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二十七章 诡异的诅咒27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27 2021-03-09 00:00:00

  白君唯把位置发给戴丽娜,让她去查住在酒店内所有人员名单信息,具体情况还没来的及说。

  戴丽娜收到她的信息就派人去查,顺便把名单发给白君唯,还问了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君唯只说这是人王最后出现的地点,剩下的并没有多说,如果不是霍斯酒突然出事。

  说不定人王已经落网,只能说她的运气很好,成功逃脱一次,不过在她手上没有下一次。

  想着白君唯合上手机,打了个哈欠,这一晚上蹦下跳的让她体力有些透支。

  困意也在不断的袭来,最终还是没撑过去的趴在霍斯酒旁边睡去。

  霍斯酒醒来就感觉到手臂被人压着,寒光乍现,再看清身边的人时,缓缓收敛。

  “呼呼”的声音传来,以及那时不时竖起的耳朵,尽管有些虚弱,霍斯酒还是抬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

  手上传来的触感软软的,见她没醒,又忍不住揉了几把,也许是力道没控制好,趴着的人动了动。

  不多时,白君唯睁开茫然的眸子愣神,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的说道:“你醒了,我去叫医生。”

  “嗯,谢谢。”

  客气而又疏离,丝毫看不出刚刚那只手在白君唯头上作怪,本人更加没察觉。

  很快医生从外面进来,给他做完全身检查,不由感叹道:“大少是我见过意志力最强的人。”

  按照他的失血程度,怎么也得昏迷个两三天,这还是最少的来算,正常人怎么也得一个星期。

  “我多久可以离开?”他现在可没时间躺在这里耽误时间。

  “大少这样最少需要三个月。”医生给出的保底时间。

  霍斯酒蹙眉,随后闭眼休息,明显没有继续谈话的意思,医生替他重新包扎好之后离开。

  床上原本闭着眼的人突然睁开,转头瞥向正在玩手机的白君唯:“人王的事查的怎么样?”

  “如果没有你的帮忙,事情会很顺利,霍斯酒,其实你是内奸吧?”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知道问题是出在他身上,霍斯酒抿了抿唇道:“抱歉。”

  “没什么。”白君唯见他这样是不打算休息了,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递过去。

  霍斯酒道了声谢,拨通泉峰的电话,对方很快接起,语气还有些焦急。

  “大少,您没事吧?昨晚我接到您的通知,让我去码头,并且要求手机关机,是我的手机又被人监听了?”

  “你现在在哪?”霍斯酒没有提起昨晚的事,听泉峰话中的意思,显然他是被人利用了。

  “昨晚没等到大少,所以今早我去了暗房,本以为您会在这里,没见到您,我只好开机等消息。”

  霍斯酒眉头紧皱,泉峰最好的就是忠心和办事效率,最大的缺点就是脑子看待事情一根筋。

  “所有人立刻离开别墅。”霍斯酒说完便挂断电话,随后扯下手上的针头,起身的同时牵扯到伤口。

  白君唯见此把他按回床上:“你能不能消停点?缺了你是世界转不动了,还是怎么滴?”

  “泉峰他们已经暴露了,说不定身后还跟着尾巴。”万一人王趁此机会接近爷爷,那就……

  “你先听段录音,我还没来得及做对比,听起来对方似乎很在乎你。”白君唯说着放出之前那段录音。

  霍斯酒对这个声音有丝熟悉,只是在他身边的人似乎都没有这样的嗓音,他在脑中不停的过滤。

  “霍爷爷那边我已经联系FBI的人不准任何人靠近霍家,你先休息,我拿这段录音做个比对。”

  白君唯双手插兜,懒洋洋的离开房间,顺便把白老爷子换过来,免得还要跑出去抓人。

  她又不是猫。

  有白老爷子坐镇,霍斯酒果然安静下来,配合着医生的治疗,时不时的用手机回复几个字。

  白君唯刚进屋就被身后的人突然捂住口鼻,她用力挣扎,只是这点力气对身后的人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麻醉药通过呼吸进入体内,没过多久,白君唯便失去知觉,身体软软的向下滑落。

  再次醒来,她的手脚已经被人捆绑,就连嘴都用胶带封住,不远处还放着一枚未开启的定时炸弹。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漆黑的屋内,来人正好逆光而行。

  门关闭的那一刻,屋内再次陷入黑暗,白君唯嘴上的胶带被人狠狠的撕了下来。

  疼痛使她微微皱眉,随后看向那个坐在黑暗中的人道:“大费周章的请我过来,有事?”

  “实不相瞒,你在他身边有些碍眼,所以我需要你在这个世界消失。”女人清冷的嗓音带着一丝蛊惑。

  “我们无冤无仇,你就不怕这么做,寒了他的心?你别忘了,我可是他的未婚妻。”

  “呵~你也说了是未婚妻,并不是真正的夫妻,说不定我除掉你,他会很高兴。”

  “哦?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就赌我死后会成为他的白月光,朱砂痣,而你,在他心底激不起一丝涟漪。”

  砰——

  子弹打在白君唯身后,她非但没有闪躲,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她,似没看到打在身后的子弹。

  紧接着白君唯脸上被她“啪啪”打了两巴掌:“这下霍斯酒还能不能认出你的尸体。”

  说着定时炸弹开关被打开,女人起身离开房间,单手插在腰间,唇角微微勾起。

  “秦、雪、玫,很好。”

  白君唯说完这几个字,便立刻对着不远处的兔子道:“还不过来帮我解开绳子?”

  兔子撇撇嘴,明明是白小姐不让它靠近,而且他要是解开绳子,这算不算作弊?

  “还愣着做什么,你打算跟我同归于尽?”白君唯眼神中丝毫不带担心,可威胁的话语却不敢让兔子耽搁。

  绳子被解开,兔子这才开口问道:“你干嘛要激怒她?你就不怕她一枪打死你?”

  “如果不激怒她,万一她打电话给白家,爷爷他老人家的心脏受得了?我可不想变成杀人凶手。”

  “是啊,白小姐,你杀人从来都不自己动手。”兔子一副我早就看穿你的眼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