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第五十四章:废物与天才女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能东 3756 2021-03-24 15:01:23

  面对蓝胭脂的大骂,于京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意外。

  记忆中,他和蓝胭脂还是初中同窗,而且是同桌。

  曾经他可是摸过小丫头屁屁,拽过她的秀发,还在其书包里放过蛤蟆、老鼠、毛毛虫……

  可以说,他在蓝胭脂的心里,简直就是无恶不作,坏得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那种“大坏银”。

  即便是后来蓝胭脂去了南京中央大学,可每到寒暑假期,于京依旧会对她纠缠不休,直接上门去纠缠。

  唯一不同的是,长大了的蓝胭脂太过好看可人,所以富家公子于京开始注重起行为方式。

  他不再欺负蓝胭脂了,反而是百般讨好,极尽手段的挑逗。

  比如送蓝胭脂各种漂亮衣服什么的,还是国外产的内衣,更是那种让蓝胭脂看着都羞得抓狂的内衣。

  很显然,富家公子于京看错了蓝胭脂,将她当成了爱慕虚荣的那种女孩子,这无疑是大错特错。

  在蓝胭脂的心里,直接就将于京上升成恶魔,色中恶鬼!

  可……让蓝胭脂更加恨得咬牙的是,她的父亲蓝长明居然还很欢喜,时常话里话外的想要撮合她与于京。

  甚至,蓝长明还用过强迫式的手段。

  就在去年,蓝长明竟然曾将两人关在一个房间半个时辰。

  当然,蓝长明这么做,也不是不疼爱蓝胭脂这个女儿,只是封建思想作祟,加之他与于京的父亲是好友,认为这样是对蓝胭脂好。

  毕竟于京乃是大富之家的少爷,蓝胭脂能嫁给于京,至少可以做个富太太,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

  而且,蓝于两家可谓是门当户对,有什么不好?

  所以蓝长明对于自己的做法,那是决然毅然,半点都不后悔。

  那一次,要不是蓝胭脂有够泼辣和凶残,准备了一把大剪刀……

  说不得,一棵好白菜就被于京这头大狼猪给拱了。

  此外,蓝胭脂最看不起于京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于京太废物了,读书的时候,除了会认些字外,基本上就是个白痴。

  还有,于京在课堂上睡觉,那么大一个人,竟然尿裤子。

  对了,还放响屁!

  这完全就是个盖世奇葩!

  偏偏那时于京家世显赫,无人胆敢当着他的面讥笑和讽刺。

  而于京本人,也是毫无半点羞耻之心,原本该是什么样子,后面还是一点也没变。

  在蓝胭脂这种天才少女的眼里,于京就是废物中的废物,狗屎中精华,那……仍然还是狗屎!

  关于于京的种种,用蓝胭脂话来总结,就是……

  恶棍、奇葩、废物、草包、色中恶魔、死不要脸的臭蛤蟆、癞皮狗!

  而就是这么一个人,还缠上了她,成为了她的恶梦。

  原本于家被人灭门,蓝胭脂得到这个消息时,还高兴了好一阵子呢,没想到现在又遇上了于京这个本该已经死了的恶魔。

  也就意味着,她蓝胭脂的噩梦又回来了。

  这叫蓝胭脂如何不怒?

  扑!

  此刻蓝胭脂骂着骂着,突然就脱下高跟皮鞋,狠狠的往于京脸上砸去,宛如一只暴怒的母狮子。

  这大出了于京所料,当下眼珠一转,一把抓起蓝胭脂的砸过来的高跟皮鞋,转身就跑。

  “啊!于废物,大草包!你还我鞋来,不然本姑娘将你挫骨扬灰,抽筋剥皮,让你死无全尸!”

  蓝胭脂惊叫一声,那双大长腿高一脚低一步的疯狂迈动,追赶着于京,不忘张口恶狠狠的威胁。

  “胭脂!”早已看得瞠目结舌,满脑子浆糊的冯曼娜,突见蓝胭脂追跑出去,总算回过神来,当即也跟着飞奔追上去。

  哪曾想,这时蓝胭脂骤然脱下了另一只鞋子,赤着一双光脚丫,立时将两条长腿迈得飞快,活像是一只小野兔似的。

  跑在前面的于京见此情景,嘴角一扬,也稍稍加快了一些速度。

  仅仅片刻之间,冯曼娜就失去了蓝胭脂和于京两人的踪影。

  五分钟后。

  于京在一个胡同巷子里停下脚步,转身悠哉悠哉的靠在墙上,等着撒丫子狂追而来的蓝胭脂。

  “大……大草包,废物,尿炕精,恶棍,癞皮狗,你……你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

  蓝胭脂气喘吁吁,面颊潮红,咬牙切齿,宛若被抢走了配偶的母狮子一般,恶狠狠的向于京怒吼。

  “你看看你,”于京一脸正经的道,“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不知道穿鞋子,不就是想追求我吗?”

  “我又不会跑。”

  “谁,谁追你了?”蓝胭脂瞋目扼腕,怒咬贝齿,“你个死不要脸的臭蛤蟆,大草包,废物!你……”

  “你什么你,刚才追我追得那么疯狂的人,难道是小狗?”于京抢着道,”有个小丫头片子想男人了,追就追吧,还不承认。”

  “你……你……”蓝胭脂气得小平胸剧烈起伏,杀气腾腾的比划着一个剪刀手势道,“于大草包,你再敢满口胡言,信不信我剪了你!”

  “呃……”于京咽了眼口水,不知为何,当蓝胭脂比划那个剪刀动作之时,他就感觉下身一阵凉飕飕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个画面。

  那是在……

  一个温馨而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里,蓝胭脂手拿一把大剪子,尖叫着往于京两腿间……咔嚓!

  嘶!

  于京打了个激灵,曾经的曾经,蓝胭脂竟然用一把大剪子,将他一只大腿的内测剪了一道口子。

  要不是最后蓝胭脂还保持一丝理智,现在于京恐怕是已成太监了。

  直到这一刻,于京才真正的意识到,蓝胭脂对他的厌恶,绝对不是一般的讨厌那么简单。

  当下不再刺激蓝胭脂,脸色突然一变,惨然一笑,“胭脂,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该死的混蛋,的确,过去是我欺负了你。”

  “可是,现在我已经很惨了,你难道就不能原谅我吗?”

  “现在我爹,还有我大娘、二娘、爷爷、家里的佣人,也都被人用乱枪残忍的杀害。”

  “你可知道,这几个月来,我吃了多少苦吗?”

  “呵呵!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我乞讨过,饿昏过,被人打得险些残废过……”

  “活他妈该!”蓝胭脂一句话插进来,差点没把于京给噎死。

  这让于京整个人不由一懵,难道我说出这些真实的经历时,表情还不够凄惨?

  偷偷的瞥了蓝胭脂一眼,却见她的表情已经没有那么愤怒,但神色间的厌恶,仍然丝毫不减。

  “哎!”于京深深一叹,继续道,“是啊,我是活该,大概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它见我过去总是欺负一个天使般的女孩,所以才那么残忍的惩罚我吧!”

  “可是……我的家人,他们何其无辜啊!”

  说到这里,于京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一世的家人,尤其是那为了让他逃走,不惜与贼人同归于尽的老爷子,更是让他心中一痛。

  悲痛的情绪,不觉间在脸上表露出来。

  此时蓝胭脂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不同的情感流露。

  “算了,不说我了!”于京却是摆了摆手,又道,“这次我来这里,是特意来帮你忙的,可能是老天要给我一次向你赎罪的机会吧!”

  “你,还帮我?”蓝胭脂指了一下于京,又指了指自己,“呵!真是天大的笑话。这么说吧,你只知道本姑娘是天使一般的女孩,可你又怎知,本姑娘还是一个天才少女!”

  “就你,还帮我?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你看你是个啥玩意,一个草包加废物,能帮我什么?”

  “我去!”于京眼球一瞪,心道,蓝胭脂有这么泼辣?

  “说话啊!”蓝胭脂得势不饶人,“你说说,你有什么资格,又何德何能敢说要帮本姑娘?”

  得,于京看出来了,蓝胭脂不仅仅是泼辣,还真如系统所说,傲娇得不行。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对于蓝胭脂这种女人,舔狗根本无用。

  那么……只能强势压制了。

  “我有没有资格,”于京突然面色极是平静的道,“是不有能力帮你,你很快就会知道。”

  “你……你想干嘛?”蓝胭脂见他变脸这么快,心下就没来由感到害怕起来,也意识到自己一个人追到这里来,实在是太过冒失。

  当即目光一转,前后左右的看了看,却是绝望的发现,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死胡同,还很偏僻。

  估计就是再怎么大声的叫喊,也不会有人过来。

  形势非常的不乐观!

  一瞬间,蓝胭脑补出许多凄惨画面。

  画面中,于京是为了报复她,如何任何的撕她的衣服,强行将她按在……反正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嘶!

  蓝胭脂打了个寒颤,回过神来,当即想都不想,就故作母老虎要发威似的,死死的盯着于京,还做出一副张牙舞爪之状。

  看着蓝胭脂搞怪的模样,于京险些没笑喷出来。

  精通微表情心理学的他,如何看不出蓝胭脂是想歪了?

  “你在干嘛呢?”于京强忍笑意,皱眉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也是从南京坐船回来的,而且就与你同坐一条船上。”

  “所以你在轮船上遇到事情,我都清楚。”

  “大概你还不知道吧,你包里的双妹牌胭脂已经被人掉包,掉包的人正是一个日本女特务,也就那个被宋勉等人抓走的那个女人。”

  “而我来找你的目的,就是要帮你解决那胭脂盒……”

  呼!

  不等于京的尾音落下,蓝胭脂已夸张的松了口气,仿佛于京比日本特务还要可怕。

  反而对那什么日本女特务,还有胭脂盒什么的,都不在意。

  不,应该说,她还没来得及仔细想一想其中的厉害关系。

  未了,还拍着小平胸道:“不就是日本特务吗?有宋勉他们那些人去抓就行,本姑娘犯不着担心。”

  “至于胭脂盒,那能有什么打紧的?你真是废物怪事多。”

  心里其实还补了一句,“真是吓死宝宝了,还好这恶魔没有想着要对我不轨!”

  她却不知,自己的话,却让于京找到了一个教训她的机会。

  既然已经决定不再舔狗,于京当然不会客气,冷喝道:“蓝胭脂,蓝大美女,你能警惕一点吗?”

  “一个日本特务掉包了你的胭脂盒,你居然无动于衷,能有点民族耻辱感吗?”

  “唇亡齿寒,这个道理你不懂?还有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你一点也没感觉到?你……你太麻木了!”

  “还说什么犯不着担心,你还是一个华国人吗?”

  “我羞于与你为伍,与你这样一个没有家国情怀的人是同学,我感到无比的耻辱!”

  于京一脸怒其不争,哀其麻木迟钝的样子。

  一番呵斥下来,直让蓝胭脂不自觉的着了他的道,脑海中立即想到了其中厉害,不由大感羞愧。

  殊不知,于京正是知道她内心襟怀洒落,更有居安思危、济国安邦的大志,这才用刚才的一番话将她套了进去。

  换了一般人,于京这番话虽不能完全说是屁话,但也没什么力量可言,不是人人都像蓝胭脂一样,有着强烈的责任心和大志气的。

  待到蓝胭脂反应过来时,就像是见鬼似的看着于京。

  随即便是满脸黑线,怒火瞬间上升到了极点!

  

能东

多谢饕餮韩打赏支持!   多谢月票支持的朋友们,谢谢你们了!   还有推荐票支持的新老朋友,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