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四十一章 接风宴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5 2021-05-28 00:10:00

  “所以我才要好好护着他啊!”

  白染轻笑一声,抬眸看向外面的天空,四角的院落将蓝色框住,只余下几朵点缀的白云在上头。

  白染若是带着萧羽倾入宫,那众人便会说他二人还未成婚便住在一处,还这般大摇大摆地一起入宫参宴。

  若是白染不带萧羽倾入宫,又会有人说萧九公子失了宠,白少将军独自入宫都不带他。

  所以无论他们怎样做,都会有些嘴碎的人背后议论。

  既然如此,她只管做好自己就是,何必管别人如何说。

  “你倒也是个怜香惜玉的。”

  东方温煊轻笑出声,这一语双关里还带着旁人。

  “自己的夫君当然要自己疼了。”

  白染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好似在说一件十分正经的事情。

  东方温煊大笑一声,然后盯着白染认真道:“阿染,我若是个男儿身,定也会非你不嫁的。”

  白染身子忍不住一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也被她喷了出来,溅了东方温煊一身。

  “你……你……你……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假设一番,你也不至于喷我一身茶水啊!”

  东方温煊跳着逃开,甩着衣摆埋怨道。

  “还请八殿下日后莫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白染受不起。”

  白染毫无形象地抹了把下巴上的茶水,朝东方温煊摆摆手道。

  “哼……不识逗!”

  东方温煊哼哼唧唧地嘟囔了几句,探着身子坐在了离白染最远的椅子上。

  看着自己衣摆上的水渍,东方温煊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这是我今儿才换的新衣,你得赔我一件啊!”

  说着,东方温煊便盯着白染的衣服细细瞧了起来。

  “你这衣裳的绣工瞧着比宫里的绣郎要强上许多,是从哪家绣坊做的?”

  白染垂眸看了一眼袖口的青竹,轻声道:“倾儿做的。”

  东方温煊尴尬地收回目光,然后冲白染翻了个白眼儿。

  “好像就你有未婚夫君似的。”

  酸溜溜地嘀咕了一句,东方温煊便站起身朝外走去。

  “诶?你干嘛去?不留下吃午饭了吗?”

  白染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东方温煊朝她摆了摆手,头也不回。

  “找我的纯儿给我做衣裳去。”

  白染轻笑一声,手指无意识地抚上衣服上的淡雅花纹,嘴角微微扬起。

  自萧羽倾住进白府,白染的衣物倒是都未再从外面买过,全是出自萧羽倾之手。

  有时候白染也会想,若不是时代所限,萧羽倾凭着刺绣的手艺怎么着也得是一代大家吧!

  再想想自己,除了前身留下的尊贵身份和满身本事,白染也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而已。

  若真这么论起来,倒是她配不上萧羽倾了。

  白府的马车停在宫门口,白染刚扶着萧羽倾下了车,便瞧见了不远处正望着他们的萧言禾一家。

  萧言禾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白染却是只朝着她微微颔首便带着萧羽倾先行一步。

  萧羽倾垂着眸子跟在白染身旁,除了下车时瞧了萧家人一眼外,便再也没往那处看。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她终究也是你的母亲不是?”

  这是白染第一次在萧羽倾面前提及萧言禾,倒不是她非得要萧羽倾接受萧言禾,只是她见不得他难受罢了。

  不认自己的母亲,怕是萧羽倾心里比谁都不好过。

  其实,放过萧言禾,也是放过萧羽倾自己。

  萧羽倾紧紧抿着唇,好在有面纱遮挡,否则白染定能瞧出他此时的忿恨与委屈。

  爹爹被萧羽涵害死,母亲却偏袒杀人凶手,这叫萧羽倾如何原谅?

  “你若不想见她也无妨,我们避着些就是。”

  宽大的衣袖遮住了白染握向萧羽倾的手,她只是不想见他难过,只要他高兴,原不原谅萧言禾都没关系。

  她白家也无需靠着萧家来维持生计,自是不介意与萧家的关系如何,她更在意的是萧羽倾的态度。

  “我忘不了爹爹的惨死……”

  萧羽倾的声音很轻,轻得像是在自言自语,可白染还是凭借着过人的耳力听清了他的话。

  “你若不想就这样放过萧羽涵,我即刻就去求皇上为爹爹翻案。”

  白染直视着萧羽倾,认真地说道。

  萧羽倾身子一僵,想到萧家上下数百口还要靠着萧言禾糊口,又想到白家与萧家多年的关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他不想再追究此事,却也不愿就此原谅他们。

  “别想了,善恶到头终有报,就算你母亲未能替爹爹报仇,老天也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作恶的人的。”

  这种事情白染也不好多言,只能依着萧羽倾的意愿。

  “白少将军。”

  白染循着声音望去,面前站着一对年轻的男女,而那位冲她抱拳的正是昨日里她随太女殿下一起接回来的安亲王世女。

  “世女殿下。”

  白染回礼道。

  东方洛身边的东方言目光却是一直盯在白染身旁的萧羽倾身上。

  “倾儿,这位是安亲王家的世女。”

  “见过世女殿下。”

  “不知这位是……”

  因为知道白染是白家独女,所以东方洛很确定她身旁的男子不是白家的人儿。

  但白染年岁又不算大,东方洛倒是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

  “这是白染的未婚夫君。”

  白染大大方方地介绍道,只是她的话一落,倒是叫对面的姐弟二人惊诧不已。

  “你都定亲了?”

  东方言呆呆地问道,难道他才萌出的爱情还未发芽就死了吗?

  “言儿,休得无礼。”

  东方洛对着身边的弟弟轻斥一声,东方言委屈地扁了扁嘴,眸子却是不住地在白染和萧羽倾身上转悠。

  他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心仪的女子,她怎么能够有了未婚夫君了呢?

  四人一路同行,白染并未与东方洛多说什么,倒是东方洛在不住地向白染表达着对白大将军的敬意。

  接风宴与往常的宫宴并无不同,无非就是皇上与安亲王诉一诉旧情。

  与东方温煊所言一样,安亲王的那位侧君并未来参加宫宴,想来正是身体的原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