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皆存

1784 2.25 晴

皆存 air笑 1070 2021-03-29 00:51:25

  金色的小木箱上雕刻着一轮熠熠生辉的太阳,小箱子是一个密闭的容器,它没有开锁的地方,是个完全密封的长方体。

  我将小木箱放在桌上,对于它我没有任何办法,古学者不在万不得已之时,是不会破坏古时代文物的,我值得再次拿起昨日的那沓手稿,希望从中获取些有用的消息,我在其中勾画了几点:“秽语”、“苏醒时的沉睡”以及“安静后的破碎”。

  这三点是我所疑惑的,我开始翻阅第三部分,那是我读的最浅的一部分手稿,内容主要是关于死者生前的一些事。

  他叫科威特,生前是一名古学者①(但却是巫术方面的,也许我该称呼他为术士),术士在手稿中写道他第一次的拜访,那是新欢节②过完后的第一天,他所在的检察局挖掘出了一个棕色的木箱,他负责做木箱的年代检测以及信息解读,前期的解读十分顺利,他很快就鉴定出这是属于公元前纪年的古老物品,那是属于当时的巫师所使用的契约工具,他在这里附加了一段话,

  “那是混乱的,我没想到会如此糟糕,从打开它的那一刻起,它就缠绕着我……”

  这像是在警告,我开始懊恼我昨天粗略的阅读,险些浪费掉如此有价值的信息,他继续写道(一下部分皆为原文):

  “我看到了,浓郁而又鲜红的迷雾包裹着一切,不堪秽语冲击着我的耳膜,无序……混乱……,终于,我亲眼目睹了那尊巨型生物,它充斥着邪恶与腐朽,但那是所有已知神又达不到的神迹!我从梦中很快惊醒,但在那之后,我几乎每日都会看到红色的迷雾,也许是在正午,也许是在日暮。

  这使我的神经极度混乱,我不得不去询问我的好友安休,他是名智医师,我像他描述了我的情况,‘不可思议!’安休几乎跳起来惊呼道,‘若它真是……它又怎会给予如此混乱的启示?’

  ’这正是我所疑惑的。‘

  安休思索片刻后,他劝我将盒子归还给检察局,这我不能同意,我几乎要破译完它的所有秘密了,它的尊名,神迹……我拒绝了安休的好意,但三日后,我就明白了我是多么愚蠢!”

  术士在此之后又简单的记述了几个类似的梦境,其中的一个对那尊神记载的异常清楚:

  “他抛却了世俗的神体,唯有意识是永恒,臃肿的身体如巨龙一般裹紧层层龙鳞,如黑夜深邃的四眸可以洞察万物……那九只如巨柱般的腿踏碎一切……我聆听到了它的秽语中的启示,那拼凑起来只是一句简单的‘我将苏醒!’”

  在此,我得到了大量的信息,我将它们一一整理好,另外,我给H.李尔送去了那尊的外形描述,希望他可以还原出那尊的形体模样。

  我继续向下阅读,科威特在此写道:

  “它以梦给予我启示,但我无法找到其相应的教派,在这个众神混乱的纪元,它仅仅是苏醒时的沉睡……就像深底巨龙米迦丘③一样,它会带来毁灭。

  也许现在一切宁静,但诸神也难以避免黄昏,这仅是我的推测……那尊……我不知如何称呼它,我仅记得迷雾里那怪异的图案,‘S’也许是它尊名的缩写。

  这日,突然噩耗传来,安休竟死于家中,警方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死去,他们向我描述地板上只有血迹,唯一留有证据的是安休还未写完的日记,我恐慌极了,我向伟大的洞察一切虚妄真实祷告并做了占卜,占卜结果使我心如死灰,安休是非自然的死亡。

  这说明一切都是有人干预的,但现场未留有任何痕迹,神像我指明了方向‘混乱不堪的主……它会毁灭一切不信仰它的异教徒,凡是接触……’我庆幸神给予我的启示,也许是那尊……不可言,我只能不断的祈祷,因为目前所接触过它的人,只有我和安休!”

  安休死了,那就意味着最后的线索断了,我烦躁的望向天空,夜是沉寂般的静,只有月光透过纱窗洒在地板上,那这不可言的那尊到底为何物?我不敢质疑它的存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注:①古学者:区别于历史学家,古学者是研究众神起源的一类人,他们只与历史方面的神系挂钩,通常有巫师,古画师及学者。

  ②新欢节:庆祝伟大的生命之母——万物生长之基所举行的节日盛典,在这日,幸运儿将会收到生命之母的启示,并且会被母系教会视为上宾。

  ③深底巨龙米迦丘:沉睡与零碎深渊内,它处于深渊的最底层,光明希望的统治者曾被它所击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