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三十三章 白家少主的心尖宠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37 2021-05-24 00:10:00

  “这个怎么会忘?”

  东方温煊瞪了白染一眼,她的小夫郎那般娇糯可爱,她如何会忘记。

  “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是有了家世的人了,为何还要整日里寻花问柳呢?纯儿可是个好孩子,你若是负了他,可莫怪我不顾咱们之间的情谊。”

  白染毫不客气地说道,有苏安祁那个不靠谱的姐姐,也不知道是苏安纯的幸运还是不幸。

  “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外面的男人如何能与纯儿比,我不过就是去瞧个热闹,又不是真的要做什么,你当我是什么人?”

  东方温煊不满地埋怨道,她虽喜欢看美人儿,却也知道分寸。

  外头的男人碰不得,没得惹了一身骚,甩也甩不掉。

  “殿下知道分寸就好。”

  白染笑得一脸温润,东方温煊却是浑身不自在。

  这个家伙竟然这般不信任她,亏得她还事事想着她。

  “那可说好了啊,晚上一起去。”

  尽管对于白染的怀疑有所不满,东方温煊还是想带着白染过去瞧瞧。

  世家女子连花楼都不曾去过,说出去不是平白叫人笑话吗?

  “诶……”

  还不等白染拒绝,东方温煊就已经跑远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白染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却是微微上扬,带着几分知足和庆幸。

  “公子,八殿下和苏小姐今儿晚上约家主吃酒,家主会晚些回来,就不过来看您了,家主让你早些睡,莫要等她了。”

  管家来传白染的话,因为东方温煊来得匆忙,拉着白染就往外走,白染都还来不及告诉萧羽倾一声。

  “好,我知道了。”

  萧羽倾轻轻点了点头,心中却好奇她们为何要这会子去喝酒。

  “公子,那您早些歇着吧,奴去给你传热水。”

  听说白染今儿晚上不过来找萧羽倾说话了,六月便起身说道。

  夜里烛光暗,公子总是这样刺绣对眼睛可不好。

  早些歇着,明天早上早起再绣也是一样的。

  白染被东方温煊和苏安祁架着去了醉红楼,她对这种地方倒是算不得不排斥,世人皆不易,这里能给那些可怜的男子一个栖身之所,也算是积了善。

  只是不排斥并不代表喜欢,白染素来洁身自爱,尤其是在感情的事情上,无论是前世的她还是前身的“白染”,都很看重这些。

  “阿染,这还是你第一次来醉红楼吧?”

  东方温煊笑得一脸得意,她就说这女子哪里有日日窝在府里的,多出来长长见识才是好的。

  “醉红楼里最出名的莫过于美人和酒,阿染她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又怎会来这种地方?”

  白染未曾开口,苏安祁倒是替她说道。

  “不,不,不,阿染不是对美人不感兴趣,只是对外头的美人儿不感兴趣,府里那个她可是疼的紧呢!”

  东方温煊笑着摆摆手,她每每去白府寻白染,白染都是在萧羽倾的院子里。

  出门在外也总是不忘给萧羽倾带些吃的玩的回去,便是东方温煊见多识广,也没见过像白染这般宠夫的。

  “我一向以为阿染不好美色,却不知阿染原来是喜欢萧九公子那样的,倒是姐姐我的错,应该早早寻些那样的小公子送到你府上去,没得被祖母和母亲日日埋怨。”

  苏安祁略带委屈地扁嘴道,祖母将给白染找夫侍的重担交给了她,奈何她选什么样儿的白染都看不上。

  若是早知白染喜欢的是萧羽倾那般的男子,那她早早就给白染送去三五个了。

  “你可莫要胡来,若是惹了倾儿不快,日后白府可就不欢迎你了。”

  白染瞪了苏安祁一眼道,若是苏安祁真的敢给她送去几个小公子,萧羽倾怕是会气死。

  便是萧羽倾嘴上不会说,心里也会难受,他才失了爹爹,这种玩笑可是开不得的。

  “瞧瞧,瞧瞧,八殿下可是还在这儿,你就这般对待姐姐我,果真是有了夫郎忘了姐姐啊!”

  苏安祁故作伤心地叹息一声,眼中却不见丝毫难过之意。

  “表姐若是如此说,那我明儿就去告诉纯儿,就说你日日带着八殿下逛花楼……”

  白染话还未说完,嘴里就被塞进一块鸡肉。

  “妹妹这是作何,咱们女人家的事情不要总是牵扯上男子嘛!吃肉,吃肉。”

  白染话不多,但是苏安祁在她面前就从来都没有讨到过便宜。

  “安祁你不该拿萧九公子开玩笑,那可是咱们阿染的心尖宠。”

  东方温煊笑着摇摇头,愈发觉得感情这种事情十分微妙,想白染这种万事皆能看透的人都逃不过,当真是碰不得啊!

  白染轻笑一声,并未反驳。

  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喧嚣,三人好奇朝下看去,只见一身着淡紫色轻纱的公子正站在台上,下面的女人不住地朝他喊着什么,那公子脸上只是挂着淡笑,不见悲喜。

  东方温煊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挑眉道:“真不愧是新晋的花魁,倒是有几分姿色,不似一般男子那般俗气。”

  世人常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劝说自己勿要过于看重外物,用以培养自己的心胸。

  但下面站着的不过是一个可怜的男子,面对众人的追捧和调笑依旧能保持这份淡然,着实不易。

  “许是认命了吧!”

  白染轻声叹息道,若是他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就不会选择站在这里了。

  正是因为知道无法改变自己的处境,这才选择顺其自然。

  只能说这位花魁公子十分聪慧,看开些总好过整日里怨天尤人,若是有幸能遇见一个疼人的买了他的初夜,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二人各自感慨,却未有人发现苏安祁的不对。

  手中的酒杯被苏安祁捏得咔嚓作响,一双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楼下的人儿。

  “诸位客官,今日是咱们紫柒公子初次见客,还请大家小声些,莫要吓坏了美人儿才是。”

  楼下的鸨爹咧着嘴对着众人娇声说道,底下的叫喊声果真小了些。

  “紫柒公子是咱们醉红楼里新晋的头牌,今儿晚上就是他的初夜,不论是哪位小姐拍了去,还请待咱们紫柒公子温柔些……”

  

一念如尘

每一次写到女尊文里的男人刺绣都会想到李宇春的《蜀绣》,推荐给小仙女们,看小说的时候听一听,声音记得放小一点,蛮有感觉的。   刺绣是中华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男女皆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