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四十五章 我现在反悔了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33 2021-05-29 20:00:00

  只是那香窃玉素来只偷江湖中脾性泼辣的俊美男子,何时也破了规矩敢动朝中之人了?

  “采花贼?殿下的意思是萧九公子他……他被采花贼掳去了?”

  刚刚赶来的苏安祁听到东方温煊的话,惊得一张俊脸煞白无比。

  白染也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依着萧羽倾的性子,若是那采花贼真的要对他做些什么,他定是会以死来保全清白。

  “那殿下可知要如何才能寻到那采花贼吗?”

  无论是现在的白染还是前身,都从未涉足过江湖。

  可如今萧羽倾在那采花贼手上,也由不得她想旁的了。

  “阿染莫急,香窃玉有个规矩,行房前一定会沐浴焚香,所以我们还有时间。”

  东方温煊说罢,将食指弯曲放至唇边吹响,然后便有四个黑衣女子出现在几人面前。

  “主子。”

  四人齐齐朝东方温煊抱拳道。

  “以师傅的名义向江湖发出追捕令,捉拿采花贼香窃玉。”

  “遵命,只是不知以何由头?”

  东方温煊微微想了想,便道:“告诉师傅,香窃玉拐走了我的男人。”

  “是。”

  黑衣人离去,东方温煊才又对着白染和苏安祁道:“阿染,江湖中的事情交给我,京中就交给你和安祁了。”

  “多谢殿下。”

  白染朝东方温煊感激一笑,只是此时她心有牵挂,那笑倒是比哭还难看几分。

  “你我之间,无需如此。”

  东方温煊说罢,便骑马离去。

  “那采花贼便是轻功再高,带着一个男子也走不了太远,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京中的各个客栈红楼楚馆就交给表姐了,我这便带人去各条街道寻找。”

  “表妹放心,萧公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罢,二人各自离去。

  天已经黑了下来,找起人来就更是麻烦了。

  最令人为难的是这事儿还无法报官,否则有了京中守卫帮忙寻找,就能简单许多。

  但白染心中清楚,这里的男子名节比性命还要重要。

  若是萧羽倾被掳之事一旦公开,便是将人找回来了,他也无法再在京城生活下去。

  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萧羽倾就被一阵香风掳了去。

  等到他清醒过来时,却是被人扔到了一处破庙里。

  “唔……”

  萧羽倾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嘴巴也被堵着。

  身上盖着稻草,想来是为了遮挡住他,以免被人发现。

  萧羽倾先是吓得白了一张小脸儿,然后很快便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身体动不了,脑袋却是能动。

  他四处瞧了瞧,这里并无第二个人,也不知掳他那人将他扔在这里是为了让他活活饿死,还是有什么其它目的。

  萧羽倾甚少与人打交道,除了赵氏父子,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希望他死。

  但依着赵氏父子的心性,既是找人掳走了他,又岂会将他扔在这里就不管了呢?

  还不等萧羽倾想明白,外头便晃进来一个身型瘦弱的黑衣女子。

  那女人笑的一脸猥琐,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子呛鼻子的香气。

  “哟!小美人儿醒了啊?”

  黑衣女人将手里的纸包放在一旁,上前掀开萧羽倾身上府稻草,眯着眼睛打量着他。

  “真不愧是世家里养出来的公子,这细皮嫩肉的,比江湖上那些个泼辣的不知要白嫩多少呢!”

  说着,那只飘着香气的手便朝萧羽倾的脸摸来。

  萧羽倾脑袋一偏,堪堪躲了过去。

  美人儿眼中怒气极胜,黑衣女子瞧了一眼,也不再碰他,反倒是从怀里掏出一张帕子垫上,然后坐了下去。

  “你无需用这种眼神看我,我香窃玉虽好美色,却也都是需要男子自愿的。你若不愿,我自不会逼迫于你。”

  她这句话说罢,萧羽倾心中的担忧才淡了些。

  但一想到白染找不到他时的焦急模样儿,萧羽倾又急得红了眸子。

  香窃玉歪着头看了萧羽倾一眼,一把扯下他嘴里的毛巾,也不怕他喊叫。

  “你是何人?为何要带我来此?我与你无冤无仇,你……”

  萧羽倾脸上虽有慌乱,说话却还算利索。

  从刚刚这女子的话中他也能够听的出来,这人好像不是为财的。

  “小美人儿莫不是脑子坏了?”香窃玉轻笑一声,勾唇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觊觎你的美色,将你带来又有何不可?”

  “不……不可能,我与你根本就没见过,你分明是在胡说。”

  萧羽倾怒瞪着香窃玉,人果真不可貌相,这女人看着一脸和善,却也是个满口谎言的歹人。

  “见没见过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

  香窃玉抬手又要去碰萧羽倾的脸,依旧被他躲过。

  香窃玉也不恼,收回手在鼻尖处嗅了嗅,那猥琐的模样儿差点儿将萧羽倾看吐。

  “你明明才说过,若我不愿,你是不会勉强我的。”

  萧羽倾差点儿被面前这个女人气死,果真是他太容易相信人了。

  “可我现在反悔了,我香窃玉行走江湖多年,还未见过如你这般的美人儿。这些个皇家贵胄果真会享受,便是娶的小夫郎都比我们这些寻常百姓娇媚不少,啧啧啧……这世间哪儿有什么公平可言?”

  “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怎可如此言而无信?”

  “什么信不信的,那都是约束那些个读书人的,我等江湖中人,素来不拘小节,自然也不被那些个迂腐的条条框框所约束。”

  说着,香窃玉便将自己刚刚带回来的那个油纸包打开,一只泛着肉香味的烧鸡出现在萧羽倾面前。

  只是萧羽倾这会儿哪还有心思吃啊,他只想快些回去。

  “我虽读书不多,却也知道,江湖朝堂一向和谐相处,互不干涉。那你又为何要仗着满身的功夫到京中抓人,破坏了这千百年来的规矩?”

  萧羽倾其实并不懂这些,是平日里白染在看一些杂书的时候,他陪着瞧过几眼。

  白染曾告诉过他,有人觉得江湖是桃李春风一杯酒,有人觉得江湖是刀光剑影天下人,但江湖和朝堂却并无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