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四十四章 被采花贼掳走了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30 2021-05-29 13:14:05

  “我……我不知道这些,纯儿只说要给八殿下做衣裳,叫我给他多带些花样子过去,他好细细挑选。”

  萧羽倾小声解释道,纯儿又没说,八殿下喜欢什么,他哪里能知道呢!

  他还未来得及告诉白染自己要出府的事情,也不知她会不会同意。

  此时的萧羽倾倒是忘记了,白染何时又阻止过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白染踱步到桌案边,随手拿起笔在纸上描画起来。

  不一会儿,两张图案便出现在萧羽倾面前。

  “这是银柳,意为无拘无束;这是鸢尾花,代表着自由自在。这两个最是适合八殿下的性子,你拿去给纯儿,她准喜欢。”

  萧羽倾呆呆地看着手中的花儿,他竟不知道白染还有这样的本事。

  “白染姐姐还会画这个?”

  萧羽倾喃喃问道。

  “略懂皮毛而已。”

  白染微微抿唇道,她前世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写写画画的倒是经常做。

  “那白染姐姐给倾儿也画一张可好?”

  这还是住进白府后,萧羽倾第一次向白染提要求,这样的萧羽倾叫白染十分满意。

  自刘氏过世后,她已经有多久不曾见过他眸子里的光了啊!

  “好,倾儿喜欢什么我就为你画什么。”

  白染宠溺一笑,萧羽倾也跟着勾起了唇角。

  爹爹,你可瞧见了吗?倾儿现在过得很好。

  揣着白染画的银柳和鸢尾花出了门,萧羽倾欢欢喜喜地去了苏家。

  只是人总是容易乐极生悲,萧羽倾从苏家出来时,便出事了。

  外头并未起风,可那树枝却摇曳不止。

  马车猛得一晃,然后便停了下来。

  车内的人被晃得差点儿从凳子上栽下去,好在及时扶住了车厢。

  “去问问看,车怎么停了?”

  萧羽倾微微蹙眉,对着六月吩咐道。

  瞧着天色越来越暗,萧羽倾心中也有些急躁。

  因为与苏安纯聊得太过认真,竟一时忘了时辰,这才耽误了。

  六月慌忙起身,手刚碰到车帘,便被一阵劲风打开。

  “啊……”

  六月痛得惊呼一声,等他甩着手回头去看自家公子时,哪里还有半点儿人影儿?

  六月吓得白了一张小脸儿,慌忙爬出车外,却见车妇也已昏倒在车轮旁,不知是死是活。

  “公子……公子……呜呜……”

  六神无主的六月边喊边哭,他明明是和公子在一起的,公子怎么就不见了呢?

  一直等在府里的白染见都这么晚了萧羽倾还未回来,便准备亲自去苏府接人。

  哪知才走到街角处既看到了自家的马车,而车妇正躺在地上,六月则在一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怎么回事?”

  白染从马车上跳下,掀开车帘往里瞅,却并未见萧羽倾的身影。

  “你家公子呢?”

  “呜呜……奴不知道,奴只是一转身的工夫公子就不见了……”

  六月抽抽搭搭地解释着,公子他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他也不活了。

  白染眉间一动,心下虽担忧,面儿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萧羽倾与人无冤无仇,谁会劫走他?

  萧羽涵?

  想到这儿,白染否定了这个想法。

  且不说萧羽涵现在在庄子上,便是他在京城,又哪儿有本事在三月眼皮子底下将人带走还不被发现?

  武功如此高强,莫非是冲着她白染来的?

  可白家在外并无仇家,除了北番。

  “傅真,速速去将八殿下和苏小姐找来。”

  “是。”

  “傅行,拿着白府的令牌去城门口处,要她们严查进出人等,你亲自守在那里,务必不得叫人将萧公子带出城去。”

  “是。”

  见傅真和傅行匆匆离去,白染才对着一众人等吩咐道:“事关倾儿名节,此事不得与外人说。”

  “是。”

  六月一听,哭得更是大声。

  老天为何如此不公?

  公子他自小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许给了白少将军,刘侍夫又去了。

  如今公子的心情才好了些,却又被歹人掳了去,若是公子真有个三长两短,这可怎么办啊?

  白染的目光忽然落在六月发青的手腕上,眼中冷意更甚。

  此人武功不俗,只用劲气便能将人伤成这样,断然不是个简单的。

  “阿染……”

  东方温煊匆匆赶来,见白染一脸的愁思,她也跟着蹙起了眉头。

  路上傅真已经将事情告知于她,见白染如此,怕是也无头绪。

  “殿下,你可听说了,京中最近是否有北番人潜入?”

  白染实在是想不出,除了北番还有谁会胆大到当街掳走她白家的未来主君。

  东方温煊摇了摇头,自上次一战,北番再不敢踏足中原,便是往来经商,也都不敢入京。

  “你先莫急,那人只是掳走了萧九公子,却未伤及他人性命,想来萧九公子暂时也是安全的。”

  东方温煊手中的银针一转,地上躺着的车妇便悠悠转醒,见白染正在跟前,她忙爬起身来跪在地上不住地请罪。

  “小的该死,未能保护好萧公子,还请家主责罚。”

  这车妇乃是白大将军的旧部,因在战场上伤了腹部,此后身子便大不如前。

  为了能让她有口饭吃,白大将军便将人留在府里做了车妇,还为其娶了一个贤惠的夫郎操持家务,所以她一向是对白府忠心耿耿的。

  “此事怨不得你,你且起来吧!”

  白染不愿伤及无辜,那人的本事又岂是一个车妇能够对付得了的?

  “你可有看清是什么人接近过这辆马车?”

  东方温煊瞧着要比白染有经验些,许是幼时常在江湖走动,考虑的事情也与别人不同。

  那车妇摇了摇头,愧疚道:“小的无能,并未瞧见那人长什么模样儿,才闻到一股异香,人便失去了知觉。”

  “异香?”

  东方温煊忽然上前,一把扯过那车妇的衣襟,将鼻子凑了上去。

  “是迷迭香。”

  东方温煊面色一凛,看向白染道,

  “是江湖中人所为,最为善用这迷迭香的是采花贼——香窃玉。”

  因为这采花贼最是喜欢偷香窃玉,所以才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香窃玉,世俗中人对此一无所知,可江湖中人却是对她十分熟悉。

  

一念如尘

银柳,它的花语为:自由、无拘无束,银柳又叫做银芽柳,属于杨柳科。   鸢尾花---自由和光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