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十九章 追悔莫及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7 2021-05-17 00:10:00

  “煊儿这些年的苦总算没有白吃,竟能与白少将军打这么多个回合。”

  看着自己的幼女,君后不无感慨道。

  “阿染那孩子未尽全力呢!”

  皇上笑着说道,这二人切磋的模样儿与当年她与白芷一般无二。

  白芷也是这般收敛地让着她,生怕伤了她分毫。

  君后心下却因着皇上偏袒臣子的女儿而略有埋怨,夸一句他们的女儿厉害就这么难吗?

  “老八那身子能练到如今这般,已然不易了。”

  太女附在君后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这才换得君后满足的微笑。

  “阿染,不愧是是战神将军的女儿,温煊佩服。”

  东方温煊收了折扇立在殿中朗声说道,眼中尽是佩服。

  “八殿下好功夫,白染佩服。”

  白染站在东方温煊对面,不卑不亢道。

  “阿染这一身好本事足以叫世间女子叹服,又何必在意外人的言语。”

  东方温煊忽然说道。

  “八殿下此话何意?”

  白染不解,她与这位八皇女也不过才认识,那人好似很了解她似的。

  东方温煊指了指自己的脸,轻声道:“不过是脸上的一道疤而已,身为女人又有何惧?温煊不才,略懂岐黄之术,阿染若是实在在意,温煊可助阿染恢复容貌,只是这面具……实在无需再戴。”

  白染心中一阵感动,原来这位八皇女有意在众人面前试探她的武功,不过是想要告诉众人,她白染靠的是自己的真本事,不靠容貌也不靠家世,想必是她在外头也听说了有关自己貌丑无比的传言吧!

  “白染并非那等肤浅之人。”

  白染轻笑一声,随手摘下了面具,她今日戴上这面具也不过就是为了萧羽倾,不想他白白被人算计而已,并无别的意思。

  殿内顿时一阵吸气之声,眼中的惊艳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那白衣少女嘴角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眼中毫无波澜。

  便是已经见惯了她容貌的人,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阿染原是这般美人,是温煊唐突了。”

  东方温煊呆呆地说道,看着白染的脸,她竟是觉得自己看到了未来王君的长相。

  他二人眉眼如此相似,容貌怕是也差不了太多吧!

  “不过一副皮囊而已,白染从未看在心上。”

  白染固然也希望自己能够好看一些,可若是与平静的生活相比,这容貌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毕竟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比好好活着更重要呢!

  皇上盯着那少女的脸久久未能回神,仿佛年轻时候的白芷站在习武场上,笑着唤她一声“殿下”。

  其实,白染的容貌与她的父亲更像一些,可那浑身的气度却与年少时的白芷一般无二。

  萧言禾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这孩子的容貌哪儿有半分疤痕?

  最气的则是已经红了眸子的萧羽涵。

  是谁说白家少将军貌比无盐的?

  是谁说那面具之下是一张丑陋无比的脸的?

  这人明明是他的妻主,却平白便宜了萧羽倾那个小蹄子,凭什么?

  萧羽涵气得牙痒痒,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告诉众人,他才是与白染定下婚约的那个人,他才是她应该娶的人。

  “如此,世人当再也不会议论玉面将军的容貌了……”

  东方温煊喃喃道,她却忘记了,世人不会再说玉面将军貌比无盐,却会言她倾城之姿,谪仙下凡。

  “母亲当年送白染这面具,不过是不想白染的身份给军中将士造成困扰,才以伤了容貌作为借口,不想竟传出诸多谣言,实在是白染的不是。”

  白芷不想女儿过早地成为众矢之的,甚少将她置于人前,才用这样的方式保护着她,谁知竟成了众人诋毁她的借口。

  摘下脸上的面具,白染自此便不再是受母亲保护的白家少主,而是真真正正的白将军了。

  所有的苦难和艰难都要她自己去克服,所有的明枪暗箭也都要她自己去挡。

  刚刚那些还怜悯白染因自卑而选了庶子作为正君的人,此时可谓是满心遗憾。

  这样的容貌和家世,便是娶了当朝嫡皇子,那也是配得上的。

  曾经的玉面将军变成了真正的玉面将军,满朝男子无一不羡慕萧羽倾的好运气,他何德何能能嫁到白府去呢?

  羡慕的同时,各种难听的诋毁也随之而来。

  一整个晚上萧羽倾都是呆呆的,恍如在梦中一般。

  宫宴散去,白染与东方温煊告了别,就要离开,却被一紫衣公子拦住了去路。

  那小公子虽戴着面纱,可白染却认出了他。

  这人正是她出征那日将萧羽倾推至她马蹄底下的男子,那次他虽穿的是红衣,可眉宇间的戾气她却是记得。

  白染不动声色地绕过那人,朝一侧走去,谁知他竟又拦在了她面前。

  “公子这是作何?”

  白染不悦地蹙起眉头,她对这样的男子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白将军不认得羽涵吗?”

  萧羽涵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用那双与萧羽倾有几分相似的眸子看着白染。

  “公子怕是认错人了。”

  白染不愿与她多言,直接大步离开。

  身后却传来那人儿有些失控的喊声:“我才应该是你的正君,当年与你定下婚约的人是我,不是萧羽倾。”

  白染脚步一顿,不悦地回头看向那个已经红了眼睛的男子。

  “圣上金口玉言,公子莫不是想要抗旨?”

  嘴角勾起一抹不屑,若这人真的有心要嫁到白府,又岂会将那定亲的玉佩交给庶弟?

  白染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庆幸过,母亲送她的面具不仅护住了她的身份,也帮她选到了一个好夫君。

  若不是传言说她貌丑无比,这位虚荣的萧家嫡子又怎会舍得将白家主君的位置让给旁人?

  “不是的,只要你去与皇上说,当初白大将军定下的人是我,皇上一定会改口的。”

  萧羽涵自是看出了皇上对萧羽倾身份的不满,他敢笃定,只要白染开口,皇上一定会听的。

  

一念如尘

感谢书友Mercury的月票!   谢谢小仙女们的推荐票和大红豆,感谢大家的支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