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二十章 你只是白染的男人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6 2021-05-17 20:00:00

  白染被面前的人蠢笑了,他莫不是还真以为自己会因为他嫡子的身份就去找皇上吗?

  人心不正,品行不端,傻子才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嫡子的身份在别人眼里或许重要,但白染可不在乎这些。

  于白染来说,自己看得上眼才是主要的。

  那萧羽倾虽说不算聪慧,却总是个单纯善良的。

  白染不愿违背母父的遗命,必须要履行与萧家的婚约,那萧羽倾又恰好是萧家的孩子,这便是缘分。

  只听白染轻笑一声,问道:“凭什么?”

  “什么?”

  萧羽涵似乎没有明白白染的意思,傻傻地问道。

  “你觉得你凭什么值得我去找皇上?”

  白染又问了一句,眼神中尽是嘲讽。

  “就凭我是萧家嫡子,是还未出生便许给了你的人。”

  萧羽涵急急说道,他萧家嫡子的身份那是京中多少女子求而不得的,白染她自然也应该为了他去找皇上说明实情。

  “玉佩在谁手上,谁就是白家的主君。”

  白染微微挑眉,这玉佩难道不是他们父子亲手交给萧羽倾的吗?

  现在又在这里装无辜,真当别人是个傻子吗?

  萧羽涵心中大喜,只以为这事儿有商量的余地,朝前急走两步,来到白染身边。

  “我现在就回去把玉佩拿回。”

  “不必了,我说过,是我看中的萧九公子,玉佩也是属于他的,你莫要多此一举了。”

  白染说罢,转身就走,这一次,无论萧羽涵说什么,她都不会再回头。

  “我以为你是不一样的。”

  萧羽涵对着白染的背影毫无形象地大声喊道,

  “原来你也和那些个世俗的女子一样,只喜欢那些个空有一副皮囊的狐媚子。”

  白染转过宫墙,微微摇了摇头,这样蠢的男人也多亏是生在个富贵人家,要不然,怕是早就死几百回了。

  狐媚子吗?

  那是不是说,她这个未来的小夫君长得很好看?

  被那萧羽涵这么一喊,白染忽然好奇起那个小家伙的长相来。

  宫门口的大树旁藏着一抹青色,那双水漉漉的大眼睛正偷偷瞧着宫门的方向。

  因为母亲还在与旁的同僚相谈甚欢,赵氏也在与几个主君说笑着什么,萧羽涵不知去了哪里,所以等在那里的萧羽倾才想着躲在树后偷偷看上那人一眼。

  远远地就瞧见了那抹白色飘来,萧羽倾一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摆,想要去与她道个别,却又碍于身份不敢过去。

  正在萧羽倾犹豫间,那人儿就已经到了他身前。

  “小……将军。”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不能再唤她小姐了。

  萧羽倾红着耳尖看向来人,一双水眸里尽是倾慕,挡也挡不住。

  他觉得自己这一生所有的好运,都拿来遇见了她。

  但是,这便已经够了。

  白染轻笑一声,抬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发顶,低声道:“在等我吗?”

  若不是她眼尖,如何能发现他偷看她时可爱的模样儿。

  萧羽倾脸上一烫,长长的睫毛垂下,遮去颊边的那抹嫣红。

  他不曾言语,却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看着他空荡荡的腰间,白染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那玉佩呢?”

  这玉佩乃是当年她母亲第一次出征归来时先皇赏的,白染不希望它落在赵氏父子手中。

  萧羽倾身子一僵,然后慌忙从怀里掏出玉佩,双手捧到白染面前,不知她为何会问这个。

  因为知道这玉佩是与她有关的,他才不舍再戴在腰间,小心翼翼地藏在了怀里。

  白染见状,立刻舒展了眉头,将那玉佩连着萧羽倾的手一起握住,又很快放了开。

  “好好收着,莫要给别人。”

  “是。”

  萧羽倾低低应了一声,忙将玉佩又收了起来。

  手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叫他又是羞涩又是欢喜。

  “在我面前,不用这般小心谨慎。”

  白染看着那个头都快垂到了土里的人,不由得又笑出声。

  “你很怕我吗?”

  “不……不是。”

  萧羽倾慌忙抬起头来摇了摇,他怎么会怕她?

  她是他见过最好的人了,他喜欢都还来不及。

  “你以后是要做我白府主君的人,我希望你能勇敢自信一些。无论是在我面前,还是在其他人面前,你都不是低人一等的庶子,你只是我白染的男人。”

  一句“白染的男人”叫萧羽倾红了眼眶,便是爹爹也从未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刘氏固然疼爱萧羽倾,却事事叫他藏拙,处处叫他隐忍。

  第一次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要他勇敢自信,因为他是她的人。

  “怎么哭了?是萧府的人对你不好吗?”

  白染大概能够想象到庶子的艰难,但她瞧着萧言禾也不像是一个无情之人,总归不会叫庶子女们太过艰辛才是。

  萧羽倾慌忙抹了把眼泪,连连摇头。

  从怀里掏出一块素白的帕子递到萧羽倾手中,白染直言道:“以后若受了委屈,就来白府寻我。有我在,谁都不能再欺负你。”

  萧羽倾只顾攥着那帕子发呆,心里想的是:“倾儿自知配不上将军,从未敢奢求过会有这一日,简直像是做梦一般。”

  说出口的却只有四个字:“多谢将军。”

  萧羽倾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言谈之人,他话不多,也不太会说话,却心如明镜。

  看着站在马车边正望着他们的萧言禾,白染轻叹一口气。

  她相信母亲的为人,既是愿意与萧家交好,这人便断然不是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那般虚伪。

  不论是因为相信母亲的眼光,还是为了萧羽倾今后在萧府的日子能够好过一些,白染都不可能不去与她打个招呼。

  带着萧羽倾来到萧言禾面前,白染朝她抱拳道:“萧姨。”

  一声“萧姨”叫红了萧言禾的眼睛,为了避嫌,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不曾见过这个孩子了。

  “好孩子。”

  面前这个在朝堂上运筹帷幄的女人会因自己的一声称呼而红了眼,这叫白染更加坚信,萧言禾肯将玉佩交给萧羽倾,绝对不是因为她容貌丑陋那么简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