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游戏剧情加载中

第一百章 校园传说49

游戏剧情加载中 e二胖 2046 2021-04-12 18:52:13

  “周周。”

  孟君茹抱住白周周,两个悲伤到极致的女孩子在互相拥抱,舔舐着伤口。

  在这场游戏中,太过幼稚的自己没能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她们曾经牵手走过马路,却大意弄丢了一个小朋友。

  “尹梦不希望看到你们这么难过的。”

  严兴亚作为尹梦的男朋友,心里的悲痛不少,他不能表现出来,让这两个悲伤的女孩承受更多。

  白周周小心翼翼的放下尹梦的身体,她像是发了疯一样红着眼珠,恨意就这么明晃晃挂在脸上。

  那妖树最后一击用尽了力量,此刻正苟延残喘在那里,白周周的恨意是它不能承受的。

  成了精害人无数的东西还算有点神志,试图悄悄转移。它的本体已经被雷劈成了干柴,只剩下一块不算粗的枝干挂在岸边,最后一点魂魄就依附在上面。

  女孩转身就看到那块如蛆虫般扭动着的木块,她甩出一张符纸只见那黄符一瞬间贴在木块上,竟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

  木块上人脸浮现出怨恨,它试图调动最后一点怨气去攻击,却被踱步而来的白周周吓得浑身不敢动。

  白周周手里握着匕首,一手拿着符纸。恨意疯狂翻涌的眼睛里,只看得见那一块木头。

  匕首狠狠插进树干,惨叫声连连刺痛孟君茹和严兴亚的耳朵,可是他们的恨意却不减半分。

  那把匕首通体变成碧绿色,那妖树越发慌乱,这把匕首竟然在吸收它的力量和魂魄!

  它本是柳树成精,只要存了一点枝干和魂魄找个地方即可休养好,可现在这把匕首把它一切的算盘就打空!

  妖树的本能竟然有一丝后悔,为什么要去招惹这群人,自己偷偷摸摸溜走报仇不晚!

  白周周用一纸符咒将妖树的最后一点神志封存在树干中,挥舞着匕首在树干上划下一道道刻痕。

  “啊!!”

  “啊!!!好疼!你杀了我!”

  妖树想要挣脱出这疯女人的手心,可它不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出那一块破木头。刀刃刻在身上扒皮抽筋般的疼痛,最可怕的是匕首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它的魂魄。

  痛苦的折磨中人面浮现在枯槁的树皮上呼喊尖叫,那一声比一声痛苦的尖叫让天地都为了变色。

  很快妖树连叫的力量都没有,它感觉自己快要魂飞魄散,临死之前它轻飘飘看了一眼白周周身后。

  那高挑的身影,挺拔的站在那里。怨恨在它心里横生膨胀到顶峰!它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抱着同归于尽心态的妖树还没等着有什么动作,就被孟君茹一道符纸彻底打了个魂飞魄散。

  “啊!!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妖树祭出反派遗言,被折磨的彻底消散。

  白周周手中的木块,赫然已经成为了一块木雕。

  刻的正是尹梦的模样,第一眼看过去腼腆害羞的笑意栩栩如生,孟君茹捂住嘴眼泪流了下来。

  乌黑席卷而来,盖住了刚刚想要出头的日光,那一抹光线消失的瞬间瓢泼大雨浇灌下来。

  白周周昂起头,满脸的雨水洗刷掉泪珠和泪痕,一地的鲜血也在雨水的冲刷中渐渐露出地表原本的颜色。

  她踉跄着几乎摔倒几次,拒绝搀扶就这么匍匐到尹梦的身体旁边,将那个女孩抱在怀里给她遮蔽风雨。

  雨声中酝酿着无声的悲痛堵塞在胸腔,几乎要将人窒息。

  白周周恍惚看到尹梦朝着她挥手,穿着她的白色裙子踮起脚尖,双手伸出掌心向上接过纷飞的花瓣,她开心的笑着回头和白周周对视。

  白周周想要扯住一个微笑来安慰她,怎么也笑不出来的脸上神色僵硬诡异,尹梦却不在意的笑着走向阳光下。

  等到大雨停歇才出门劳作的农民,惊奇的发现河中央那颗老树被雷劈成了两半。

  漂浮在河上一具具的尸体,是他们失踪亲人的尸体。那些亲人或是在外地了无音讯,或是出门某一天没了人影,存在心里的一点侥幸就这么被打破。

  河岸边的哭声响起,悲天跄地的人们慌乱成一片,没有人发现昨晚有几个女孩来到这里,又匆匆离开。

  回到租住的屋子的白周周神情颓唐的坐在床上,受伤严重的严兴亚和孟君茹去了医院,他们一再要求白周周跟着他们前去,白周周都拒绝了。

  她独自坐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感受痛不欲生的悲伤刺痛她的骨髓。

  门被敲响了好几次,白周周根本听不到。直到那一双嫩嫩的小手推开门,怯生生的小脸探出门后。

  她两手提着送饭的小篮子,慢慢的不做声的走到白周周眼前,她看着冷漠神情的白周周,黑乎乎的灵动眼珠转动。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能感受到,这个大姐姐现在那么难过,好难过好难过,难过到她都想哭了。

  那双沾着泥巴和灰的小手伸到面前,白周周恍惚抬头看着小女孩严肃的脸色,她稚嫩的脸上满是天真却意外懂事的伸手摸着白周周的头发。

  温暖的小手一下一下安抚着,那紧攥的指头缓缓松开,一张糖纸就这么出现在眼前。

  阳光透过糖纸泄出五彩斑斓的光,折射进白周周的眼底。

  白周周拿起那张糖纸,女孩故作严肃的小脸上这才露出微笑。

  “好乖,你是个好孩子。”

  白周周艰难的开口,沙哑的声音难听又格外刺耳。

  她苦笑着,接过小女孩递过来的碗筷。

  那是一碗紫菜蛋花汤,味道很咸,是白周周喝过最咸的紫菜蛋花汤。

  白周周送走女孩,就准备回屋收拾一下,这个地方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哎,你是我小妹的同学是吗?”

  声音从背后传来,白周周回头正是那一次在荷花家门口看见的妇人。

  那妇人憔悴的脸上带着期许。

  “你能跟我说一下关于荷花的事情嘛,我是她二姐。”

  “活着的人,再悲痛都要活下去。死去的人,再追忆也回不来了。”

  白周周喃喃自语,二姐听得却只是苦笑。

  “小妹啊,她一直是我们的骄傲啊。想必你也一样,是家里人挂在嘴边的好孩子。”

e二胖

为了方便更新,从今天开始每章两千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