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五章 诡异的诅咒5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24 2021-02-26 00:00:00

  “安静,我明白各位的心情,不过现在还是交给我们警方处理。”说话间警察已经走到白君唯面前。

  “白小姐,你所说的绑架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是谁绑架了你,两点五十到三点十分你在哪?”

  一连几个问题抛出,白君唯不慌不忙的说道:“几点不知道,不过最后一次的时间是两点四十五。

  当时我在房间被人迷晕,醒了之后就在后备箱,用手机照明逃跑的时候瞥了一眼。”

  “白小姐,根据你的叙述是被人绑架,那么对方怎么可能留下手机这么重要的工具?”警察再次询问。

  “为什么留下手机这应该问绑架我的人,南都大道应该有监控拍到我,不过到底发生什么事?”

  警察立刻让人去调监控,证实她的言词是否属实。

  “我们在三点十分接到报警,白墨丰被将军石像一剑刺穿胸口,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是白家佣人。”

  “白墨丰的车呢?”

  “车就停在将军冢外。”

  “那就好办了,检查他的车,相信我身上的脏污与白墨丰后备箱的相同,后面的事问过霍大少就清楚。”

  “队长,我去联系。”

  “嗯。”被叫做队长的人冲着一旁道:“小张,过来提取白小姐身上的物质与死者的后备箱做对比。”

  “好的。”小张已经拿着东西过来提取她身上的痕迹。

  白老爷子已经气的脸色铁青:“真是家门不幸,这个畜生居然做出这种事,难怪将军要清理门户!”

  秦茹染满脸泪痕,眼神中还带着恨意:“你的意思是墨丰绑架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简直污蔑!

  爷爷,您千万别被她骗了,墨丰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他向来最疼白君唯,根本不可能!”

  白君唯耸耸肩,抬手打了个哈欠扶着老爷子坐到一边,自己也跟着掏出手机坐下。

  “查过之后不就清楚了,说起来我还是受害者,该问为什么的是我才对。”白君唯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认为是我们计划好要绑架你?这么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够了!我知道你们这么做的原因,除了小唯,你们谁都没有资格继承白家产业。”

  “爸——”

  “爸。”

  这话简直击碎所有人的心,除了坐在白老爷子身边玩手机的白君唯,连点反应都没有。

  白老爷子离她最近,对她的反应更是满意,反观这群七嘴八舌劝阻的人,简直差的太多。

  “爸,就算继承也该是我,怎么都轮不到小唯。”白父眼中似有失望,大概是对白老爷子的任性感到失望。

  “话不能这么说,我打理家业多年,对白家业务熟门熟路,姑父不能仗着自己年龄大,就理所当然独占产业。”

  “说够了没?还嫌不够丢人?”白老爷子忍无可忍的开口,因为怒气,胸口不断起伏。

  白君唯这时突然开口:“你们为了独吞家产,所以设计除掉白墨丰,姓白的只能留一个,我说的对吗?”

  她的问话太突然,其中白淑挽、白父、白木鹰神色慌乱,剩下几人不明显,却也不能排除。

  然而白君唯观察之后继续低头玩手机,反应过来的几人,见白老爷子朝他们看来,下意识躲避他的视线。

  白老爷子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失望,其他几人终于消停下来,各怀心思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队长见这群人总算安静下来,他这才把目光放到秦茹染身上:“秦夫人刚刚的话请您详细说明。”

  秦茹染抽抽噎噎道:“昨天墨丰突然收到白木鹰的短信,让他去客厅,说有话要对他说。

  大概过去十分钟左右,我突然听到玻璃破碎声,于是跑出去查看,发现他们居然在打架。”

  “当时有没有特别的事发生?”队长继续追问。

  “特别的事?”秦茹染仔细回想,突然“啊”的一声道:“我想起来了,白木鹰走之前说要杀了墨丰,莫非……”

  白木鹰顿时大声辩驳:“当时我只是气话,二哥他也经常对我这么说,你、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对他的不信任和怀疑,白木鹰立刻指着白淑挽道:“她也说过要杀了二哥!”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又对准白淑挽,她惊慌失措站起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嫂子还说过要杀二哥的话。”

  “我们只是夫妻吵架而已,再说他是我丈夫,我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丈夫?!

  何况墨丰昨天中午从姑父书房出来神色就不对,整个人心事重重,问他也只是摇头沉默。”

  队长立刻询问缘由,恢复镇定自若的白父严肃的说道:“墨丰一直负责合同,当时我们就是在商量这件事。”

  说着白父让人去拿合同,上面的日期正是昨天,也有人能证明合同确实是当天拟定。

  调查还在继续,白君唯收集了不少资料,所有人的故事几乎都是发生在三月十号。

  根据她网上查到的信息,上一任家主就是在三月十一号这天诅咒死亡,难不成还有什么特殊意义?

  询问过后,大家再次来到案发现场,尸体已经被送去尸检,血迹与痕迹都被封锁。

  队长轻咳一声,把所有人的视线引向他边才道:“根据调查,白君唯,白小姐的嫌疑可以完全排除。

  通过道路监控,清楚的拍下白小姐从后备箱逃出,在加上霍大少的证词,白小姐完全没有作案时间。”

  秦茹染红着眼眶质问道:“那你说到底谁才是犯人?墨丰开车离开难不成就为了偷偷跑回来自杀?

  别开玩笑了,我最了解墨丰,他根本没胆子做这件事,因为他晕血,还在公司里闹出不少笑话。”

  晕血?

  白君唯目光扫到将军石像上,原该插在腰间的剑,此刻剑尖对着斜上方,剑身的血已经凝固。

  趁着众人还在说话的时候,白君唯来到石像前,仔细对比喷溅的血迹。

  发现五米外的墙壁居然沾了一滴血迹,不像是喷射性血迹,反正像是凶手不小心留下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