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权游传

二十一. 小蛇密语

权游传 水白日月 1967 2021-02-25 23:28:55

  “他说……他说……”洛衡双手抱着头蹲下,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低声呜咽起来。那个麻布袋子也摔到地上,露出一只墨绿的蛇头。蛇的双眼紧闭,蛇信子露在外边。

  独孤新权半蹲将洛衡整个抱住。“没事了,不要怕。”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独孤新权抬头,是一个卫兵。周府也有自己的曲部,这不是什么秘密,官府也不管,或者说没有能力去管。

  “发生什么事了?”卫兵问。

  独孤新权看他一脸疑惑,难道没察觉到那恐怖的威压?他回头望着那道士消失的方向,意识到那个道士只是针对他们。

  “没事没事,你知道,女孩子总有那么几天……”独孤新权眼疾手快将麻布袋子收起来,然后微笑着向那卫兵解释。

  “哦,哦,了解,了解。”卫兵挑挑眉,莫名其妙的“嘿嘿”笑两声就离开了。

  笑啥?独孤新权不再管那卫兵,他先安慰洛衡两句,然后不由分说的用公主抱,抱着洛衡回到了昨晚的房间。

  “没事了,那臭道士说啥了?要说了咱洛衡什么坏话,以后我定削他!”独孤新权和洛衡面对面坐着。独孤新权半个身体趴在桌子上,用奇特的视角观察着洛衡。

  洛衡见独孤新权扮鬼脸,终于也破涕为笑了。

  “到底说啥了?”独孤新权将小蛇从麻布袋子中拎出来,原来这家伙只是睡着了,害的他白担心,于是就把它抛到床上去了,不过它居然还没醒。

  “他说,我不该活着。”洛衡把头低下,感觉双手无处安放,一只脚踩着另一只脚,神情有些落寞。

  “他敢这么说?”独孤新权很生气,这个人从椅子上弹起,大手青筋暴起,猛地一拍桌子,发出“啪”的巨响。洛衡被独孤新权的举动吓了一跳。

  “他还说……说……我不会死,但会害周围人遭到厄运……”洛衡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手不停的颤抖。

  “怎么会呢!”独孤新权苦笑一声。察觉到洛衡心理失衡,独孤新权赶忙上前抱住她。独孤新权的胸膛很温暖,逐渐融化洛衡心里的坚冰。

  “人怎么会不死呢,道士都是骗人的,而且我的运气可是遇见你之后才好起来的哦。”独孤新权了解洛衡,怕她心里有负担。

  两人不再说话,只紧紧的相拥,真像一对兄妹。

  “今天走了一天,你先睡会吧,我去给周老爷煎药。”独孤新权又抱着洛衡,将她放在床上,被褥很软,很舒服。

  洛衡没再说话,应该是真的累了,身体累,心也累。

  “我们很快回来,你先好好休息。”独孤新权拎着小蛇出了房门,这家伙还在睡。难不成那老道士使了什么昏睡法术?独孤新权心里想着。

  独孤新权扇了小蛇两下,力道较轻,还是把它没叫醒。

  独孤新权叹了一口气,这蛇运气这么好,碰上了我,一天吃了睡睡了吃就行,跟厄运有啥关系啊?都是道士的屁话。

  等等,它好运,不就是我厄运吗?独孤新权猛地摇摇头,想赶快把这些奇怪的想法清除。

  独孤新权觉得还是先去煎药比较重要,就把小蛇放进了袖口内。经过他的聪明才智,袖口被改装了一下,很容易就能把小蛇放进去又不打扰自己的行动。

  “好黑啊,这是哪?独孤新权?好像还一点臭……”独孤新权刚走一会,袖口中就传来了小蛇的声音。

  “在我袖口里,你快闭嘴!”独孤新权用另一只手捂在袖口上,稍稍用劲了些。不能让声音传开,防止它暴露,二是顺便报复一下关于“臭”这件事。独孤新权想着。

  独孤新权来到大厅,管家正在靠椅上坐着,一手手肘顶着靠椅的扶手,手掌托着脸颊,像是睡着了一样,但实际上只是闭目养神而已。

  “管家?我回来了,千年人参已经拿到了,而且是免费的,给你们省了一大笔钱呢。”独孤新权将手中的盒子抛向空中,又精准的接住。

  “呵呵,你倒确实给老爷省了一大笔钱,但这两年窦大人欠老爷的可远不止这些。”管家起身,接过精致的檀木香盒。

  “周老爷人呢?”

  “老爷在内室休息,要去请他出来吗?”

  “哦,不必了。您先派人把郁乾叫到厨房吧,我们先煎药,然后送到周老爷那里。”独孤新权从口袋掏出那张药单,再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就准备往厨房那边过去了。

  “等等,我有些事情要说一下。”说罢,独孤新权就跑到管家边上耳语了几句。这事情,独孤新权权衡再三,最终决定跟管家说一下,让他早做准备。

  独孤新权来到厨房,正烧着火,郁乾来了。独孤新权感觉他人有点迷糊糊的,难道是白天睡觉睡迷糊了?

  “你来烧火,我去往锅里加药材。”独孤新权拉着郁乾坐在火灶前,自己则是拿着秤来到管家准备好的,已经分装好的药材中称取一定量的药材。一定要精确,误差不能超过百分之一两。

  “你在干什么啊?注意火候啊,你怎么往死里加柴火啊?”独孤新权正称着药材,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越来越大,回头看才发现是郁乾火烧的太旺了。“你那老师怎么教你的?”

  “哦……这样……抱歉,一仔细看你那药方就有点犯困,刚刚一直在睡觉,感觉有点睡迷糊了。”郁乾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认真点啊,药材很珍贵的。你要是太迷糊,就我一个人煎药算了,其实也没什么。”独孤新权有点生气。

  “哦,不,让我一起帮忙吧,就当让我实践实践了。”郁乾语气很急。

  独孤新权摇摇头,然后继续称药。

  这又是为什么呢?这样的话,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独孤新权心里想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