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第八十五章:冯子雄的后手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能东 3411 2021-04-13 09:36:44

  就在冯家传出枪声之时,宋勉和潘久阳在一家旅馆中也听到了。

  “呵呵!”潘久阳抽着一支爱国牌的雪茄烟,智珠在握的道,“果然不出所料,日本人与冯子雄翻脸了。”

  “等到他们两败俱伤时,老宋,我们再冲进冯府,一举……”

  “你就这么确定,冯子雄当真有胆与特高课拼杀起来?”宋勉打断了潘久阳得意的话声。

  “老宋啊。”潘久阳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仔细研究过冯子雄的档案,还大费周章的调查了有关他的一些事迹,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呵!我发现冯子雄简直就是一个狠人,别看他叛国,做了日本人的走狗,实际上为了利益,他曾暗杀过多位日本商人和经济间谍。”

  “你说,这种人一旦发现自己没有了退路,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不得不说,潘久阳在某些方面,是真的很可怕。

  他要对付一个人时,总会将对方的爱好、性格、缺点、习惯等等,全部查清楚,再谋而后动。

  相比起动武,他许多时候更喜欢动脑子。

  可惜,一旦到了女人方面的事情,这货多半就会失去理智。

  说白了,就是很容易色令智昏!

  “好吧!你厉害,那我们就等等再行动,希望你是对的。”宋勉没办法反驳潘久阳,只得听从了。

  最关键的是,万志超曾让他尽可能听取潘久阳的意见。

  ……

  嘭!

  冯家大厅中,来人从身后提出一具被扭断了脖子的尸体,重重的丢在地上,说道:“是我!”

  只见他一声黑衣,身型高瘦,正是于京此前见过的神秘高手。

  “这……忍者?”冯子雄看着地上的尸体,眼球急剧收缩。

  旋即就是一脚将身侧的茶几踢倒在地,咆哮道:“特高课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冯子雄抛弃一切,为他们做了那么多事,什么也没得到不说,到头来竟然要杀我?”

  “冯……处长。”黑衣人提醒道,“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忍者潜入进来,若是有三五个这种忍者,恐怕现在其他的士兵已经被暗……”

  “影子!”冯子雄摆手道,“我只是想不通,不甘心啊!影……不,汉光,我还是叫你汉光吧,你也和小时候一样,叫我冯伯父就好!”

  “汉光,如今日本人翻脸不认人,伯父此生是赌输了。他们即便不杀我,只要把伯父的那些旧账翻出来,国党也不会放过我的。”

  “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汉光,我希望你马上带走曼娜,请你好好照顾她,我和你伯母……”

  说到这里,冯子雄赤红着眼睛,突然拉住身旁已然流下泪水的冯太太道:“今日就让我们夫妻一同下地狱吧!啊茗,你怕吗?”

  冯太太摇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年轻的时候你就和我说过这话,现如今你冯子雄遭难,我杜茗香自当生死相随!”

  “呵!”冯子雄淡然一笑,“比翼鸟,连理枝?就怕我们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下了地狱,承受万般酷刑之后,就会被打下畜生道啊!”

  “都一起生活大半辈子,”冯太太也笑着道,“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这些年该享的福也享够了,茗香死而无憾,下地狱也不惧!”

  “至于畜生道……呵!当了畜生后,脑子也简单,估计就是整天浑浑噩噩的,啥也不知道吧。”

  言语间,与冯子雄一样,都充满了一种黑色幽默的意味。

  临到绝望时刻,这夫妻二人,似乎已不在呼表露自己的丑恶罪行。

  二楼的楼道上,冯曼娜早已哭成泪人,没有人知道,其实在枪声响起之时,她已经从房间里出来,并听到了许多,明白了一切。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父母竟是可耻的大汉奸。

  此刻,一种叫耻辱的东西,始终纠缠她的心与灵魂,让她无法呼吸,更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

  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的黑暗,看不到一丝光明。

  “曼娜?”冯太太听到了抽泣的声音,抬头就看到满面泪水,神情极度哀伤,像是丢了灵魂的冯曼娜。

  “曼娜!你……你别多想,我们只是……只是迫不得已……”冯太太瞬间明白,女儿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她想要解释什么,可冯子雄却阻止了。

  只见冯子雄看向影子周汉光,严肃的道:“汉光,带曼娜走,马上带她离开,永远不要回到上海这个充满讽刺与黑色幽默的地方来。”

  “走,赶紧走!”

  “讽刺,黑色幽默?”周汉光,不,确切的说,他是周浩宇,红党特工周浩宇,代号“钨丝”。

  咀嚼着冯子雄的话,再看对方的神情,周浩宇明白,冯子雄依旧是死不悔改,仍然不觉得自己有错。

  冯子雄只是不甘,觉得这不过是成王败寇。

  在冯子雄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将耻辱、尊严、良心,以及别人的生命,当做成功前的踏脚石。

  他扭曲的认为,这样的成功,也可以将一条狗改写成人。

  “那你们……”周浩宇迟疑的看向冯子雄夫妇。

  “走,赶紧带曼娜走,不要管我们,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冯子雄大声喝道。

  周浩宇无奈,他真正想说的是,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以交给他,可瞥了一眼楼上瘫软在地,已经变得失魂落魄的冯曼娜后,便又硬生生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心下意识到,只要有冯曼娜在,冯子雄所有的秘密,就还有机会挖掘出来,现在要是暴露了身份,极有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相信,冯子雄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想必有些事情早就向冯曼娜交代过了。

  “好!你们……伯父伯母,你们保重!”说着,周浩宇小跑上楼,直接将冯曼娜打晕,抱着冯曼娜就飞快的下楼,很快消失在门外。

  同样是在二楼。

  一个拐角处。

  早就躲藏在那里的蓝胭脂,在看到冯曼娜被周浩宇带走时,正要不顾一切冲出去,却被一只大手从身后捂住了嘴巴,并将她拉了回去。

  “是我!”一道熟悉的声音,细不可闻的在蓝胭脂的耳边道。

  是于京的声音。

  一瞬间,蓝胭脂只觉一股酥麻之感,从耳垂迅速传到全身,让她脚下一软,险些站不稳。

  还好于京扶住了她。

  这时,只听楼下大厅的冯太太幽幽的道:“子雄,刚才的那位影子,与照片上没有半点相识之处,你能确定他是本尊?”

  “呵呵!”冯子雄无所谓一笑,缓缓道,“原本我是不太确定的,但刚才他离开时的眼神告诉我,他绝对不是真正的影子,可那又如何?”

  顿了一顿,又道:“我只要知道他不是日本人就好,至于是军统还是地下党,都不重要了,这对于曼娜来说,无疑就是唯一的活路!”

  “对了!中午我让你告诉曼娜的事,你都说清楚了吧?”

  “放心!”冯太太点头道,“该交代的都交代了,那个秘密只有曼娜知道,无论是军统还是红党,只要得到了秘密,曼娜就能证明自己。”

  “很好!”冯子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目光转瞬变得阴冷,“自特高课来到家里后,我就感觉事情不对。”

  “所以……”

  “呵!这几年锻炼出来的经验和养成的习惯,没想到结果是用来与人同归于尽,真是天大的讽刺!”

  “也罢!不过就是一死而……”

  话未说完,就见……

  唰!唰!唰!唰!

  四个日本忍者无声无息的窜进大厅,而后又见青木,不,是田中信二,一步步的从房门处走了进来。

  “冯子雄!”田中信二怒火滔天,毒蛇似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冯子雄,仿佛要将冯子雄生吞活吃了。

  “咦!”冯子雄注意到田中信二的左手包扎着纱布,玩味的道,“青木课长这是玩刀玩走火了?”

  “该死的支那猪!”田中信二怒目圆睁,突然失去了耐性,猛地一挥右手,“拿下冯子雄的女人,将她的肉一块一块的给我割下来,再喂给冯子雄吞下去!”

  唰!

  一个忍者闪身而至,粗暴的一把抓住冯太太的后颈,将她高高提起来,眼看就要狠狠的咋砸在地上。

  “等等!”冯子雄大喝一声,目光看向田中信二,“青木,给我夫妇二人一个痛快,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不仅仅是我手中的间谍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这个交易,你做是不做?”

  “停!”田中信二赶紧喝止那忍者的动作,然后转向冯子雄道,“那你还在等什么?”

  “三息之内,若是还没有将我要的东西交出来,你这位风韵依旧的太太将会死的很凄惨,我说到做到。”

  “我交给你。”冯子雄不甘的怒喝,“不过请你放了我太太,因为东西放在楼上的保险柜里,我只能打开保险柜,但保险柜里还有一个箱子,只有我太太才能打开。”

  “作为特高课的课长,这种双重防护措施,你不陌生吧?”

  “带路!”田中信二冰冷的大喝,同时示意那忍者放了冯太太。

  冯子雄满脸憋屈,拉着脸色苍白的冯太太便走上楼去。

  田中信二与四个忍者自然紧紧跟随。

  不一会,一行人来到了冯子雄的书房中。

  “嘎嘎嘎!”看着冯子雄夫妇憋屈的走向保险柜,田中信二突然发出了变态般的恐怖笑声。

  令人听得头皮发麻。

  这一刻,田中信二又一次觉得,以前青木武重那般放纵和重视冯子雄,简直是愚蠢之极。

  如他这样,简单粗暴,直接控制冯子雄,来得多痛快!

  可是……

  “呵呵!哈哈……”

  只见冯子雄拉着冯太太的手,另一只手则拿起一个打火机,先是轻声一笑,接着则是“哈哈”狂笑!

  “不好!快走,那是炸弹!”田中信二眼球圆睁,愤怒已极的暴喝一句,便带头飞身撞破窗户而出。

  轰隆!

  几乎就在田中和四个忍者先后跃出窗户的瞬间,一声惊天爆炸从书房中骤然响起,顷刻间将整座楼房炸得倒塌大半。

  

能东

多谢青丘9527打赏支持!   感谢饕餮韩、旭俞等书友月票支持!   感谢枫之书友、血龙腾、aaaxxx等书友推荐票支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