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四十章 世间尽是可怜人儿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20 2021-05-27 20:00:00

  东方洛虽远在封地,却是也听说了这位少将军的英勇事迹。

  白芷一直是东方洛心中最崇拜的人,只可惜无缘一见。

  今日见到白染,倒是叫东方洛心中微微泛起波澜。

  白染大方地回给东方洛一个微笑,倒是东方洛有些不知所措地别过了头去。

  东方言是安亲王的独子,因为在封地颇为受宠,一向嚣张跋扈惯了。

  初见白染,他便惊为天人。

  这世间竟还有这般好看的女子!

  “还请太女殿下勿怪,安侧君病重,母王心中焦急,这才失了礼数。”

  东方洛朝太女殿下抱抱拳,一脸的愧色。

  “无妨。皇姨且先在府内歇息,母皇明日会为皇姨在宫内举办接风宴,届时再行觐见便是。”

  “有劳太女殿下亲自跑一趟,那东方安便明日再携一家老小入宫给皇上请安。”

  “皇姨客气了。”

  客套了几句,太女殿下便带着东方温煊和白染离去,只余下安亲王一家。

  “别看了,进去吧!”

  东方洛在东方言眼前摆了摆手,唤回了东方言的神志。

  东方言耳尖一红,勾着唇跟在姐姐身后入了王府。

  “母王,这便是您以前的府邸吗?”

  东方言好奇地东张西望着,这里倒是比封地的府邸大上许多,也颇显豪华。

  “以前还是皇女的时候,你皇祖母将这里赐给了我,后来皇上登基,除了平王殿下外,其她各亲王皆去了封地,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我都快要忘记京城是什么样儿了。”

  东方安轻叹一声,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既是母亲与其她皇姨都去了封地,平王殿下为何留了下来呢?”

  东方言好奇地问道,他自小长在封地,对京中的形势倒是并不清楚。

  “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么多作甚?”

  东方安并未回答儿子的话,这朝堂上的权势倾轧,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楚的。

  平王生性软弱,自小便对权势不感兴趣,对皇位没有丝毫威胁,皇上又岂会管她留在哪里呢!

  东方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便蹦蹦跳跳地扯着东方洛的衣袖往后院去了。

  “瞧着这两个孩子倒是十分喜欢京城。”

  安若的声音很柔,虽看不出他的容貌,可紧听着这声音便能感觉到这人儿的柔弱无骨和淡雅如素。

  人们常说百炼钢最是受不得绕指柔,安亲王一生豪爽,却对这位柔的似水的侧君宠爱有加,时时刻刻都将他放在心尖尖儿上。

  东方安握紧了安若的手,看着远去的两个孩子陷入了沉思。

  若是她也能留在京中,她的爱人是不是就不会病成这般而没有好的大夫来医治?她的子女们也能像刚刚那些个孩子那般满身贵气,一脸自信与从容?

  “怎么了?”

  安若轻轻扯了扯东方安的衣袖,柔声问道。

  “啊?没事,我先扶你去歇着,等用过午膳便命人去找太医来给你瞧瞧。”

  东方安回过神来,忙说道。

  “不着急,这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不差这一会儿。”

  说着,安若又开始咳嗽起来。

  东方安心疼地拍了拍安若的后背,这一路颠簸,将他本就没有多少肉的身子折腾得更瘦了。

  “不打紧,不过就是走得急了,呛了气。”

  安若按住东方安的手,冲她安慰道。

  “那我们走慢些。”

  说着,东方安的脚步也跟着慢了下来。

  安若眉眼一弯,却是并未再多言。

  离开安亲王府,太女直接去了宫里复命,东方温煊则是缠着白染跟她去了白府。

  “那位安亲王的侧君身子羸弱,又一路折腾到京城,怕是要病上一场。”

  东方温煊边拈起一块点心扔到嘴里,便自顾嘟囔道。

  她自小与高人在外学习,在医术上颇有心得,这一点白染还是信得过她的。

  “那依殿下看,安亲王的这位侧君可还有救?”

  白染替东方温煊倒了一杯茶递过去,东方温煊立马笑着接过。

  “病不至死,却也够他受的。我虽未瞧见他的真容,但从他的眉眼间来看,这病便是好好养着,也撑不了多少年的。”

  “自古红颜多薄命,安亲王那般看重这位侧君,也不知她能不能受得住。”

  白染跟着感慨一声,然后想到明日的接风宴,才急忙命管家去知会萧羽倾一声。

  “阿染,你还未与那萧九公子成婚,明日便无需带着他出席了。”

  东方温煊是觉得白染事事带着萧羽倾,害得她想与白染说些什么,都得掂量着点,没得惹了白染的那位小祖宗不快。

  有个男人在,实在是不自在。

  “皇上下旨说了要众臣既家眷参宴,倾儿既是我的未婚夫君,自然是要随我一起入宫的。”

  白染也不是没有想过早些将萧羽倾迎娶进门,奈何他还在为生父守孝,若是现在提出成婚,实在是不合时宜。

  如此,也就只能暂时先委屈他无名无分地跟着她了。

  “不是我说你啊,你总是这般让人家小公子没名没分地跟着你,你就从来没有为他的名声着想过吗?”

  东方温煊虽然说话不怎么靠谱,但这句话却是说到了点子上。

  萧羽倾是正经人家的公子,与紫柒不同,白染还未与人家成婚,二人便这般住在一起,定是会惹人诟病。

  白染无奈地勾了勾唇,垂着眸子未曾看东方温煊,可语气里却颇显无奈。

  “可我总不能再让他独自回萧家那个杀人不偿命的后宅啊!”

  刘氏去世那日东方温煊也在,萧家后院里的那些个腌臜事情便是白染不说,东方温煊也明白。

  萧羽倾这样的性子在萧家后院怕是一天也活不下去,在活着和名声之间,白染只能选择前者。

  况且,她总是要娶萧羽倾作为正君的,便是现在有人要说些什么,日后也不过是打了他们自己的脸。

  清者自清,她白染与萧羽倾清清白白,随便旁人如何说,她都问心无愧。

  “唉!萧九公子也是个可怜人儿。”

  东方温煊轻叹一声,倒是她忘记了萧羽倾的处境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