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五章 地下长安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279 2021-08-30 16:56:03

  任何光鲜亮丽的城市,都有着自身阴暗的一面,长安亦不例外。

  这些不见光的地方在民间有许多种叫法——黑街、影巷、地下城寨等等……它们通常被帮派、流民和乞儿所占据,一般民众对此区域都会敬而远之。

  只不过长安城更为特殊一些。

  它的暗面不仅仅是含义上的,更是字面上的。

  “我知道!”李元芳眼睛闪闪发亮,“您说的地方,是位于长安坊群之下的隐秘区域吧!好耶,总算能亲眼见到它的真面目了!”

  “那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嘿嘿,只要是未曾见过的东西,我都想去见识一番。”他双手握拳道,“何况相传那里是永远不会被阳光照入的地方,也是长安罪恶滋生的源头,作为大理寺探员,自然会想要前去一探究竟!大人,我们赶紧出发吧!”

  “先换成便装吧。”狄仁杰轻叹口气,如果不是案情紧迫的话,他并不希望让对方过早的接触那片黑暗区域,“我得提醒你,地上的律法暂时约束不到地下世界,那里有一套单独通行的规则。”

  “什么样的规则?”

  “你马上就会见到。”

  两人完成进入地下的准备后,狄仁杰带着元芳来到西市一处荒废的暗渠,从枯井口下到一条水道中——这里显然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未有水流通过,墙壁上的青苔全变成了一片片龟裂的黄土。水道十分宽敞,足够两人并肩同行,而且内部并没有元芳预想的那般漆黑,甚至走了十来步后,前方竟透来隐隐火光。

  不止如此,墙上还多了许多涂鸦,有些是警告性的文字,有些则是稀奇古怪的图案。其中,李元芳看到了一个略有些眼熟的标志。那是一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独眼乌鸦。

  “黑鸦帮?”

  这个组织曾在长安赫赫有名,特别是十多年前的李朝时期,他们一度控制了城南码头与长安近三成的客栈。直到女皇陛下即位,对城内不法势力展开严厉打击后,黑鸦帮才逐渐销声匿迹。李元芳作为底层出身的长安居民,小时候自然也听说过该帮派的事迹。

  “他们这是转入地下了?我还以为这伙人彻底解散了呢。”

  “说转入并不合适。”狄仁杰不置可否道,“因为他们本就来自于地下——或者说长安城过去明面上叫得出名字的不法组织,或多或少都跟地下有关。”

  “是这样吗……”李元芳若有所思,“难怪陛下想要肃清地下世界。可是杨氏和李氏为何一直没动过手?他们应该也不希望自己的城市里存在不受控制的祸害之源吧?”

  “并非不想,而是做不到罢了。”

  “做不到?”李元芳略有些意外,地下帮派再怎么强大也应该斗不过军队才是。

  狄仁杰却没有回答,与此同时,一扇陈旧的木门出现在水道尽头。从歪歪扭扭的门框架可以看出,它明显不是暗渠原有的构件。门口矗立着两根松油火把,正噼里啪啦的燃烧着,既照亮了大门,也将来访客的身影映照出来。

  门后应该便是传闻中的地下世界了……李元芳咽了口唾沫,期待之余也多了一丝紧张。

  狄仁杰伸手在门上用力拍了拍。

  砰砰的击打声在水道里显得格外响亮。

  不一会儿,门背后便传来了脚步声。只听到哗啦一声轻响,门上的一个小窗被拉开,一双阴冷的眼睛出现在窗子后。

  “报上名来。”

  对方冷冰冰的说道。

  “石猴子的旧友。”

  对方眯眼打量了狄仁杰一番,“是吗?不过此人已不在这儿了。”

  “他去了哪里?”

  “这不关你的事,滚吧。”说完小窗啪的一声被关上了。

  李元芳愣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问道,“狄大人,这个石猴子……莫非是您的眼线?”

  狄仁杰微微点头。

  “嗯哼……这地下长安果然没那么好进。”李元芳丝毫没有吃闭门羹的自觉,反倒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神情,“接下来就该用银子打开突破口,或是等晚上再过来撬锁潜入吧?”

  这也是他混迹底层坊群时所惯用的手段。

  “不必。”狄仁杰继续抬手敲门,就好像没听到守门人的话一般。

  片刻之后,小窗再次被拉开,“怎么,你们是没长耳朵,还是听不懂老子说的话?”

  “石猴子去哪里了?”狄仁杰依旧问道。

  “你是他什么人?”

  “我说了,是旧友。”

  “……”对方沉默片刻,“既然如此,稍等。”

  接着那边响起了一阵开锁的咔咔声。

  “哎,怎么回事?”李元芳讶异道,“这人怎么突然就回心转意了?”

  “注意身后。”狄仁杰却不动声色道。

  原本空无一人的水道中忽然出现了四个身影,谁也知道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此时木门也已缓缓打开,与他们对话的看守者渐渐露出了真身——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壮汉,粗壮的臂膀上纹着片片黑羽,手里拿着一把暗红色的柴刀。

  “你想知道?”对方狞笑一声,“行啊,那就让你们去陪他好了——”

  然而他话未说完,狄仁杰已经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力道之大将他的鼻梁骨生生砸进鼻腔里,剧烈的疼痛让其甚至发不出一声惨叫来!

  “大哥!”

  “龚爷!”

  剩下的几个人又惊又怒,举起手中的刀棍便朝二者扑来。

  “原来得靠拳脚交流吗!”李元芳对这样的发展再熟悉不过,撸起袖子迎向从后方靠拢过来的四人。

  狄仁杰则把注意力放在了从门内冲出的打手身上。

  一盏茶功夫不到,现场便再无一个站着的帮派分子,不是抱着头在地上呻吟,就是直接被打晕过去。

  大理寺卿一把提起满脸是血的光头,“现在可以告诉我,石猴子去了哪里吗?”

  “好汉、好汉……我说,我说!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一马!”后者含糊不清的嚷道,“他、他被关在了虎爷的监牢里!”

  “带我过去。”狄仁杰平静的说道。

  ……

  穿过木门后,狭窄的水道豁然变得开阔了许多。只见一条长长的坡面出现在两人面前,顺着坡面向下是一块平地,四排高耸的石柱撑起了一个接近九尺高的巨大空间。两侧的砖墙上能看到一个个漆黑的拱门,乍看上去居然有几分宫中庭院的风貌。

  毫无疑问,这里曾是一座蓄水池,用来沉淀落叶和淤泥,所谓的拱门不过是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水道。在暗渠荒废之后,它被改造成了一个地下居所,池子中央搭满了帐篷与茅草屋,一根根燃烧的火把将此地映照得如同白昼。各式各样的人影穿梭其中,叫卖声、喧闹声和争吵声络绎不绝,其热闹程度竟不比地上的商坊差上多少。

  “哇,这就是地下长安么!”李元芳好奇的左顾右盼道,“简直跟个小型集市一样。他们买的难道都是走私货?”

  “小爷您说笑了,走私我们可玩不起,这里最多也就销销赃物,或是卖些便宜的粮食、布料罢了。”被称为龚爷的大汉赔笑道,“要是被帮里的大人物知道我们染指私货,那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对了,不知二位是黑鸦帮哪位头领门下的高人?关于石猴子……不,石爷这件事情,还希望二位能明示一番。”

  “先等我见到人再说。”狄仁杰不动声色道。

  “是、是吗……”有那么一瞬间,光头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但很快又恢复了唯唯诺诺的模样,“您要找的人,就在前面那栋房子里。”

  他自以为这细小的神情变化无人能发觉,殊不知被大理寺卿和李元芳看了个一清二楚。

  龚光头口中的房屋就坐落在一片屋棚中央——它一共两层,以周边四根立柱为依托,从水池底部一直搭建到顶端,活像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其外立面像是由各种各样的破旧材料拼接而成,其中还有好几处从废坊上拆下来的墙板与门窗。

  屋外站着四五个黑鸦帮成员,看到光头大汉的惨状,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讶色。狄仁杰也没理会他们,押着龚光头便进了屋。

  一层是一个还算宽阔的大堂,其摆设明显有仿照地上府衙的痕迹,当头是一张高脚案桌,墙上还挂着“生死有命”的牌匾。

  一名独眼男子正坐在案桌后方的太师椅上抽着烟枪,见到龚光头的瞬间他猛地站起,盯着狄仁杰与李元芳道,“龚胜,你这熊样是怎么回事!他们又是谁?”

  毫无疑问,这名独眼男子便是看门者的倚仗,也是此处的地头蛇了。

  对方喝问的同时,李元芳已经从腰包里摸出一串鞭炮,悄无声息地挂在了壮汉腰带上。

  “虎爷,这两个家伙是石猴子那边的人,我不小心被他们给阴了!”龚光头突然拔腿逃离两人身边,眼中不复之前的怯懦,“他们想要带走石猴子,绝不能让这伙人离开生死堂!”

  “什么?就两人也敢来救驾?”对方露出狰狞之意,“好胆!弟兄们,都抄起家伙过来——”

  也就在这时,鞭炮突然炸响。

  壮汉身后顿时绽放出了团团火花与青烟,噼啪的巨响让帮派成员乱作一团,有去帮光头的,也有想要执行虎爷指令的。而更多的人则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干的不错。”狄仁杰微微扬起嘴角,“接下来一人一半,全部放倒便行。”

  “好嘞!”李元芳乐呵呵的应道。

  ……

  房子地下还有一层暗室,既是仓库,也是监牢。

  拖着一脸面如死灰的龚光头打开牢门,狄仁杰见到了被扣吊在墙上、打得遍体鳞伤的石猴子。

  见到来者竟是大理寺卿,他稍稍愣了愣,随后露出狂喜之色,“大人——不,我是说您怎么来了?”

  “这里不是应该由你负责看管么?怎么突然就换人了?”狄仁杰上前割断绳索。

  获得自由的石猴子第一件事便是走到光头大汉面前,猛地挥上两拳,将对方打翻在地,随后又恨恨的吐了口唾沫,“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被帮派里的人捅了一刀。对了,王虎呢,已经被二位制服了吗?”

  “在楼上躺着呢。”李元芳耸耸肩。对方看似人多势众,但只是样子吓人罢了,见独眼男一倒,其余人立刻选择了倒戈,还说自己其实是石猴子的人,只是暂时被迫为独眼男效力而已。

  “那就好,他居然敢在背地里合谋这家伙害我,还杀了我几个兄弟,我一定要——”说到这里石猴子忽然顿住,大概是意识到狄仁杰的身份,他干笑两声,“我会把他们关在牢里,好好管教一番的。”

  最后四个字,他几乎说得咬牙切齿。

  “所以这片地方依旧归你控制?”狄仁杰问。

  “当然!您放心……这样的低级错误,我绝对不犯第二次!”石猴子连忙保证道,“我猜上面那些人也没有死心塌地为王虎卖命吧?王虎一倒,他们自然会重新听命于我。”

  “呵……”龚光头吐出口血道,“只要你还干把手下卖给血坞帮的脏活,这种事就绝不会只有一次——”

  石猴子猛地一脚揣在他的头上,将他踢晕过去,“你可以闭嘴了。”

  听到这里,李元芳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黑鸦帮掌控着这片区域,石猴子正是蛇头。但因为内部利益纠纷,下面的人合伙反叛,将其关入牢中,试图取而代之。之所以没有立刻除掉他,主要是想问出他平时都将钱财藏了在什么地方,大概是意识到一旦说出去自己必死无疑,石猴子硬是咬紧牙关,任由对方拷打折磨都未开口。

  他们唯一没有料到的是,此人还是大理寺收买的眼线,更没预想到狄仁杰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那句“哪位头领门下的高人”就是龚光头对两人身份的试探——确定他们只跟石猴子有关,而非帮派中人后,这些人心中便已经起了杀心。

  “难道黑鸦帮对这种行径不闻不问,任由你们互相倾轧吗?”李元芳咋舌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地下每天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石猴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只要「码头」仍在帮派掌控之中,按时上缴资金,并维持交易通道顺畅,那帮大人物才不会计较谁来管理码头。”

  听着他自然而然的说出这段话时,李元芳突然意识到,此人恐怕也是通过相同的手段才上位的。

  “那么狄大人……您来此有何贵干?”石猴子舔了舔嘴唇,讨好的望向大理寺卿。

  “我要去地下,另外还想找你打听一个问题。”

  “您说,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会如实相告。”

  狄仁杰将蓝烃引擎走私一事简略道出,“我需要知道,地下商行中谁最有可能做成这笔生意。”

  “私售海都机关物么……”石猴子低头想了想,“实不相瞒,带动力源的机关货物在地下也是稀缺资源,基本被各帮头领所控制,很少有商会把这玩意卖给个人,也没几个普通人能买得起。不过……我倒是听过一家店铺特立独行,很少遵循商会规则,店铺老板又是一个海都人,说不定您能在哪里问到些情况。”

  海都人?狄仁杰心中一凝,“这店特殊在哪?”

  “那可多了,来地下长安的海都人通常聚集在四柱周围,此人却偏偏找了个远离同乡的地方,在九柱开了家机关店铺。而且他的货物主要也不是供给帮派头领或各柱坊主,听说只要给钱,他谁都卖。”石猴子嗤笑着摇摇头,似乎在说个有趣的故事一般,“这种坏规矩的做法,海都商会肯定会施以惩治,但是几次出手都没能弄垮他,倒是让他在九柱有了少许名气。要我说,这人也是有点能耐的,至少是个狠角色。往往是这种视规则如无物者,最容易触犯忌讳。”

  四柱、九柱……那是什么?李元芳听得一脸茫然。

  狄仁杰却若有所思,“这家店叫什么名字?”

  “百器堂。”石猴子回道。

  大理寺卿点点头,“我知道了。送我们去下面吧。”

  “请跟我来。”

  “诶,等等……我们现在不已经在地下了吗?”李元芳不解道,“难道暗渠里还有比这更热闹的地方?”

  “小爷是第一次来?准确的说,这儿只是地下长安的入口码头罢了。”石猴子带着两人穿过大堂,来到二楼尽头的偏房。此时李元芳才注意到屋内别有洞天,偌大的屋子居然连通着一二层,下方是一个黑黝黝的深井,而井口上方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石笼。所谓的生死堂,更像是特意为了包裹这口深井而建立的。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次我就不陪狄大人同去了——上面还有许多琐事需要我来收尾。回来时我会吩咐好手下,您大可自由出入此地。”

  狄仁杰也不再多言,径直走进石笼。

  尽管满心疑惑,但李元芳还是小步跟了进去。

  石猴子见状扳下墙边的一个机关,笼子震颤两下,缓缓朝着井底滑去。火光很快被黑暗吞没,石笼里顿时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狄、狄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李元芳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并不畏惧敌人,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黑暗环境,他只觉得全身上下都不自在。周围隆隆的摩擦声,颇为憋闷的空气,以及狭小局促的井道,无不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去真正的地下。”狄仁杰平静的说道。

  就在他话音落地的瞬间,刺耳的摩擦声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近在迟尺的井壁也骤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极为开阔的领域。

  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赫然呈现于李元芳眼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