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44章 孩子

碎玉蝶 有6 2131 2021-03-09 23:51:18

    正是为了孩子,叶校长可以忍受更多的辛酸与委屈,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点一点筹集款项。

  平日,庄晓蝶只看到她坐在办公桌后写写算算,安静得仿佛一棵植物,吃饭也简单,经常帮衬巷口那家小面馆,吃最简单的阳春面,偶尔吃一碗馄饨面,便是打牙祭了。

  她忽然发觉,自己似乎从未真正认识叶校长这一个人,只知道叶校长本出身大户人家,离婚后做了一段事情事情,后来便办起了平民小学和女子职业学校。

  至于其他,其他老师们就不知道了,就连跟随她数年的刘老师也不清楚。

  庄晓蝶跟着她跑了整整一天,一共筹集了四十五元,有几位董事说给钱,但何时、多少,仍是未知数

  叶校长请她到竹栏街巷口小面馆,特意点了馄饨面,大份的。

  庄晓蝶很久没跑过这么多路了,腿酸脚痛,一坐下恨不得趴到桌上。

  “委屈吧?我第一次筹款的时候,求人,低头,也觉得特别委屈,差点不想再见第二个人了,但咬咬牙,还是撑下来了。”

  叶校长云淡风轻,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如果没亲眼见到,庄晓蝶不过听过就算了,但目睹叶校长在各位董事面前低声下气的模样,她深深感到,这个撑字,何等艰难,绝非一般人能坚持的,换了自己,不一定能做到。

  为了别人的孩子,能做到这份上吗?

  庄晓蝶觉得,背后一定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只是望着桌上叶校长瘦削如竹枝般的手指,她心虚了,不愿意往下挖掘。

  馄饨与面条都是老板娘亲手做的,口感与别处大不相同。

  老板娘不收钱,说今天她生日,请客。

  叶校长微微一笑:“上回你生日,这次又生日,你哄谁呢。”

  “上回你肯定听错了,哪里是我生日,是我死鬼老公生忌呢——来,本寿星婆请客!”

  老板娘将一碟煎萝卜糕往桌上一顿,道:“今天真是我生日,这有什么好骗的呀,早上我还吃了长寿面两个蛋呢。”

  庄晓蝶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老板娘生日,但她可以肯定的是,老板娘与叶校长交情很好,老板娘在叶校长面前展示了霸气的一面,而叶校长也在老板娘面前展示了风趣生动的一面。

  老板娘放下萝卜糕后,退回到柜台后面,并不打扰两人。

  叶校长倒了一碟辣椒酱,亲自示范,说萝卜糕蘸了辣椒酱更好吃,这辣椒酱别处吃不到的,是老板娘亲自采摘的野山椒制作的。

  庄晓蝶吃了两块萝卜糕,滋味果然与别处不同。

  老板娘见她如此捧场,特意打包了一盒萝卜糕,让她拎回去。

  庄晓蝶要给钱,老板娘连声说不用,自她搬过来竹栏街自己还未给她接风呢,叶校长也道不用,往后有空多来帮衬就好。

  庄晓蝶告辞离去,回头望时,老板娘凑在叶校长身边说了什么,叶校长抓起桌上筷子筒往她胳膊上敲了敲,两个三四十岁的人闹起来,倒像小孩子似的。

  天早黑了,竹栏街两旁人家多半早睡,只有少数几间屋子里透出黯淡的灯光,隔着一棵棵榕树,路灯也照得不远,整条竹栏街露出了与白天完全不同的另一面。

  庄晓蝶悬着一颗心,加快了脚步,匆匆往秀英婆婆家里跑。

  秀英婆婆家门没关,门内一盏煤油灯散发着淡淡的光。她跑过去,才发现煤油灯搁在椅子上,明显是秀英婆婆留给她的。

  她心头一阵温暖,喊道:

  “婆婆,我回来了!”

  她一喊,秀英婆婆在厨房里长长哎了一声,很快出来了,问她吃饭没有饿坏了没有,又说给她留了饭,还热乎着呢。

  庄晓蝶刚吃完馄饨面,可望着秀英婆婆热切的面容,不忍心拒绝令她失望,进厨房舀粥喝。

  秀英婆婆坐在旁边,乐呵呵看着她吃,说等会儿告诉她一件大喜事。

  大喜事?庄晓蝶不由想到了董安邦,不会董安邦追到了这里吧?

  幸好,秀英婆婆说的与董安邦毫无关系,而是她一个死去姐妹的侄儿找上门来了,听说他姑姑前年没了,哭了一场,问清楚坟墓在哪里,说明日再去祭拜,又道他姑姑虽然不在了,她与姑姑乃是结拜姐妹,也是他姑姑,往后只当亲戚往来。

  庄晓蝶年纪不大,但小时候故事戏文也听得不少,见秀英婆婆这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侄儿,不会有什么蹊跷吧?

  她婉转地提醒了一句,秀英婆婆不以为然,说自己人又老钱又无,他认自己做姑姑,有什么好处?贪喊得欢喜还是图将来自己去时他要再哭一场?再说人家来寻姑姑时可不是两手空空的,大袋小袋提着呢,回去时东西都留下了,说给了自己就如同给了姑姑一样。

  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侄儿越是好心,庄晓蝶就越是起疑心。她甚至怀疑这是董安邦使的什么诡计。

  既然那人明天还会再来,那就明日看看再说。

  秀英婆婆孤苦大半生,遇上庄晓蝶,如同亲孙女一般,又撞上一个“侄儿”,心里越发美滋滋的,只想着人家是有钱有势的老板,而自己不过一个孤老太婆,除了这所小破宅院,别无他物,他能瞧上眼?

  因为前一日走路太多,庄晓蝶一睡跟死了似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秀英婆婆已经出摊,而她上班时间已到,只能先回学校去。

  孩子们早已知道本月结束,平民小学本学期也结束,脸上无不凄然,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张勇刘大强,也垂头丧气。

  庄晓蝶心中也是恋恋不舍。

  一个多月的相处,她早已习惯了每日看到他们,看着他们一点点进步,看着他们打打闹闹。

  下课后,女孩子们纷纷聚拢过来,张勇刘大强也别扭地缩在一旁。

  大家都问她往后怎么办,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她了。

  庄晓蝶摇摇头,说不会,一来寒假平民小学会再开,二来自己搬到了秀英婆婆家长住,他们有空时可以过去玩。

  “拉钩?”刘大强叫道。

  其他孩子有的起哄,有的热切地望着她。

  “拉钩就拉钩,说到做到!”庄晓蝶伸出了右手。

  孩子们排着队,一个个从她跟前走过,与她拉钩,然后满足地蹦蹦跳跳离开了。

  孩子就是孩子呀。庄晓蝶忍不住想,浑然忘记了自己不过也是个大孩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