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六十四章 王爷退个婚30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15 2021-04-07 00:00:00

  白君唯像是没看到大将军难看的脸色接着道:“陛下离开几日,诸位大臣连人都不会叫了?”

  她的语调不急不缓,听上去像是闲聊,无端的升腾起一丝危险,每个字都砸在大臣心口。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大将军,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白君唯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看来大将军在大臣眼中颇有威信,莫不是大将军已经起了谋反的心思?”

  大将军见此不得不踏出一步上前道:“娘娘此言差矣,只是你一没册封,二没凤印。

  微臣不敢揣测圣意,想必大臣也同微臣有一样的看法,故而不知该如何称呼娘娘。”

  白君唯微微挑眉,好看的凤眸扫视下方,随后轻笑的伸出手,雨露立刻将凤印放在她手中。

  “不知大将军说的可是这个?”

  “这……”

  大臣见此,不敢迟疑,纷纷跪在地上大声道:“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诸位大臣哪敢怠慢?虽然他们个子都占了队,可现在一切都还未尘埃落定,结局尚未可知。

  唯有大将军一人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在这样的场合下,他的举动尤为显眼。

  他怎么都没想到霍斯酒已经在私下里将凤印交给她,本想这么说让他知难而退,看来这个方法行不通。

  不过白君唯一介女流,背后也没什么势力,想着大将军昂首站在朝堂下,有恃无恐的说道。

  “一枚凤印并不能说明什么,陛下既没有昭告天下,也没传来口谕,凤印只是放在娘娘这里暂为保管。”

  刚刚赶来的丞相等人与刘青恰好听到这段话,脸色都不太好看,刘青更是从袖子里拿出圣旨。

  “圣旨到——”

  丞相等人率先跪下,其他大臣本就跪在地上,更不敢造次,包括白君唯也跟着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摄政王妃德才兼备,品行兼优,贤良淑德,赐字仁德,特封仁德皇后,钦赐。”

  白君唯嘴角抽了抽,伸手接过圣旨,上面夸赞的内容跟她一点都不沾边,认真的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白君唯站起身,重新坐回龙椅,刘青没有提出异议,大臣也只当是陛下默许她坐上龙椅。

  看着跪在地上的大臣,他的视线转向还站在那里的大将军,艳丽的红唇轻启。

  “怎么,大将军可是不服?”

  大将军双拳紧握,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微臣不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话被他说的没有一点尊敬,反倒像是要吃了她一般,双眼都在喷火。

  “免。”

  “谢皇后娘娘。”

  大臣赶紧起身,分开两侧站定,这下大将军也说不出任何质疑她身份的话。

  见他总算安分下来,白君唯的视线越过他,总算说出突然到访的真正原因。

  “本宫近日听说皇城内突发疾病,搞得百姓人心惶惶,本宫也是寝食难安,不知各位大臣想出什么对策?”

  “这……”

  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大夫都查不出病因,他们又怎么可能有对策?

  “臣有事启奏。”

  “准奏。”

  丞相走到大殿中央,垂头躬身道:“上朝之前,臣刻意绕路查探,恐有瘟疫之嫌。”

  白君唯蹙眉,手指轻敲扶手,半晌接着道:“依丞相所言可属实?有何破解的法子?”

  “这……”

  “丞相可是有难言之隐?无妨,说出来便是,本宫恕你无罪。”

  “是。”丞相不在隐瞒,将所能想到的法子知无不言道:“恐怕只有请鬼医他老人家出山。

  家父有幸受过鬼医之恩,治好天花,然鬼医行踪不定,亦正亦邪,救人杀人仅在一念之间。”

  “既然如此,这件事便交给丞相,尽力而为便可。”

  “臣,遵旨。”

  “退朝——”

  期间大将军连嘴都插不上,盯着白君唯的背影,眼中满是阴鸷。

  “你说她让丞相去请鬼医?”

  此刻的大将军来到将军府偏院,正脸色阴沉说起今早发生的事,听到男人的话,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

  “没错,若是鬼医插手此事,我担心这会是个变数。”

  从皇城突发瘟疫开始,大将军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些事情已经脱离他的掌控。

  “呵。”男人口中发出阵阵低笑:“大将军尽管放心,我们的计划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哦?何以见得?”大将军动作一顿,剑眉微挑的看向他,不知男人哪来的如此自信。

  “很简单,今早收到探子回报,大将军所担心的两个人早就死在石国,现在的皇后是假的。”

  “消息可准确?”

  “当然,大将军一旦登基,许诺我们的事才会实现,在下又为何欺瞒大将军?”

  他说的有理有据,而且条件他们一早就定下,只是突然的喜从天降,难免有些怀疑。

  不过想到今日假皇后去请鬼医的用意,那种不好的预感依旧没有消失,甚至还有种猜测。

  “假皇后派人去请鬼医,会不会是李代桃僵?阁下的探子看到的尸体根本就假的?”

  大将军没注意的时候,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转头间又换上那副如沐春风。

  “大将军如此怀疑也无可厚非,不过你先看看这个。”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

  大将军不明所以,却还是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质地上乘,许久也不明白这枚玉佩能说明什么。

  男人眼中闪过嘲讽,随后拿起这枚玉佩:“这可是皇帝生辰那天,皇后亲自送给他的玉佩。

  这么重要的东西又怎会离身?就算大将军不认识这枚玉佩,也该知晓这枚扳指吧。”

  通透明亮的翡翠扳指出现,大将军不用亲自辨认,仅一眼便认出那是霍斯酒的扳指。

  他心里不好的预感没有消失,却因为这枚戒指的出现,而被他自动忽略。

  至于白君唯的生死,有没有信物,大将军根本不关心,当然,如果她能活着更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