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第六十一章:蓝长明的套路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能东 3521 2021-03-28 10:57:36

  于京在老德兴茶馆附近的几条街道转悠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陈佳影的踪迹。

  想了想,觉得陈佳影应该不会再有危险才是,当下便准备去蓝胭脂家里一趟,有些事情他需要尽快向蓝长明了解一下。

  尤其是于家究竟有没有生意上的仇人,这事他必须得问问。

  还有于家被灭门后,什么人得益最大,这也是他急需知道的。

  此外,虽然他不相信山口说的那些话,但关于国术大师陆如海的底细,他还是要准备探一探。

  再者,要想了解上海国术界的事情,若是能从一个国术大师的身上着手,那无疑是要简单多了。

  想到国术界,于京也很郁闷,于家老爷子生前就是国术界的名人,可原主对此居然一无所知。

  可见是多么的废物了。

  事实上,记忆之中,原主本来就是一个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醉生梦死的主。

  最后之所以莫名其妙的死亡,便是一夜宿醉后,大概、可能就是酒精中毒。

  当然,也不排除,是被人下毒暗害。

  只不过后来于京的灵魂穿越而来之时,身体莫名的恢复,也无任何不适之感,这事就不太确定了。

  “或许……也要找个时间查查,真是的……”摇了摇头,于京不再多想,杂乱的思绪暂时被他摒除。

  太多的事情,他都还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眼下还是先去向蓝长明打探些事要紧。

  根据记忆,于京知道蓝胭脂家就住在黄埔路一带,当下打了个车,仅仅七八分钟就到了。

  按响大门上的铃铛,不一会,急骤的脚步声响起,大门一开,却见迎接他的人是蓝胭脂的丫环小红。

  “你……来干嘛?小姐不在家,你还是改、改天再来吧!”

  小姑娘一见大门外的人是于京,立即就颤声说道。

  很显然,这丫头认识于京,还知道于京以往的劣迹。

  而于京一看她的神情,就明白定是自己还活着的事情,在蓝胭脂回来后,蓝家上下怕是已经知道了。

  “小红丫头,门外是谁?快请人进来,怎么如此没礼貌!”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楼房里传来。

  于京能听出,那是蓝长明。

  “哎!来了!老爷,客人是、是于家那个少爷。”小红应了一声,有些害怕的将于京迎进了大门。

  于京无奈一笑,原主留下的劣迹名声,还得让他慢慢的洗清。

  没办法,为了蓝胭脂,他就必须改变蓝家对他的看法。

  至于怎么去改变,此事还需要好好的琢磨才是。

  现在他可不是曾经的那个于家大少爷,在蓝长明眼里,估计他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最多,就是故人之子。

  越是卑躬屈膝,摧眉折腰,估计反而会让蓝长明更加看不起。

  “呦!”

  在见到于京的瞬间,蓝长明先是微微惊讶,转而面露喜色,快步走出几步,两手抓起于京的肩头,红着眼睛道:“好!活着就好!”

  “刚才听胭脂那丫头说你还活着,你蓝叔叔我这颗心激动得……既是不相信,又希望她的话是真的。”

  “此时见到贤侄果然完好无损,叔叔都仿佛都年轻了几岁。”

  “老天有眼啊,尚维兄弟没有断后,这是天大之喜!”

  满血激动的说完,蓝长明不忘吩咐佣人准备晚饭,这才亲切的拉起于京的手,一同走向客厅中。

  自始至终,于京都是处于一种呆愣状态。

  他实在没想到,蓝长明会如此的亲切和热情。

  两人坐下后,蓝长明亲手为他倒了一杯茶,忙又关心不迭的问了一句:“这大半年多以来,贤侄独自在外面过得可……可是还好?”

  “我很好!活着,就是比什么都好!”于京回道。

  眼中异色微微闪动。

  “不错,说得好!”蓝长明很是赞同的道,“能够活下来,那就比什么都好,孩子,以后你就当叔叔这里是自己家就成。”

  “要是你还喜欢胭脂那丫头,就尽管去追求,不过叔叔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强迫胭脂了,这事还得看你的本事。”

  “你应该知道,胭脂那丫头极有主见,叔叔担心强迫她,反而还会适得其反,这点你要理解叔叔。”

  “当然了,你要是追求胭脂,也得用正当手段才行!”

  这最后一句话,语气说得有些重,表情也很是严肃。

  得,听了半天,于京总算是明白过来,这老头是担心他前来求婚不成,从而对蓝胭脂使用不正当的手段,所以先打一剂预防针来了。

  在蓝长明看来,没有他的支持和强迫,于京要想正正当当的将蓝胭脂追求到手,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所以他才说出,要是于京还喜欢蓝胭脂,就尽管去追的话。

  甚至还让于京将蓝家当成自己家,这意识很明显,就是不介意养于京一个闲人。

  分明是放心得很。

  一剂预防针,不过是要堵住于京求婚的嘴,让于京不生恨意。

  总而言之,蓝长明大概是念及老兄弟于尚维的情义,他完全可以养于京一个闲人,但绝不能多出一个只会白吃白喝的上门女婿。

  绝对不能!

  “那个……”于京轻接话道,“蓝叔叔,我不是来求婚的,这次主要是来向叔叔问一些事情。”

  “咳!”蓝长明不自然的轻咳一声,他没想到于京会看穿他的心思和担忧,又如此直白的揭穿了他。

  “那……咳!贤侄,”蓝长明故作生气的道,“叔叔又不是怕你求婚,只是希望你们自……自由恋爱。”

  “对,就是自由恋爱!”

  老头也挺可爱的,说完还兴奋的拍了一下手,似乎对“自由恋爱”这个词欢喜得不行。

  旋即发现自己这样有些不对,忙转移话题道:“对了,贤侄不是说有事要问吗?你问吧,叔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定让你满意。”

  “蓝叔叔,我是想问……”于京将自己的想要询问的事情说出。

  蓝长明略微迟疑后,终究还是打算如实以告,“其实蓝叔叔知道的也不多,但既然你问了,那就和你说说我知道的吧!”

  “据我所知,与你父亲在生意上时有摩擦的人,无非就是万新商行的张居凌,以及永安公司的陆文景,具体我也就知道这些。”

  “不过……半年多以前,我意外见到张陆两人与特高课课长青木,齐肩进入过一家咖啡店,他们在里面都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甚至……”

  “甚至我也不知道这事与你们于家被灭是否有关,蓝叔叔就是想要告诉你,陆文景和张居凌,这两人如果真是你的仇人,你要找他们寻仇,就得小小特高课那群狗特务。”

  说到这里,蓝长明脸色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于京。

  “陆文景!”于京没有在意蓝长明的担忧之情,而是沉吟着问道,“蓝叔叔,不知那陆文景与上海国术界大师陆如海可有什么关系?”

  “嗨!”蓝长明想都没想一下,就道,“陆文景就是陆如海的侄子,原本亲如父子的叔侄两,就在前年陆如海的小妾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后,一切都变味了。”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龌龊,你蓝叔叔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现在那陆文景就巴不得陆如海死。”

  “这一点,我倒是非常相信。”

  “为什么?”于京面带好奇的问道,“就算是闹翻了,他们也还是叔侄关系,不至于那么绝情吧?”

  摇头一笑,蓝长明道:“很简单,陆如海不仅是个国术大师,还是一个经商奇才。可以说,陆文景现在拥有的财产,至少有大半是属于陆如海的。”

  “原本这都没什么,因为陆如海以前无子无女,只要他一死,财产就算是归于陆文景的了。”

  “可自从陆如海的小妾为他育下一子后,这就意味着,将来他的财产不再归于陆文景所有。”

  “而那陆文景在大上海商界,可是出了名的贪得无厌,心狠手辣,你想想,他能甘心?”

  “只是可惜,无论他想做什么,却怎么也奈何不得身为国术大师的陆如海,这就让他的心更加阴暗了。”

  “原来如此!”于京恍然道,“都是利益和钱财惹的祸。”

  心下却是想到了更深一层的东西,知道这恐怕是日本人在利用陆文景的贪婪,暗中实施经济入侵计划。

  陆文景只是一条被利用的狗,不足为虑。

  倒是陆文景、张居凌两人与特高课之间的龌龊,是一条极其有用的线索,只要顺着这条线索摸下去,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大收获。

  指不定,还能抓到与竹内小吉有关的一些蛛丝马迹。

  想到这些,于京心下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追查方向。

  当下又问了一些相关的小道消息,直到三十分钟过去,两人的谈话才算结束。

  这时蓝家的佣人叫了一声“老爷饭菜做好了”,随后就见到蓝胭脂打着哈欠,揉着眼睛,在其母亲章晨曦的陪同下,走下了楼来。

  突然。

  蓝胭脂见鬼是看着于京,继而哇哇大叫,“啊啊啊!于大草包,你竟然还敢来我家,看我不……”

  话还没说完,竟是转身就跑上楼去,这让于京和蓝长明夫妇都是愣了一愣,特别是蓝长明两老夫妇,半天都没过神来。

  两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蓝胭脂这么久都不见于京了,怎么一见面,情绪似乎还比以前都要激动呢?

  难道两个人之间的恩怨,还越积越深了?

  正想着,就见蓝胭脂这时又跑下楼来,却是一手拿着一把大剪子,杀气腾腾的冲向于京,“于大草包,给本姑娘死来!”

  “胭脂,不可!”

  “放肆!疯丫头,你在干什么?你看看你,都疯成什么样子了?”

  章晨曦和蓝长明清醒过来,顿时吓得纷纷大声喝止。

  此刻两老夫妇满脸黑线,惊怒交加,脑海中不禁想起了一个令他们至今都还肝颤不已的画面。

  一年前,蓝胭脂也是用同一把大剪子,差点就把于京给废掉。

  当时于京大腿内侧那一道长长的口子,异常刺眼,还流得满地的血液,人也叫得那叫一个凄惨……

  嘶!想想都让人自不自觉的打起了寒颤。

  然而,蓝胭脂根本就没听到蓝长明夫妇的喝止一般,依旧不管不顾的扑向于京。

  于京无语了,当即大喝道:“蓝胭脂,你给我停下,再敢过来一步,明日我就登报,说你强暴我!”

  嘎!

  一瞬间,满大厅皆静得针落可闻,蓝家三口,还有站在旁边的佣人和丫环们,都张长大了嘴巴。

  人,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厚颜无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