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第四十八章 眼见不一定为实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2029 2021-05-31 00:10:00

  看着小乞丐离去的背影,白染抱着萧羽倾的胳膊又紧了紧。

  “回府。”

  折腾了许久的众人终于被召回府,最欢喜的莫过于六月了。

  因为夜太深了,苏安祁并未再去白府,得了萧羽倾已经平安回家的消息,她便直接回苏府去了。

  而东方温煊则是匆匆赶了回来,送去的追捕令却并未收回。

  看着自家公子瘫软无力的身子,六月又大哭一场,水漫白府。

  最后还是东方温煊出现,给萧羽倾喂下一颗黑色的药丸,萧羽倾能动之后,六月才止住了哭声。

  “你去端些燕窝来。”

  白染对着一旁红着眼睛抱着萧羽倾的胳膊不撒手的六月吩咐道。

  六月一听,忙站起身跑了出去。

  他都忘记了,公子到现在还没用饭呢!

  看着六月离去的背影,萧羽倾无奈地摇了摇头,眼中却尽是宠溺。

  “这孩子自幼与我相依为命,想来是吓坏了,白染姐姐莫要怪他。”

  怕白染怪六月不懂规矩,萧羽倾忙解释道。

  “他对你忠心耿耿,我感激他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他?”

  白染心疼得揉了揉萧羽倾发白的脸蛋儿,他失踪的这几个时辰真的是吓坏她了。

  还好他没事。

  只要人没事,其他的都好说。

  所以无论那小乞丐想要什么,白府都会满足她的。

  萧羽倾第一次大着胆子扑进了白染怀中,就这样紧紧抱着她,一直不曾撒手。

  “倾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白染姐姐了呢!”

  “不会的,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白染双手揽过萧羽倾的肩头,轻轻拍着安慰道。

  “那个采花贼她反复无常,一会儿说不会碰我,一会儿又说……说她反悔了,还问了许多关于你的问题,我好怕她会发疯……”

  萧羽倾趴在白染怀中,细细地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讲给了她听。

  “听八殿下说,这采花贼家境不错,不像是个缺钱的,可她又为何偏偏要抓走你?江湖和朝廷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她哪里来的胆子来京城作乱?”

  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明定是有什么人在幕后指使。

  不论这人是谁,敢掳走她白染的人,那便是要与她白家作对了。

  “我没问……”

  萧羽倾鼓着小嘴儿内疚道,他当时只顾得想让那采花贼放他离去,哪儿还顾得上问她是谁派来的啊?

  况且,就算是他问了,她也绝不会说,除非他死。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人既是做了一次这样的事情,便不会轻易收手,以后总有机会抓住她的。但你以后就不要再单独出门了,若是实在想去哪里,便与我说,我陪你去。”

  “嗯。”

  然后萧羽倾又与白染说起了那个小乞丐的事情,白染这才想起那个偷了人家荷包的家伙。

  原来是她?

  只是那孩子手脚不算干净,这样的人如何能进入白府。

  见白染眉头紧锁,萧羽倾不由得问道:“怎么了?可是那小乞丐有什么问题?”

  萧羽倾十分感激小乞丐的救命之恩,白染不想让她失望。

  若是那孩子品行的确有问题,将她打发到外头无人的庄子上去就是了。

  给他们姐弟二人几亩地养着他们,对于白府来说这也不算什么。

  “没事,既是倾儿的恩人,我们自是要好好感谢人家的。”

  一直到萧羽倾睡着,白染才离开锦墨居。

  抬头看着黑幽幽的天空,白染心中五味陈杂。

  本以为这里的人心思应该单纯些,却没想到,她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在这里过得都如此艰难。

  果真啊!

  人活着,就没有容易的。

  叹了口气,白染才回了清芷榭。

  第二日巳时刚到,管家便带着两个小乞丐进了书房。

  迎着光看向对面的两个人,一个瘦削的少女满身污垢,牵着一个才不过三四岁的小奶娃娃,小娃娃一双大眼睛澄澈异常,满眼的单纯。

  小乞丐眼中的坚毅倒是与白染初见她时的小偷行径有些不符,而那小奶娃娃却是直直地盯着白染,眼中不见丝毫惧意。

  像是他姐姐与他说过什么,才能让这个自小颠沛流离的孩子放下戒备。

  “还不快见过家主?我家主子是白少将军。”

  老管家对着站在那里的小乞丐提醒道,尽管白大将军已经过世,但因着白染还未正式入朝做官,所以世人还是大都习惯称她为白少将军或白家少主。

  小乞丐脸上的神情微变,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那里的白染。

  “你……不,您就是白少将军?一枪挑掉耶律楚绪脑袋的那个白少将军?”

  小乞丐激动地问道,她虽大字不识几个,却也是知道白家的事迹的。

  若说在百姓心中除了皇上之外,最有威信的便是白家军了,而将门白家,便是他们心中的神。

  “我初见你那日,你为何要偷那女人的荷包?”

  白染微微点头,勾着嘴角看着面前的少女,想等她解释那日的偷荷包事件。

  若不是这小乞丐昨夜扔下幼小的弟弟,冒险救回萧羽倾,白染怕是这辈子都会觉得她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偷儿。

  可经历昨夜之事,再加之那孩子眼中的坚毅和对幼弟的呵护,白染又想给她一个机会,许是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也说不定。

  眼见不一定为实,这个道理白染还是懂的。

  小乞丐偷偷瞧了一眼一旁的弟弟,眸中闪过一丝羞涩和愧疚。

  “小澄那段时日生了病,若是没有银子给他抓药,他会死的。娘和爹去的早,小澄他自小受了许多苦,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病痛而死,所以才……”

  说着,那小乞丐便愧疚地低下头去。

  白染是她心中不可触摸的敬仰,如今在自己尊敬的人面前说这种让她丢尽颜面的事情,她自是觉得羞愧难耐。

  可即便重来一次,她仍旧会为了弟弟做这样的事情。

  小澄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断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

  “可除了那个恶霸,我并未再动过旁人的一文钱。”

  那小乞丐忽然抬起头来说道,她便是偷,也不会偷好人家的钱。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