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四十七章 是她救了我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15 2021-05-30 20:00:00

  当初她为了给弟弟治病,在街上抢了人家的荷包,撞翻了一位青衣小公子的药。

  因为怕被人追上,她便没有回头去替那小公子捡药,这事儿她一直记着,心下愧疚难耐。

  恰好今夜她出来为弟弟找水,听见里头有人说话的声音,凑过来细细瞧了才从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上认出了他。

  要不然,今夜他便要毁在那个采花贼手里了。

  萧羽倾似乎也想起了面前的小乞丐,倒不是他对这小乞丐印象有多深刻,而是他与白染初见那日,便是拜这位小乞丐所赐。

  若说是这小乞丐曾经撞翻过他的药,倒不如说她是白染与他之间的牵线人儿。

  “是你?”

  萧羽倾眸子里闪过惊喜,再也不拒绝小乞丐的靠近。

  “想起来了?那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多谢你,等你送我回去,我定会让白染姐姐好好答谢你的。”

  瞧着这小乞丐的身手也还算利索,若是她愿意,他可以帮她在白府找一份工,这样她就无需在街头乞讨了。

  小乞丐抿着唇没有吱声儿,她上前背起萧羽倾,在弯腰的时候瞅到一旁少了一只腿儿的烧鸡,又费力地将那油纸包塞进了怀里,脸上的神色总算好看了些。

  弟弟好久没有吃到肉了,这只鸡够他好好吃一顿的了。

  萧羽倾本也是个爱洁的孩子,此时趴在小乞丐背上,他竟丝毫不觉得她脏。

  最起码这小乞丐的心是干净的,不像那个采花贼,穿的人模狗样儿,却不干人事儿。

  “你若喜欢吃肉,我可以管你吃个够的。”

  看着小乞丐的动作,萧羽倾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自他住进白府,白染便每个月给他发着月钱,再加上每日里管家送来的那些个金银首饰,萧羽倾现在的小金库倒是满满当当的。

  莫说是养着小乞丐吃肉了,便是给她娶个夫郎也是够了的。

  小乞丐紧绷着下颚,边跑边边四下瞧着,十分警醒。

  只是在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满身泛着香气的黑衣女子正站在那里望着他们,神色复杂。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所谓送佛送到西,她也总不好叫这样娇滴滴的一个小公子独自走夜路吧!

  尽管心中担心弟弟会醒过来,小乞丐还是决定先将萧羽倾送回去。

  “城中白府。”

  萧羽倾心中感激于小乞丐的救命之恩,更感动于她并未将他扔在这里。

  “噔噔蹬蹬……”

  前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萧羽倾慌忙抬头去看,只盼着是京中的守卫或是白家军的人,好找个人能去白府报个信儿。

  只是当萧羽倾的目光落在那月下的一抹白色上时,眼中不由得湿润起来。

  “白染姐姐……”

  小人儿声音里带着哽咽,还有浓浓的委屈。

  白染拉紧手中的缰绳,看着站在墙角处的两个人,忙从马上跃下冲了过去。

  “倾儿。”

  白染从小乞丐身上接过萧羽倾,担忧地看着他。

  她不敢问他好不好,只是能看见他好好地出现在她面前,就够了。

  “白染姐姐,呜呜……”

  见到心仪的女子,萧羽倾才将脑袋靠在她肩头大哭起来。

  这还是继刘氏过世后,萧羽倾哭得最厉害的一次。

  “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白染小心地安抚着怀里的人儿,直到萧羽倾停止哭泣,她才问起他的身子。

  “身子可是不能动了?”

  “嗯,那个采花贼给我下了迷香,除了脑袋以外,别的都动不了……”

  萧羽倾微微撒着娇说道,这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叫他早就忘了何为矜持。

  “不怕,等会儿便叫八殿下给你瞧瞧。”

  “嗯。”

  萧羽倾这才想起自己的恩人,忙着对白染说道,

  “白染姐姐,是她救了倾儿。”

  白染将目光转向那个小乞丐,朦胧的月色下,那小乞丐只有这双眼睛在发亮。

  说不上来哪里熟悉,白染总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她。

  “原来你二人是一起的。”

  小乞丐喃喃开口,她记得这两个人,初见时她便觉得面前的女子容貌不俗,叫人一见难忘。

  “你认识我?”

  只是还不等那小乞丐开口,萧羽倾便忙接下了话儿。

  “白染姐姐,她是倾儿的救命恩人,咱们把她带回府里,以后不要她再以乞讨为生了好不好?”

  萧羽倾自己是个吃过苦的,自是对可怜人多了一份怜悯,更何况面前这人儿还是他的恩人。

  “既是倾儿的意思,那你便先随我回白府吧,我白家断然不会委屈了你。”

  萧羽倾开口了,白染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可那小乞丐却并未像众人想象般直接接受白染的好意。

  “人既是已经送到了,我便回去了。”

  弟弟还在破庙里等她,她实在不放心。

  况且,怀里的烧鸡也已经凉透了,回去她还得想办法生火再烤一烤。

  “天色已晚,你还回那破庙做什么?不如随我们回白府吧!”

  萧羽倾急急说道,哪里有叫他的救命恩人回去睡破庙的道理?

  “不瞒公子,我弟弟还在庙里,我得快些回去找他。”

  小乞丐倒是不担心弟弟的藏身之处会被人发现,那孩子自懂事起便随她在外头讨生活,只要她出门,他都会乖乖地躲在地洞里不出来。

  她只是担心自己出来的太久,那孩子心里会害怕。

  “弟弟?”

  “是。”

  萧羽倾求助般地看向白染,如此,他就更不能放任他们姐弟不管了。

  若是白府不方便收留他们,他可以用自己的私房钱给他们在外头租个小院子。

  萧羽倾虽不如那些个嫡公子们善诗书,却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

  “即使如此,你便于明日巳时一刻来白府寻我吧,届时再说你的去处。”

  怕那小乞丐拒绝,白白糟蹋了萧羽倾的一番心意,白染又跟着说了一句,

  “你孤身带着弟弟,总不好一辈子都做乞丐的,你弟弟他要学习,要生活,你必须得为他的将来负责。”

  说罢,白染就这样盯着那个小乞丐,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