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四十八章 王爷退个婚14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03 2021-03-22 00:00:00

  雨露连忙躬身道:“奴婢逾越,请摄政王妃责罚。”

  “备车。”

  “是。”

  白君唯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眸光微闪,这是要去禀报给她的主子了,想着她伸了个懒腰。

  这时,白术从后院走来,手上还拿着扫把,正好看见白君唯抬手打着哈欠,一副慵懒的模样。

  “小人拜见摄政王妃。”他这幅狗腿的样子,很容易取悦那些达官贵人。

  白君唯懒懒的掀了掀眼皮:“你来的正好,给本王妃备车,顺便跟着贴身伺候吧。”

  “是,小人多谢摄政王妃提拔。”白术高兴的跑去准备马车,还不忘拿上他的家伙事儿扫把。

  白君唯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如蝶翼般的睫毛挂着盈盈泪珠,该出场的人全部到齐。

  不管你是谁,划伤老子脸的这笔账都记在你头上!

  很快马车便被白术牵来,白君唯搭着他的手臂坐进马车,白术则是坐到前面驾马。

  马车摇摇晃晃,白术故意放慢马车的速度,尽量不让马车颠簸,一路上倒是非常顺利。

  桃花源依旧盛开满园,更是被这里的主人精心打理,白君唯故意坐在最显然的位置上品茶。

  兔子有气无力的蹲在石桌上:“白小姐,请您三思,您也说了自己就是个弱女子,所以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兔子,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这可是为了任务自我牺牲,你该夸我敬业。”

  “不,谢谢,好歹您入虎穴前给霍斯酒通个气,我也不至于跟着您担惊受怕。”

  “你在怕什么?”

  “怕进小黑屋!”

  “哦~”

  原来游戏还有小黑屋这个设定,白君唯眸底闪着跃跃欲试,很想现在就把它关进去试试。

  兔子:“……”

  完了,一不小心暴露了。

  白君唯暗搓搓的想着,这边突然有个婢女朝她走来,并且规规矩矩的福了福身。

  “白姑娘,小姐对您一见如故,想请您一叙。”

  [叮!支线任务:教训神秘女子。]

  白君唯放下茶杯,支着下颌,薄唇性感勾起:“哦?这么多才子佳人,为何偏偏选我?”

  “小姐的心思,奴婢不敢轻易揣测,请。”婢女做了个请的手势,是料定她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拒绝。

  白君唯也确实如她所愿的站起身,临走前对着身边的白术道:“你在这里等。”

  “是。”

  白君唯顶着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踏入竹木屋,正中间的女子面纱半掩,美目下点了颗美人痣。

  她指尖拨动琴弦,好听的声音透过面纱传出:“白姑娘果然貌美如花,同为女人,实在令奴家自愧不如。”

  能不能说人话?

  给老子科补古文的咬文嚼字呢?

  白君唯笑容不变,随意打量四周,最后视线缓缓落在琴弦上:“真是一把难得的好琴。”

  女子浅笑嫣然,不等她开口,就听白君唯接着道:“被当做杀人工具真是可惜了~”

  筝——

  女子波光潋滟的眸子闪过冷意,清脆动听的声音撩人心弦:“白姑娘真会说笑,奴家怎会有这等本事?”

  白君唯缓步朝她靠近,慵懒性感的嗓音带着磁性道:“美人,如果我是男人说不定会爱上你。”

  伴随着白君唯的话语,她手指已抚上女子的下巴,如同情人般,在上面温柔抚摸。

  女子配合的扬起下颌,眸光似娇似媚,勾人心弦的嗔了她一眼道:“登徒子。”

  白君唯性感的轻笑出声:“可惜美人有毒,一不小心就会被咬伤,你说是不是,花蛇?”

  白君唯的话音未落,女子已经擒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颊轻抚:“奴家实在听不懂白小姐的话。”

  白君唯闻言低低笑出声,她抽出手用帕子轻轻擦拭:“这里的温度是不是有些不正常呢?

  就算是怕热也未免过了些,这只手沾了毒吧?是因为提前涂了毒液,不想毁了琴弦而故意为之。”

  说着白君唯重新坐回竹椅上:“这里已经被你的人包围,所以你不用跟我否认。”

  啪啪啪——

  “摄政王妃果然慧眼如炬,实在让奴家佩服,死前见你一面果然是明智之举。”

  花蛇扭动身姿朝她靠近,肩膀被毒养过的花蛇蓄势待发,白君唯抬手打了个哈欠。

  “你也算是入了奴家的眼,奴家且听听你临终遗愿。”花蛇俯视她这幅无惧死亡的样子。

  白君唯故作苦思冥想,手指微微敲击桌面,好半响才勾唇道:“我想看看什么叫自食其果。”

  花蛇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这番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而她肩膀上的花蛇已经暴躁的扭动身躯。

  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花蛇转头咬住女子的脖颈,紧接着窜出竹木屋。

  花蛇一手捂住脖颈,另一只手连忙伸进袖子里,随后动作一顿,如同毒蛇的目光直至将她锁定。

  白君唯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抬手摇了摇手上的药瓶:“美人,你在找这个吗?”

  “你,什么时候拿到的?”花蛇死死盯着她,余光却看向她手中的药,她居然没察觉到她是何时出手。

  白君唯眼底的笑意逐渐变的冰冷,唇瓣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先算算我们之间的账。”

  “什……”么。

  刚吐出一个字,花蛇就感觉到脸上传来一阵剧痛,她想喊人,喉咙却像是被人掐住,让她无法开口。

  花蛇陡然瞪大眼睛,她做了什么?下毒?难不成她从进来开始就在给她下套?还让她沾沾自喜毫不自知?

  “怎么样?你这场自导自演的戏码,最后自食恶果的感觉是不是很好?这个结局你可还满意?”

  花蛇疼的张大嘴,想要喊人进来,此刻她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让暗处的人等待她的命令。

  早知如此,她就该从白君唯进来的时候下手,身体传来的冷意让她身体渐渐麻木。

  白君唯慢条斯理的手起刀落,不多时一张人皮从她身上剥下来:“打人不打脸,来生好好做人。”

  白小姐,你先做个人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