一阵疼痛。她甩了甩手臂,越发觉得一阵酸痛。

  但当着秀英婆婆的面,她只装着十分轻松的模样。

  秀英婆婆又拿来甘草榄干花生等零食,一个劲催她吃,千万别客气。

  边吃边聊,庄晓蝶无意中提起秀英婆婆临走时特意跑进成衣店去交代伙计一事,秀英婆婆脸上顿时飘起淡淡的红云,有点难为情。

  庄晓蝶以为自己提到了秀英婆婆的痛脚,连忙道歉,说自己冒昧了,又转移话题,问她甘草榄怎么制作才地道。

  秀英婆婆叹了口气,说其实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附近也很多人知道的。

  她十三四岁时跟随同乡出来省城讨生活,未入大户人家当女佣之前,便是在今日摆摊那个位置帮同乡卖糖心糍与炒米粉。

  有个年轻人每日都来一趟,买三个糖心糍,跟她聊两句。

  “阿妹这么早又开档啦?”

  “唔。”

  “今日又是花生绿豆椰丝馅?”

  “唔。”

  她本以为,三个糖心糍,该对应一家三口,没想到一日收摊后经过菜市场,遇到他被一位中年妇人指着鼻子骂,骂得低头耷耳,不敢回应半句。

  第二日她提到昨日自己经过菜市场,年轻人脸突然烧红了,一直烧到两只耳朵。

  他说,那是他大嫂,每日三只糖心糍,便是买给大哥大嫂和侄儿的,大哥大嫂在菜市场卖青菜,自己也帮忙做点跑腿杂活。

  她这才知道,他买了那么久糖心糍,其实从未吃过一个。

  “寄人篱下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年轻人叹息。

  她也叹息,一样的寄人篱下,一样的满腹心酸当饭吃。

  打包时,她趁年轻人不注意,偷偷放进去四只糖心糍,心想着四个,肯定有他一个了。

  谁知收摊后经过菜市场时,又听见了年轻人大嫂在骂他偷钱,居然偷钱去买糖心糍,真真前世饿死鬼今世十年没吃过东西。

  她愧疚不已,有心上前说明是自己的过错,但当着众人的面,她怎么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收了三只糖心糍的钱却给了四只?

  想着想着,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往后退。

  他便在这时候抬起头来,目光与她的目光对撞在一起。

  她看出他目光里的意思:

  “没事,我没事。”

  也许还有别的意思,但她不敢再看,慌慌张张跑掉了。

  第二天,她以为年轻人不会再来,但他来了,依旧买三个糖心糍。

  两人心照不宣,都不提昨日的事情。

  又过了一段时间,同乡替她找好了女佣工作,第二日她便要离开这里了。她盼着年轻人来,但又怕他来,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该如何告诉他。

  年轻人来了,直接告诉她,自己明日就要下南洋了,在哥嫂这里窝着,做多少也只得一个骂字,始终不会出息的,去了南洋那边,多辛苦自己都不怕,赚了钱,再回来。

  他的双眼真亮啊,亮得仿佛飘着两团火光。

  能下南洋赚大钱,秀英婆婆替他欢喜,但听说下南洋风大浪大十个九不归,她又害怕不已,咬咬牙,从自己衣领内拉出一条红绳,红绳中间缝着一个三角形红花小布包,里头封着妈妈替她求来的平安符。

  秀英婆婆把平安符送给他,他笑,说自己是男人,戴这个会惹人笑话的。

  秀英婆婆坚持让他戴着。

  年轻人拗不过,收下了,说自己叫曾德明,问阿妹叫什么名字。

  秀英婆婆不说,问他明日几点的船,在哪个码头。

  曾德明说早着呢,明日下午的船,嘱咐她等一等,自己飞快跑回去,很快又跑回来,请她去隔壁红棉照相馆照相。

  秀英婆婆吓得半死,任他怎么说都不肯去。出门前,妈妈千交代万嘱咐,让她一定不要进照相馆照相,免得魂魄被摄走了往后认不得回家的路

  曾德明无奈,只能陪她坐一阵子。

  临走前,他说,最迟三年,他一定会回来的。

  他没说要自己等,可她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让自己等。

  她也没说等,可看曾德明神色,他应该明白自己会等他的。

  ……

  庄晓蝶明知道是个悲剧,不忍心问后来。

  秀英婆婆脸上红云已经渐渐退去,说三年并没想象中的那么难捱,用心学习各种女佣技能已经占了她很多时间,偶尔,她也跑回去红棉照相馆那边看一看,问一问,曾德明始终没出现。

  他也许死了,也许早在南洋成家了。

  家乡发洪水,家里人死绝了,她与同为女佣的姐妹们自梳不嫁,转眼姐妹们也不在了,她一个人,怪没意思的,去街头做点小生意。

  “也不是痴心,毕竟我们什么都没说过。人老了,也没什么盼头,就是好奇,好奇他究竟还有没有活着,活着的话好奇他为什么没回来。”

  庄晓蝶心头五味杂陈。

  一个名字,念了一辈子,她自认做不到秀英婆婆这样。

  念念不忘,若无回响,迟早也会冷淡的,就如近来,她忙学校工作,忙竹栏街的小孩子们,心头刻着的那个名字,渐渐淡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