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二十九章 你带倾儿走吧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30 2021-05-22 00:10:00

  白染和东方温煊相视一眼,默契不言而喻。

  “莹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那小侍口中还不住地往外喷着血,眼睛却是一刻也不离地上躺着的女人。

  “不小心碰上了鹤顶红的毒药,她能多撑这一会儿已然是命大了。”

  东方温煊不屑地轻斥一声,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不,救她,呜呜……救救她……”

  “本殿自是能救她性命,不过本殿只想知道是谁叫你给刘侍夫下的毒。”

  “唔……五公子,是五公子身边的小七给我的药,叫我下到九公子的汤碗中……”

  那女人抽噎着说道,东方温煊眼中划过一抹不屑。

  这样的女人也值得人爱吗?

  这小侍儿为了不出卖她宁死也不招一句,而这女人也只躲在人群中不曾吭声。

  如今轮到这个女人自己,才不过一针下去,她就全招了。

  白染和东方温煊站在院中看着一脸苍白的萧言禾,任是她如何想,也都想不到自己的儿子要毒死另外一个儿子。

  兄弟相残,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萧大人您来处置吧!”

  东方温煊收回插在那女人身上的针,转身朝外走去。

  白染跟在东方温煊身后,低声道:“我送你。”

  “你是如何知道此事一定是那小侍所为的?”

  东方温煊好奇不已,那小侍的表现并未有丝毫破绽,白染是怎么笃定此事与他有关呢?

  “因为他伪装的太好,心里定是早已将每一个动作想了许多遍,没有漏洞才是最大的漏洞。那你又是如何在众多人中找到那个女人的?”

  白染也很好奇,东方温煊一针下去就戳中了那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东方温煊轻笑一声:“武功或许我不如你,但是看人的本事我还是有几分的。那女人脚下的鞋子要比别的下人好上许多,用的料子与那小侍腰带上的料子一般无二,怕是那孩子将上好的布料都给人家做了鞋,自己只够留一条腰带的份儿了。”

  东方温煊不由得替那小侍不值起来,他怎么可以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是这世上没有好女人了吗?

  “所以寻找另一半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啊!”

  白染不由得感慨出声,东方温煊却拦住了白染继续往前的脚步。

  “行了,都不是外人,就送到这里吧!你的另一半怕是还需要你好好陪着,我先回府了,有需要再命人去寻我就是。”

  白染感激道:“多谢殿下出手相助。”

  “日后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客气?”

  东方温煊利落地上了马,朝白染摆了摆手,便驾马离去。

  白染重新回到西院,萧羽倾还未醒来,西院里却是已经挂满了白幡。

  刘氏是侍夫,没有资格在大厅设灵堂,也入不得萧府的祠堂,所以只能摆在西院里。

  本就荒凉的西院配上这满院子的白色显得更加凄惨了。

  再看这屋内富丽堂皇的摆设,无意不是一种讽刺。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白染心疼不已。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这里活下去的,被人欺辱成这般,那萧言禾当真毫不知情吗?

  如今她白染倒是要看看,萧言禾要怎么处置那个萧羽涵。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若是萧言禾敢包庇萧羽涵半分,她白染绝不会放过他们。

  “爹爹……爹爹……不要……”

  “倾儿,醒一醒,倾儿……”

  床上的人在昏迷中哭个不停,白染忙出声唤醒了他。

  入目的白色叫刚刚清醒过来的萧羽倾慌了神,在看清面前的人是白染时,才哭着扑进了她的怀中。

  “白染姐姐,爹爹他……没了,倾儿没有爹爹了……”

  白染轻轻拍着萧羽倾的后背,动作极其温柔。

  “倾儿莫怕,以后我会替爹爹守护倾儿的,会一直陪在倾儿身边。”

  “呜呜……”

  先是压抑的啜泣,然后便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哭,直哭得白染肩头的衣衫都湿透了。

  萧羽倾哭得昏天暗地,白染一直陪在一旁。

  萧府替刘氏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棺材,就算是他最后的归宿了。

  萧羽倾在刘氏的棺材前跪了三天三夜,白染就在一旁陪着。

  在大户人家里,死一个侍夫与死一个奴才并无不同,除了萧言禾来看过一眼外,便是萧家那两个嫡小姐带着夫君来给刘氏上过香。

  除此之外,再无人踏足西院。

  三日期满,萧羽倾早已不再哭泣,只是随着抬棺的人去了萧言禾特意命人给刘氏买的墓地,在刘氏的坟前上了一炷香。

  坟前摆着白染那日给萧羽倾带去的小吃,那是萧羽倾特意给刘氏留的,他还没舍得吃,就这样去了。

  六月本就瘦削的身子在经历了这场风波之后更是瘦的没了人形,他不仅要照顾萧羽倾,还得跟着收拾西院里的东西。

  晚上又要给刘氏守灵,若不是他身子骨还算硬朗,这几日怕是也得要去他半条命。

  萧羽倾抱着刘氏的灵位,白染在一旁扶着他,六月紧紧跟在身后。

  “爹爹入土为安,你也不要再继续沉沦在悲伤之中,若是爹爹在天有灵见你日日如此,怕是走也走得不心安。”

  这三日无论萧羽倾是哭还是发呆,白染都不曾说过一句话,只在一旁陪着。

  而现在刘氏已经入了土,她便再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萧羽倾沉沦下去。

  萧羽倾抬着那双红肿的眼睛看向白染,自此,他真的是没有家了。

  以前在西院,虽说生活艰难了些,可靠着他刺绣换些银钱,也勉强能够度日。

  但现在爹爹去了,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令他伤心的地方了。

  “白染姐姐,你带倾儿走吧!”

  萧羽倾的语气里带着哀求,他明知他们还未成婚他不该住到白染府中去,可他就是不想再见萧府的人。

  萧府中的世态炎凉白染也瞧得清楚,若是将萧羽倾和六月送回去,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被人折磨死了也不一定。

  “好。”

  白染毫不犹豫地应下来,便是萧羽倾不说,她也没打算再让他回萧府那个狼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