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三十四章 苦命鸳鸯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50 2021-05-24 20:00:00

  老鸨子的话音刚落,下面就是一片叫好声。

  东方温煊偷偷瞥了一眼紧紧抿着唇的苏安祁,眼中划过一抹了然。

  那捏着杯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也惊到了白染,白染顺着那声音望去,也瞧见了苏安祁的异样。

  想到苏安祁曾在醉红楼里有个相好的,白染似乎明白了什么。

  “下面就请我们的紫柒公子为大家献曲一首,之后便是诸位小姐们竞价紫柒公子初夜的时候了。”

  随着老鸨子的话音落下来,紫柒公子早已坐到琴边,纤细的指尖挑起,琴音流泻而出。

  “琴音寄情,这位紫柒公子心里怕是也苦的很呐!”

  东方温煊轻声叹息道,眼神似有若无地落在苏安祁身上。

  瞧着苏安祁的模样儿,似乎是并不知情。

  否则依着苏安祁的性子,断然不会在白染和东方温煊面前失了态。

  “情如风月无常,却是一触即伤。这位紫柒公子眉宇间尽是释然与洒脱,怕是已经被伤过了。”

  白染心想,若不是因为看透了,他又岂会如此淡然?

  苏安祁依旧紧抿着唇不曾开口,东方温煊和白染相视一眼,便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虽说出身红楼,到底还是个干净身子,若是被那等子肥头大耳之人夺去了初夜,却也实在是可怜。”

  据说男子初夜甚是虚弱,若不得怜惜,怕是好多时日都起不来床。

  这楼里的公子本就是靠身子挣钱的,若是真的遇到了那样的客人,也只能自认倒霉,他们无从拒绝。

  再想刚才老鸨子在台上说得那般直接,一句“请小姐怜惜”,便算是对紫柒公子这位头牌的交代了吧!

  “心若有良人,世人皆路人。若不是他心中之人,是谁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吧!”

  白染话音刚落,苏安祁的身子便是一僵。

  她苏家家教森严,断然不会允许嫡长女带回一个红楼公子,苏安祁与紫柒相识于偶然,却也算得上是难求的知己。

  紫柒等了三年都未等来苏安祁的一句喜欢,便是苏安祁偶尔会来,也挡不住紫柒年岁渐长,楼里需要他出门接客来盈利。

  三月前他们最后一见,紫柒笑着与苏安祁谈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个话本子。

  话本子里的女子家境贫寒,与一红楼男子相识于街边,公子给她一饭之恩,她亦许他一世相好。

  最终女子靠着红楼公子的相助而考上榜眼,却在高堂之上应下了皇上的赐婚,成了当朝驸马。

  红楼公子日日守在楼里等她来接,最终却只等来了她已求娶他人的消息,落得个红颜薄命的下场。

  苏安祁当夜喝了很多酒,却是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未说。

  “紫柒再敬小姐最后一杯,自此,愿小姐万事安好,早遇良缘。”

  紫柒公子笑着饮尽杯中之酒,眼泪顺着眼角滑下,落在酒杯之中,却也被他偷偷遮掩了去。

  苏安祁走了,她不是没有看见他眼角的泪,也不是不知他的意思,只是她没有办法许他未来。

  她的身份注定了他们无法在一起。

  紫柒公子是多么聪慧的男子,苏安祁不言语,他便已然明了一切。

  既是今生无缘,那便祝她前程似锦,夫贤女孝。

  再见之时,他定忘尘无怨,谈笑风生不动情。

  自那以后,苏安祁偶尔再来醉红楼便也没再去紫柒公子的房中,只是与东方温煊待在雅间喝喝酒,听听曲儿,强逼着自己忘了他。

  可东方温煊和白染的话句句像把刀子般戳在苏安祁的心头,若她真的能够视而不见,便也算了。

  可偏偏这般看着那人儿坐在高台之上供人欣赏,她会那么痛。

  这琴音曾经只属于她一个人,而今,她却只能躲在暗处偷偷听着。

  如果不是八皇女今日非要拉着她们来看什么花魁,苏安祁怕是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将会错过什么。

  楼上的人还在发着呆,楼下的人却早已叫起了价儿。

  那些个女人个个如饿狼一般,恨不得用眼睛就能将那高台上的紫衣扒去,任由她们作为。

  一个面黄肚大的女人自二楼包间喊道:“五千两……”

  楼下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纷纷摇头,有五千两都够在京中置办一套宅子了,谁会去买一个男子的初夜啊!

  那肥头大耳的女人显然是势在必得,一口价就基本上将人定了下来。

  东方温煊微微叹息,轻轻啜了一口杯中酒水。

  “唉……可怜一朵娇花就要被摧残咯!”

  白染看着盘中的点心,忽然想到了府里的萧羽倾,那孩子平日里最喜欢吃这些。

  再看苏安祁那一脸的为难与遮也遮不住的悲痛,白染便想到了之前她与苏安祁说过的话。

  或许,真的是她错了。

  自己可以不在意萧羽倾庶子的身份将他带回白府,为什么就不能允许苏安祁追寻自己的爱人?

  在感情上,身份当真就变得那么重要吗?

  若是今日这紫柒公子真的被那女人占了去,苏安祁这一生可能心安?

  “一万两!”

  白染的话犹如一记惊雷响彻整个醉红楼,便是一直都未有任何表情的紫柒公子也不由得循着这清冷的声音朝上看去。

  只是纱帘遮挡,底下的人并未看清喊出这一万两女子的真容。

  苏安祁也是惊得张大了嘴巴,她实在是太了解白染的性子了。

  白染绝非是喜好美色之人,再加之白染对萧羽倾的宠爱,她断然不会花费一万两去买一个红楼男子的初夜,尽管这点儿小钱对白府来说并不算什么。

  白染勾唇看向苏安祁,低声道:“我最是见不得苦命鸳鸯,今儿这一万两,便算是妹妹提前送给姐姐的生辰礼了。”

  说着,白染就朝苏安祁举起手中的酒杯,苏安祁颤着手将自己的杯子凑了上去,这才算是明白了白染的用意。

  “阿染,我……”

  苏安祁显得有些紧张,又有些不知所措。

  “一切尽在不言中。”

  白染冲苏安祁挑了挑眉,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儿。

  “阿染都已经送出了这份大礼,温煊自然也不能空着手不是?”

  东方温煊忽然出声,惹得苏安祁慌乱的眼神又朝她看去。

  

一念如尘

大概搜索了一些资料,关于银子的换算。   不同的朝代会不同,比较折中的说法是一两银子等于1000文钱,一两金子等于100两银子。1文钱大致相当于现在的2角钱,一两银子大致相当于现在200元左右。贫苦人家一个月一两左右银子也可以糊口了,古代的消费水平还是比较低的!明朝及以后的典籍里说“一百金”实际就是100两银子。   史载明朝万历年间一两银子可以购买一般质量的大米二石,当时的一石约为94.4公斤,一两银子就可以买188.8公斤大米,就是377.6斤。现在我国一般家庭吃的大米在一斤1.5元至2元之间,以最低价1.5元计算,可以算出明朝一两银子=人民币566.4元。   唐太宗贞观年间物质文明极大丰富,一斗米只卖5文钱,通常一两银子折1000文铜钱(又称一贯),就可以买200斗米,10斗为一石,即是20石,唐代的一石约为59公斤,以今天一般米价1.75元一斤计算,一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4130元的购买力。唐玄宗开元年间通货膨胀,米价涨到10文一斗,也是一两银子=2065元人民币。   这里我们姑且折中一下,一两银子约一千左右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