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七章 白袍小将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6 2021-05-11 20:00:00

  朝萧府走去的萧羽倾急着赶路并未回头,否则他定会发现,那路口哪里还有那老婆婆的踪影?

  从后门进了萧府,萧羽倾直奔刘氏的院子。

  刘氏正急得团团转,见萧羽倾进了院子,忙迎了上去。

  “倾儿,你怎么才回来?可吓死爹爹了。”

  上下检查了萧羽倾一番,刘氏才又红着眼睛说道,“五公子早就回来了,我着人去打听,他却说不知你去了哪里……”

  “我没事,爹爹的药喝了吗?”

  萧羽倾拉过刘氏的手进了屋,屋里虽简陋,却也还算温馨。

  刘氏年轻时是在老祖宗身边服侍的,后来瞧他懂事温顺,模样儿又出挑,便由老祖宗做主许给了还未做大学士的萧言禾做侍郎。

  因着刘氏的模样儿和性子,萧言禾有几年也是极宠刘氏的。

  奈何红颜易老,这些年府里又进了不少年轻貌美的小侍,萧言禾哪儿还记得起后院里还住着这么一位了。

  “还不曾,你不回来,我哪里有心思喝药啊!”

  许是走得有些急了,刘氏微微有些喘,萧羽倾忙替他倒了杯热茶,又跑出去叫六月赶紧将药送过来。

  六月是这院里唯一的下人,也是当年老祖宗还在时特意赏给萧羽倾的。

  后来老祖宗去了,这府里上下全都交由主君赵氏打理,刘氏和萧羽倾身边的人也都被调离了去,只剩下了一个比萧羽倾大不了两岁的小六月。

  “爹爹知道你受了委屈,可如今你年岁大了,若不讨好着五公子和主君些,他们如何能想着替你说一门好人家呢!”

  看着萧羽倾摘下面纱后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刘氏眼中尽是心疼和无奈。

  他又岂会不知那赵氏和萧羽涵的为人,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孩子若不是出身低微,仅凭着这副容貌,断然能嫁个好人家。

  萧羽倾今年已经十五,明年就要许下人家,女方是什么样的人,还不是那赵氏一句话的事情?

  刘氏这么多年的隐忍不过就是为了儿子的将来,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嫁过去做个正室,哪怕门户小些也无妨。

  宁做寒门夫,不做贵人侍。

  仰人鼻息多年,刘氏早就将富贵权势看透了,再有钱也抵不过能做个主君来得实在。

  当年老祖宗那么疼他,若是他不答应给萧言禾做侍郎,现在是不是就不会是这般光景?

  “爹爹只管养好身子就是,这些事情您就不要操心了。”

  那赵氏和萧羽涵是什么人?

  岂会因你的讨好就能改变了主意?

  他们父子巴不得这府里的庶子都过得不好,以报这些年赵氏不受母亲宠爱的仇呢!

  怎么能不操心?

  刘氏就萧羽倾一个儿子,他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这个孩子才是。

  “五公子和主君说什么做什么,你且先忍着些,等你嫁了出去,就不用再受他们的气了。”

  “我知道,爹爹先喝药吧!”

  萧羽倾将药丸递到刘氏手中,自己则接过六月端来的那碗白粥喝了起来。

  走了一上午的路,他倒是真的有些饿了。

  那老婆婆的话忽然回响在耳边,眼前好似也浮现出一张俊美冷清的脸。

  萧羽倾耳尖微微发烫,忙眨了眨眼睛,将那些胡思乱想都赶了开去。

  用过药后,刘氏有些发困,萧羽倾扶着他躺下,自己则拿了簸箩坐在一旁继续绣起那才绣了一半的帕子来。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

  以前只在书本上见过烽火连天、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这样的字眼,可当白染第一次亲眼看见这样的场景时,竟已经忘记了害怕。

  许是前身的执念太深,又或许是周围的气氛太过紧张,总之,白染除了努力拼杀之外,再也生不起别的心思。

  “拿下耶律楚绪的人头,替将军报仇。”

  杨将军沙哑又带着仇恨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白染朝着杨鸣所喊的方向望去,只见她正与一黑衣女子纠缠在一起。

  白染手中的长枪一卷,提气而起,直插向那耶律楚绪的后背。

  不愧是耶律琪的女儿,身手的确了得。

  身体猛地一侧,从马上滚了下去,白染的长枪擦着她的右臂而过。

  躲过身后的袭击,耶律楚绪回头去看,正好对上了白染布满了仇恨的眸子。

  “呸……”

  耶律楚绪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恶狠狠地等着白染。

  “好一个背后偷袭,以多欺少,这便是你们中原人的道义吗?”

  “哼!跟你们这种贼匪有何道义可言?兵不厌诈,输了或是死了,也只能怪你技不如人。”

  杨鸣不屑地嗤道,这蛮子倒是会说话的很,在战场上还跟她们讲什么劳什子道义。

  老娘手中的大刀就是道义!

  “既然耶律将军觉得我们欺负了你,那咱们就公平些,让我来会会你。”

  白染手中长枪一转,直指着耶律楚绪说道。

  “不可。”

  杨鸣大喊一声,且不说皇上特意吩咐了要照顾好少将军,单说为了逝去的将军和白家,杨鸣也断然不敢叫白染去冒险。

  “杨将军,请相信我一次。”

  白染直视着杨鸣,眼中尽是坚持。

  若不能替母亲报仇,她这一辈子都不能心安。

  “呵!你们不要说我欺负幼小就好。”

  怕白染和杨鸣反悔,耶律楚绪忙接声道。

  她可不傻,白染那瘦削的身板哪儿能有什么力气?

  站在她耶律楚绪面前,那白袍小将分明就是一直弱鸡嘛!

  “小心啊!”

  杨鸣紧紧握着手中的大刀,她才不管什么规矩道义,只要她家少将军有危险她就冲上去,管他世人怎么说。

  她杨鸣的名声值几个钱?

  少将军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来吧!”

  骑在马上的白袍小将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站在地上比自己大了三圈的耶律楚绪,眼中不见丝毫畏惧。

  杨鸣身子一晃,鼻子忽然一酸,刚刚她分明看见了将军还在世的模样儿啊!

  当年将军与耶律琪一战,也是这般的自信与从容。

  

一念如尘

陇西行四首·其二   【作者】陈陶【朝代】唐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