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十章 有个相好的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3 2021-05-12 20:00:00

  “表姐可是一点儿也不像外祖母。”

  白染无奈地撇了撇嘴,她这位表姐与那个严肃古板的外祖母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这是平王家的女儿呢!

  据说那位平王殿下极其会玩儿,亦是天天顶着一张笑脸,谁见了她都会觉得和蔼可亲。

  “母亲像祖母就够了,若是我也那般,那府里的下人们还活不活了?”

  苏安祁不在意地说道,

  “我倒是看不懂你了,明明顶着这么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为何非要挡起来呢?你瞧瞧,这外头都把你传成什么样儿了?”

  苏安祁应该算是白染幼时唯一的伙伴了,虽然她们是表亲,来往都不算过密。

  白染的幼年几乎都是在书房和练武场上度过的,若不是比旁人付出的多,小小年纪哪里会有这样的一身本事?

  想来白芷怕是早就替白染做好了打算,常在战场上走的人哪儿能不给孩子留条后路,因为她们说不定哪天就回不来了呢!

  “可若是顶着这张脸去上阵杀敌,我怕会扰了军心啊!”

  白染无奈地叹息道,当年母亲替她做这面具,除了要替她遮掩身份之外,便是想要挡住她这张脸。

  军中需要的是有能力有智慧的将军,而不是一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漂亮女人。

  苏安祁了然地点了点头:“舅母思虑周全,你这张脸的确不适合出现在人前,万一被人当做了男子,那就……哎哟!你踢我干嘛?”

  苏安祁话还未说完,桌下的腿就被人踢了一脚。

  “叫你胡说八道。”

  白染不高兴地睨了苏安祁一眼,苏安祁说的那些她都懂。

  “你年纪小,不懂那些,我可是听别人说过,军中有许多女人那个那个……”

  苏安祁也是跟着别的世家小姐鬼混的时候停了几嘴,只是大军常年在外,有时好多年都不见一个男子,有那样的需求其实也能理解。

  “表姐若是再胡说,我就回去告诉外祖母你在醉红楼有个相好的……”

  “好妹妹,别啊!我不说了,不说了,好吧?你可千万别在家里提这事儿啊,若是被祖母和母亲知道了,定会打断我的腿不可。”

  苏家门风严,从不许女儿去那种地方。

  奈何苏安祁贪玩,偶尔会去喝几杯,若说真让她做些什么,她倒是还真不敢。

  “你既是知道外祖母和姑姑不许你去那种地方,日后就莫要再去鬼混了。你都到了要娶亲的年岁了,日后的姐夫若是知道了,没得影响你们妻夫的感情。”

  苏安祁可是比白染大了进两岁的,苏家这一年都在为她相看正君,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将婚事定下来了。

  “唉!正是因为知道成亲后很多事情就不能做了,现在才想多玩玩儿,我去醉红楼也不过就是听听曲儿,喝喝酒,那里面的男子我可是一个都没动过。”

  苏安祁性子虽散漫了些,做事情却还是有数的。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心如明镜。

  “你知道就好。”

  白染虽未去过醉红楼,却也能想象到,里头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保不齐就有那种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男子,稍微用些手段,那麻烦就大了。

  忽然想到了前几日祖母嘱咐的事情,苏安祁忙说道:“舅母和舅舅自小就管你管得严,你都这么大了,身边也没个侍候的,这样怕是不妥。”

  白染没了母父,很多事情都需要苏家的长辈替她张罗着,怕她不懂,苏怀行早早地都替她打算好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能照顾好自己,表姐就不用为我操心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最迟两年你也要娶亲了,总得先选几个床侍才是,没得成婚之后在夫君面前失了颜面。”

  苏安祁无奈地看着白染,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懂这些,这要是成了婚哪里还有妻主的威信?

  这般想着,苏安祁又凑到白染耳边小声说道:“表姐送你两个嫩得能掐出水儿来的雏儿,保准叫你爱不释手,那滋味儿,啧啧啧……”

  白染耳根一热,整张小脸都跟着烧了起来。

  “不,不用了。”

  白染垂下头去,不敢再看苏安祁,她这个表姐也太不正经了些。

  “你瞧瞧你,一个女人不过才说了几句荤话就害臊了,你又不是男儿家,像什么样子?”

  苏安祁学着祖母平日里训她时的模样儿,点着白染的额角说道。

  白染神色缓了缓,才低声道:“我还不想谈那些。”

  “你……”

  还想再说什么,一想到这孩子才失了亲人,苏安祁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也罢,这事儿也急不得,咱们慢慢来。”

  慢慢的,等你喜欢上了那种左拥右抱的感觉,自然就愿意了。

  只是苏安祁完全没想到的是,白染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白染虽得了封赏,却因年纪小而不愿受束缚暂时拒绝了皇上要她上朝议政的要求,皇上也答应了白染,允她在十八岁后再上朝堂。

  有了白染的功勋,白府又恢复了往日白芷还在时的热闹。

  奈何白染喜静,那些个来拜访的人通通都被管家挡在了门外。

  白家少主立了战功的消息,自然也没有逃得过萧家人的耳朵。

  萧言禾在听闻白染亲手斩杀了北番大将耶律楚绪时,喜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这一夜,萧言禾歇在了正君赵氏的院子里。

  妻夫二人谈起孩子的婚事,便说到了白染。

  “之前还担心白大将军去了,只留下一个女儿毫无建树会委屈了涵儿,如今白染成了皇上眼中的宝贝,也是咱们儿子的福气。”

  萧言禾捏着赵氏的手感慨道。

  想当初,她与白芷也是自幼一起长大的姐妹,二人一个善文,一个善武,是当时还是太女的皇上的左膀右臂。

  在白染百日宴时,萧言禾前去道喜,二人酒醉之后定下了那桩看似有些荒诞的婚事。

  当时只说是萧言禾日后若有了儿子,就嫁到白家来给白染做正君,二人还交换了玉佩作为信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