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三十一章 以平夫之位入萧家祠堂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6 2021-05-23 00:10:00

  “染儿这是要与萧姨生分了吗?”

  屋内再无旁人,萧言禾才喃喃开口。

  她自知有愧于萧羽倾,但刘氏只是一个侍夫,她不能为此就要了嫡子的性命。

  萧羽涵再怎么样,那也是她萧言禾的亲生儿子啊!

  再加上赵氏和两个女儿的苦苦相求,萧言禾这才将萧羽涵赶去了城外的庄子里头去思过。

  但是,显然萧羽倾对这个决定并不满意,否则他也不会在还未成婚便搬去了白府居住。

  萧言禾之所以未曾阻拦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她政务繁忙,自是不能日日守在府里。

  但她实在是担心赵氏再朝萧羽倾下手,届时那才是真真正正地得罪了白府,说不定到时皇上都要治她的管教不严之罪。

  所以,于萧言禾来说,萧羽倾搬去白府也是一件好事。

  白染与萧羽倾二人的婚事是皇上亲口所定,便是众人想说些什么,也得掂量掂量。

  “白染一向以为萧姨是个正直磊落之人,却不想刘侍夫的事情竟会是这种结果。”

  白染也不客气,直接说道。

  萧言禾尴尬地叹了口气,然后才咧着嘴无奈道:“染儿,涵儿他再如何也是我的儿子啊!”

  白染不屑地勾起嘴角,眼中尽是嘲讽。

  “那倾儿就不是您的儿子了吗?”

  “这……可我总不能要了涵儿的性命不是?”

  萧言禾又岂会不知自己欠了萧羽倾父子的,但她又能如何?

  总不能真的大义灭亲,直接要了亲生儿子的性命吧?

  “刘侍夫已经去了,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白染也无意于非要萧羽涵偿命,就他那样的性子,早晚会有人收拾他,倒也不急在这一时。

  但萧羽倾的心事她必须得替他了了,不然那孩子怕是会一直这样郁郁寡欢下去。

  “白染自知侍夫的牌位是没有资格入祠堂供奉的,但倾儿日后是要做白府主君的人,白染不希望自己的夫君的父亲灵魂无处安放……”

  依着萧言禾的聪慧,剩下的话即便白染不说,她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萧言禾心中本就对刘氏有愧,如此,白染提出的这个条件她实在是无法拒绝。

  “虽说我一直就有将倾儿过继到正君名下的打算,却终究抵不过提高他生父的位份,也罢,终归是我欠了他们父子的,那便将刘氏的名字加到族谱上,提拔为侧夫,灵位供奉在萧家祠堂……”

  萧言禾话还未说完,就被白染出声打断。

  “白家主君的亲生父亲只配做你萧府的侧夫吗?”

  白染声音清冷,眸子里尽是对萧言禾的不满,好似萧言禾再继续这般下去,她便真的要断了萧家和白家的往来似的。

  “染儿,你也要体谅体谅萧姨的难处。赵氏再如何,她也是我的正君,是赵府的嫡长公子。如今赵氏还活着,难不成你要我为了一个死人而废了他吗?”

  萧言禾心中再是觉得亏欠了刘氏父子,也不会将赵氏的正室之位给他。

  只凭着赵氏生出来的这两个女儿,萧言禾就不会废了他的正君之位。

  况且,刘氏身份低微,能给他侧室之位便已然是看在白府的面子上了。

  萧言禾张口闭口就是赵氏的身份和刘氏的身份,如此看来,就算当初刘氏再得宠,也比不得赵氏身份高贵。

  赵氏之所以敢在萧府为所欲为,便是因为有萧言禾这般无声的纵容。

  白染心内微微叹息,这个时代的人骨子里就刻着尊卑有别,仅靠着她说几句话,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平夫刘氏,秀外慧中,慎勤婉顺,温惠宅心,端良著德,特将其灵位置于萧家祠堂,子孙以敬之。”

  不愿再与她多言,白染留下这几句话后就转身离开。

  她相信以萧言禾的为人,断然不会得罪白府,不过是一个平夫之位,她还是给得起的。

  未能给萧羽倾挣得一个嫡子的名分,只给他爹爹寻了个安身之处,也算是白染替他所尽的最后一点孝义了。

  看着白染离去的背影,萧言禾久久未能回神。

  这孩子做事可比她母亲果断决绝的多,竟是丝毫不给人退路,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当萧言禾宣布要将刘氏抬为平夫,将他的灵位供奉在萧家祠堂时,赵氏不愿意了。

  连带着做事一向公正的萧羽绮都微微蹙起了眉头,若是觉得亏欠了刘氏,给他个侧夫之位也就罢了,如何能直接抬为平夫?

  萧言禾瞪了赵氏一眼,对着赵氏道:“刘氏的死是你儿子造成的,若是白家真闹起来,传到了皇上耳朵里,那你的儿子就得给刘氏偿命。”

  听萧言禾如此说,赵氏才闭上了嘴巴。

  皇上对白染的宠爱众所周知,白染又与八皇女交好,届时只需她一句话的事情,萧羽涵的性命便难保了。

  “如今白家不过是为了倾儿的身份给刘氏要一个平夫之位,我们如何能说不给?当初说将倾儿许给白染的人不也是你吗?”

  一想到赵氏做的蠢事儿萧言禾就是一肚子的气,若是当初许给白染的是嫡子,便也不会出现这后面的许多问题了。

  赵氏红着眼睛还要再反驳什么,却被女儿拦了下来。

  萧羽绮朝赵氏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母亲所言正是,九弟终究是要做白府主君的人,若是生父位份过低,没得惹了诸多麻烦,也白白毁了我萧家与白家的多年交情。”

  便是萧言禾在朝多年,也不及白染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皇上对白染的偏宠除了举世无敌的白家军外,更多的则是对白府满门的亏欠。

  况且,白染身后还有个苏家,那苏家的势力亦是不容小觑。

  萧羽绮想得通透,本就是他们有错在先,就算是给刘氏一个平夫之位,也换不回他的性命了。

  只要白府不再追究萧羽涵的罪责,莫说是一个平夫之位了,便是真的要刘氏以萧府正君的名分入祠堂,他们也无话可说。

  白染并未去宫中请旨,而是亲自到萧府跑了这一趟,就足以看出她还不愿与萧府撕破脸。

  

一念如尘

感谢书友二爷美人AI的月票2张!   感谢书友叨叨的收藏红包!   谢谢小仙女们的推荐票和红豆,感谢大家的支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