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第六十七章:被下套了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能东 3426 2021-03-31 10:54:33

  宫丽听从了于京的建议,独自去买些衣物去了。

  于京则是叫了个黄包车,来到静安区泰兴路,很轻易就找到了上海救国会所驻楼房地址。

  (此时上海并没有沦陷,因此救国会这里还驻扎着国军。)

  毫无意外,于京被拦在了救国会的大门外,当下只得费了一番口舌,让看守士兵打电话通报。

  没过多久,就有人小跑下来,将他接到了万志超的办公室。

  而此时万志超的办公室中,宋勉和他的几个手下都在,就连刚来到上海的潘久阳也提前来了。

  “哎呀!垣策,真的是你啊,昨日接到电文,说你要来我这里,当时我还不信呢!”

  万志超一见于京,表现得很是惊讶和亲切,继而像是一个长辈似的打量着于京,“帅,短短数年不见,没想到垣策就已经是个帅小伙了。”

  “噢不!垣策现在是党国精英,国家之栋梁,啧啧,真不愧是百川兄的外甥男啊!”

  垣策,这显然是陆海垣的表字。

  让于京暗暗惊异的是,听万志超这么一说,陆海垣还真就是徐百川的外甥男。

  徐百川,那可是戴老板手下的八大金刚之一啊,现在恐怕至少也是一个站长级别的人物了吧?

  于京心下不禁一动,这个关系,以后还真得好好利用才是。

  思绪一闪即过,也是笑容灿烂的向万志超道:“万叔叔过奖了,小侄现在可是你的手下,以后还请万叔叔……不,还请站长多多关照!”

  “站长好!陆海垣向您报到。”

  唰!

  于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呵呵!都是自己人,以后在私下里不用这么客气!”万志超满面笑容,人畜无害,心里却是在想,“真是奇怪了,难道徐百川没把我和他的恩怨告诉这小子?”

  “若真是这样那倒也好,以免影响今后在上海的工作。”

  “不过……当年徐百川欺我太盛,如今他外甥落在我手里,怎么着也得利用一下,小小的出一口恶气吧!”

  很少有人知道,万志超和徐百川、郑耀先、赵简之等人,曾经都是蓝衣社同期的成员。

  只不过万志超当时年轻气盛,一次无意间与徐百川发生了些摩擦后,两人便时常暗中较量,但万志超哪里会是徐百川的对手?

  几乎每一次与徐百川较量,万志超都是以失败而告终,被打击得体无完肤,颜面无存。

  可以说,当时万志超在徐百川的面前,完全就抬不起头来。

  所以对于徐百川,乃至与徐百川交好的那群兄弟,万志超可谓是一直记恨在心,从未忘记过。

  只是今非昔比,徐百川与他那群兄弟,早已是戴老板身边的红人,万志超始终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甚至对徐百川的记恨之心,都不敢表露在外。

  此刻见到毫不知情的“陆海垣”,万志超心中便开始活络起来。

  念头飞转间,万志超向众人介简单的绍了一下于京,转而坐回位置,面色严肃的道:“诸位,近日日特太过猖狂,连番捣毁了我们不少秘密情报站不说,更是暗杀了数位党国军官,这是赤裸裸挑衅。”

  “因此我决定,将行处直接改为三队,各队可单独行动,进行一次针对日谍的大反击。”

  “第一队,由宋勉担任队长,人员只有五人,这是地下工作,人多眼杂,不过你可以自由挑选手下。”

  目光突然严厉的看向宋勉,“半月之内,我要看到成果。”

  “是,站长!”宋勉起身一礼,然后又坐了下去。

  “第二队,”万志朝将目光转向潘久阳,“由潘久阳担任队长,同样可以自行挑选手下成员五人。”

  “你的任务与宋勉一样,都是针对日谍的行动,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半月内,我只看结果!”

  唰!

  “是!站长放心,久阳定不负站长所望!”潘久阳整个人斗志昂扬,军礼敬得慷锵有力。

  “很好!”万志超笑着向潘久阳点了点头后,继续道,“第三队由陆海垣担任队长,不过……海垣从小就备受我党国王牌特工徐百川熏陶,自己也是军统中走出来的精英。”

  “论资历、身手、作战能力,都是万中挑一,故此,我要将大任压在海垣身上,海垣,你可愿意为……”

  “不可!”不等万志超说完,潘久阳已起身反对道,“老……站长,陆海垣就是个关系户,根本当不得……”

  “放肆!”万志怒色断喝,“我要用什么人,自己心里没数?还要你潘久阳来教我?”

  “不敢!”潘久阳低头坐下,眼中的阴冷之色一闪而逝。

  “海垣,你可愿意为党国担当大任?”万志超重面露笑容,一脸期待的看向于京。

  却不急着说出要于京做什么。

  “站长,为党国效力,海垣愿鞠躬尽瘁,只是不知……”于京话还没说完,万志超已摆了摆手。

  “果然不愧是百川兄的外甥男,很好!”万志超欣慰的道,“你的任务就是:监视军需处处长冯子雄,此人已经叛国,我需要你在十天之内,查清楚他与日谍传递情报的方式。”

  “对了,关于冯子雄叛国之事,你无需怀疑,虽然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但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冯子雄确实已经叛国了。”

  “你若是心存顾虑,待会大可去查一查我们得出结论的细节。”

  “其次,查清楚冯子雄与日谍传递情报的方式后,我再给你五天的时间,一举将冯子雄与其叛国党羽的名单搞到手,如何,有信心和胆量完成这个任务?”

  “站长,我有……”于京此刻感到非常疑惑,总觉得万志超是在给他下套,正要说自己有个疑问,没想到万志超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

  “好,有信心就好!”万志超断章取义,拍手高兴的道,“海垣,半月之后,我相信你定能完成任务,届时我亲自为你上报表功!”

  于京眼睛顿时就笑了,他已经确定,万志超这是要下套搞他,只可惜,万志超并不知道,他对冯子雄的一切,基本已经了解透彻。

  当下面不改色的道:“多谢站长如此看中海垣,并委以重任!”

  “只是……站长,属下这次难道是孤军作战?”

  “当然不是。”万志超道,“你也可以自由挑选五个队员嘛,只不过行动处的人桀骜难驯,我担心海垣你怕是难以驾驭啊!”

  这话明显前后矛盾。

  之前还说于京是军统中的精英,才华万中挑一,现在又说于京驾驭不了行动处的人,这是下完了套,已经不用担心于京反悔了。

  此时原本正满脸阴沉,暗暗记恨于京的潘久阳也是一阵愕然,随即反应过来,嘴角便不着痕迹的一翘。

  而宋勉为人正直,却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楞头青,自然知道不能乱说话。

  “咳!”万志超似乎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想了想,又道:“我这里倒有个建议,不知海垣愿不愿意采纳?”

  “站长请说。”于京淡淡的道,也懒得和万志超继续演戏了。

  万志超对他表情变化视若未见,依旧是一脸笑容:“就在昨日,我亲自考验了一个女大学生,此女叫蓝胭脂,十九岁,聪慧异常。”

  “其记忆力、洞察力、分析能力、反应力之强,俱是百里挑一。”

  “最关键的是,她居然还懂得藏拙,简直就是个天生的特工料子。”

  闻言,于京不由面现一丝古怪之色,因为万志超居然没有提到蓝胭脂的恐怖听力,这引起了他的兴趣。

  于是问道:“站长说她还知道藏拙,不知道她是怎么藏拙的?”

  “呵呵!”万志超道,“我已经准备让她加入救国会,并且由你带她参加行动,同时对她严加训练,自然要将有关她的一切告诉你。”

  “就在昨日,我让宋勉将八十七片玫瑰花瓣抛在空中,考验了一下她的眼力和记忆力,她居然答对了。”

  “待我们又加到一百片花瓣时,她犹豫了一下,故意说出了一个错误的答案。”

  “最后我用手段吓唬了她一下,她才不甘的说出来。”

  “怎么样,如此特工人才,还能入你法眼?”

  “这个……当然能!”于京故作迟疑的道,“可是……蓝胭脂现在就是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参加行动?”

  心下其实早已乐开了花。

  因为他知道,蓝胭脂的听力还没有被万志超发现不说,就连蓝胭脂的记忆力和眼力真正的极限,万志超也都没搞清楚。

  据他所知,如果用花瓣考验蓝胭脂的话,其眼力和记忆力极限,应该是在两百到五百片花瓣之间。

  也就是说,万志超还是被蓝胭脂戏耍了!

  同时于京也才明白,蓝胭脂之所以被放弃,那是因为她表现出来的天赋,还不足以打动万志超。

  在万志超的眼里,蓝胭脂是个特工人才不假,但绝对不是一个能成为高级特工的料。

  他万志超要的人,只有那种能够成为高级特工的奇才。

  蓝胭脂,还不足以让他去花心思训练。

  于京想到此间种种,心下不禁大乐,但心下他又有些疑惑,不明白蓝胭脂为什么又走回到了原轨。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蓝胭脂会想到藏拙,必然是与他提前警告过有关。

  “是弱女子不假。”

  万志超接着于京的话道,“但蓝胭脂的天赋毋庸置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带好她,并将她训练成为一个合格的特工。“

  “再说了,任务中你是主导,而你又是党国精英中的精英,我对你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

  这是捧杀!

  于京意识到,陆海垣在某些地方上,肯定是脑残,否则万志超不会将他当傻子似的捧这么高。

  最大的可能就是,陆海垣本性必然是好大喜功,还时常被人吹捧,故而完全认不清自己。

  这哪里只是一个不合格的特工,分明就是有些傻缺的雏!

  还有,于京想到了他与郑耀先见面时的情景,终于明白,郑耀先果然已知道他是冒牌货了。

  只是不知郑耀先具体知道了多少,又为何要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让自己成为了他的下线呢?

  于京陷入沉思,半晌后,心中已有了一些猜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