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章 染血之夜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231 2021-08-30 17:10:46

  对方搬出女皇的名号后,狄仁杰明白事情应该到此中止了。

  将地下清扫一空后,长安想必也能迎来全新的面貌。

  “那驱逐出地下的人,会去哪里?”

  “谁知道呢?反正不会在长安城里。”

  「穿着官袍的人,又有几个是为民办事的?」

  「若不是这些官吏,大家也不必到地下来讨生活了!」

  ……不知为何,狄仁杰脑海里浮现出这几句话来。

  “苏内史,这做法恐怕需要商榷……”

  “狄仁杰!”宰相的声音陡然提高起来。

  狄仁杰只沉默了片刻,便站起身来,郑重拱手道,“大人,一码事归一码事,虞衡司没有拿到切实证据的情况下,应尽早开放营地,让人们能回到自己的住所。如果这是地上世界发生的事情,别说上千人了,就算只有十来人,也会闹得朝廷沸沸扬扬吧!”

  “地下和地上之人怎可混为一谈?”

  “在下看来,二者并无实质区别,那些人也应该是长安城的居民。至于陛下治理地下的决心,在下也相当赞同,可是打击犯罪不意味着要忽略那些无辜者。请苏内史试想,这阶段的政策被写入史书的话,您作为主导者,名字必然会挂在首位。一边是让长安郊外平添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惹得大家怨声载道;一边是让长安民众窥见地下世界的一角,且给予成千上万人自我救赎的机会,苏内史真希望自己是前一种吗?”

  这话说得苏卿良有些发愣,“你这话说得有些严重了吧?”

  “百姓看不到那么深远的东西,这些人居于地下还好,一旦被驱逐出来,他们的凄惨境遇就会暴露在民众面前,进而把问题归结到主持此事的宰相身上。”狄仁杰一口气说道,“而民众的反应,亦会影响到史官下笔的态度。所谓「风评」便是如此,一旦发生偏向,想要再挽回来就千难万难了。所以还请苏内史代为转告,整顿地下秩序的政策或许可以徐徐图之,不必急于一时。”

  苏内史发现自己心中泛起了一丝波动。

  他不得不承认狄仁杰说得有道理。

  哪一个官至高位的人,不想流芳百世?就算不能流芳,至少也别落个坏名声。

  只是这些杂念刚冒出一小会儿便被他竭力压了下去。不对不对,这可是陛下的意思,他作为陛下的代言人,哪有资格先考虑自己的名声和风评?

  “够了!”苏卿良故作恼火的一掌拍在座椅扶手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大理寺的主要职责是断案追凶,不是商议朝政。你说虞衡司抓错了人,查错了对象,那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暂时还未,只能推断九柱六道营地跟此案有关的可能性极低……”

  “我想看到的是两寺各施所长,而不是你们互扯后腿!你知道司马令史是怎么说的吗?狄寺卿法外容情,分不清轻重缓急,竟为了一帮素不相识的地下居民阻拦虞衡司执法。”

  狄仁杰不以为然道,“正因为素不相识,律法作为衡量的准绳才更显公正。”

  “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这事大理寺也就别再插手了。”苏卿良摆手打断了狄仁杰的话,“从即刻起,机关人谋杀一案交由虞衡司全权负责。而你的这番做法,已经称得上攻讦他人,就罚你回去禁足三天,好好冷静一下吧。”

  “苏内史——”

  “无需多言,我意已决,你告退便是!”

  等到大理寺卿表情凝重的离开大殿,苏卿良才长叹一口气,靠在椅背上揉了揉自己的鼻梁。

  狄仁杰,这也是为了你好。

  你并不清楚,陛下对地下世界真正忌惮的是什么。

  他偏头望向殿堂一侧的高窗,太阳正在一点点落入宫墙之后,墙角的阴影缓缓扩大,仿佛正吞噬着其余的光亮地带。

  那里离万象天工比皇宫更近,而长安城的恢弘与繁华可谓全建立在这个神迹之上,陛下又怎么可能容许如此重要的区域脱离自己的掌控?

  ……

  子时一刻,夜幕已笼罩住长安城的大半区域。除开长乐坊、平康坊等坊群依旧热闹外,大多数人已然熄灯入睡。

  岳庆却还未歇息——他坐在书阁二层的长桌旁,一笔一划的写着稿子。他的右手边,这样的稿子已经累出了厚厚一叠。

  那是一部正在撰写中的长安史,也是他为自己定下的目标。

  从杨氏时期到女皇掌权,时间并不算长,也就六七十年时间,说是史书未免有些名不副实。但一来过去数十年里政权交替频繁,许多资料被焚毁,连贯的记录书阁里连一份都没有;二来是他基本经历过三朝更替,能确保所写出的东西真实可信。他想趁自己的记忆还未衰退,以及审判之日尚未到来时,赶紧把脑海里的东西都记下来。

  这样一来,即使有后人编撰完整的史书,也能有一个不错的参照物。

  「大人,该,睡觉了。」

  此时,一名机关人凑到他面前提醒道。

  岳庆放下笔,朝对方笑了笑,“知道了,等我写完这篇就睡。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可以一天到晚都不睡觉。”

  「挽霜也需要,休息。不过,你看不到。」

  这话并不是挽霜说出来的,而是他从对方脸上看出来的。这位名为挽霜的机关人姑娘,是岳庆作为机关师生涯的毕生心血,以他的声望,大可以领取三到四枚机关核,不过在挽霜完成后,他就再也没有向虞衡司申请过机关核。

  在塑造上,岳庆将其打造成了一位年轻的女性,她不止有一头娟秀的长发,眉毛鼻子眼睛也一应俱全、活灵活现,唯独嘴巴是刻上去的装饰。因为模拟发声系统过于困难,牵扯到气流的进出,还要与核心联动,因此尚未有哪位机关师攻克过这个技术难关。

  但二十年的朝夕相处下来,他已经能通过对方脸部的细节变化,比如眉毛的挑动、眼眶的缩放来判断她想要说的话。几个老朋友曾笑他,既然机关人无法说话,就根本验证不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所谓的“对话”不过是单方面的臆想,不过岳庆却不这么认为。二十年时间里,机关核也在一点点成长,从最初挽霜只会伸手抬腿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到能控制脸上的每个零部件,这一连串变化他都看在心里。

  他确信那不是什么臆想,而是实实在在的交流。

  他能明白挽霜的意思,挽霜也知道他说的每句话。

  “也是,你站着就能休息,比我们要方便多了。”岳庆边说着边蘸了蘸墨,打算提笔写下一句话——也就在这时,一层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响。

  他微微一怔,放下笔来。

  这个时候藏书阁早已闭馆,不可能有外人入内才是。

  莫非是那扇窗户没关严,让风给吹开了?

  “我下去看看,你帮我守着稿子。”岳庆说着起身朝楼道口走去。

  一层放着的都是整排整排的书柜,视野很难一眼望透,他先来到靠窗的一侧,确认所有窗子都是禁闭状态,这才来到大门位置。

  在摇曳的提灯光照下,岳庆忽然倒吸了口凉气。

  只见由铜铁铸成的厚重大门,竟被生生掰开了一条大缝!

  有人闯进来了!

  他意识到这点的瞬间,便感到一团黑影将自己整个笼罩其下。岳庆回过头去,不知何时一个身形壮硕到极致的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其个头超过七尺,宽度也超过七尺,简直如同小山一般!

  对方的手中还握着一柄铜锤。

  此人绝对不是怀着善意来的。

  岳庆拔腿便往楼上跑去——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挽霜。

  然而气喘吁吁的攀上二楼,机关人已经被一名海都男子踩在脚下,她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子却丝毫无法动弹。挽霜的力量和重量都要超过普通人许多,可在不速之客面前,她仿佛成了一具轻飘飘的木偶。

  “放开她!”岳庆冲向那名男子,但还没来得及靠近书桌,便被另一名女子绊倒。接着,他整个人被提起,硬生生按跪于地上。

  “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岳大人?”

  随着话音,一个中年男子从阴影中走出,站定到他面前。

  “余……天海。”看清对方的瞬间,岳庆感到浑身的力气如潮水般退去,浑身都松软下来,“你终于还是来了。”

  “我说过,我会回到这里。不过再次见面时,也是你们的还债之际。”

  “我……明白的。”岳庆轻叹一口气,“你是一个说到就会做到的人,十多年前我就明白了。”

  “就这样?”女子俯身下来,“你不应该惊恐欲绝、拼死抵抗吗?我们可是来杀你的耶。”

  “你也是……流放机关师的一员吗?”岳庆反而问道。

  “她叫青子,离开时还是襁褓中的孩子,至于她的母亲颜子清,你应该很清楚。”余天海说道。“放逐后没多久,她便感染恶疫,死在了路上。”

  “颜姑娘吗?我记得。”岳庆低下头来,“对不起……我很抱歉。”

  “对不起?这种时候说句对不起你以为有用吗?”青子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拉至面前,“收起你假惺惺的悔过吧!我的娘死了,但死了又何止她一个!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的背叛与贪婪,我们付出了所有,最终只换来唾骂和放逐,而且还没有人知道真相,世间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么?”

  挽霜的挣扎力度明显大了起来,踩在她背上的那名海都人也开始左右摇晃。

  “青子。”余天海开口道。

  青子这才松开手,将岳庆丢下。

  “咳咳……”后者捂着喉咙咳嗽了好几声,才低声说道,“会有人知道你们的。我写的书里,就记载了这件事情。”

  “书?”余天海皱起眉头,他很快注意到了书桌上堆放的稿子,走过去拿了起来。

  “关于长安三代执掌的历史。”岳庆点头道。眼前这帮人的来历,他知道得一清二楚,或者说他撰写历史的念头,便是因这些机关师而起。

  无论是余天海还是颜子清,都是杨氏时期的机关师,在李氏夺权后,他们成了新王最不待见的一批人,待遇急转直下,一部分被投入监牢,另一部分则人身受到监视,且不得再研究机关术,和囚犯亦没有太多区别。

  但长安是一座机关之城,核心和坊胚仍会定时产出。哪怕李氏对机关术极为排斥,不信任任何机关师,也仍得找人分配坊胚,维护城中的奚车、城防弩等各项机关设施。余天海便是被选中者之一,他当时虽然要带着脚镣工作,却亦是极少数能进入奚车站台与皇宫的人。

  正因为如此,拥护武氏的机关师注意到了这个从前朝遗留下来的群体。

  他们想推翻李氏,内应必不可少。最终一批人答应为武氏效力,担当卧底,在约定的时日发起反攻。

  岳庆则是当时的一名联络人。

  结果自不必说,武氏一派大获全胜,顺利执掌长安。但机关师的诺言却没有兑现,反倒把一系列罪责推到这些杨氏时期的特殊犯人身上,加上李氏退出长安前的疯狂报复,导致前后累积有数百人身死,活下来的也被判处流放之刑。

  “我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岳庆喃喃道,“姚大人说我若不照做,将来的机关师协会将不会有我的名字。相反,我要是站到他们那一边,这拥立之功必不会少我一份。”

  “这算你的忏悔之词吗?”青子冷笑一声,“可惜太晚了。”

  “我知道……无论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只有一个请求,请不要牵连机关师协会,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此都毫不知情。还有……”他看向挽霜,“请放过这位机关人。”

  余天海沉默片刻,将稿纸伸到烛台旁。

  火苗舔舐着纸张一角,后者开始焦黄、冒烟,接着也燃烧起来。

  “不……你、你做什么!?”岳庆瞪大了眼睛,“余天海,你难道不想让世人知道真相吗?”

  “真相?”余天海凝视着稿纸上快速扩大的火焰,眼中仿佛也有一团跃动的焰光,“十年前,我无比渴望推翻这桩冤案,做梦都想让真相揭露,可后来却不这么想了。”

  “为什么!”岳庆表示难以理解,“对你来说,难道还有什么比真相更重要的事么?”

  “有太多人死在流放的路上,我现在还记得他们临终前绝望的表情。”余天海将纸张抛出,火焰顿时飞溅得到处都是,“若只是简单的揭示真相,还我等一身清白,又怎么对得起那些死难的同行。所以比真相还重要的事是有的,那就是复仇。”

  “你可以杀了我——”

  “你认为我等遭受的一切,真就只跟你们有关么!”余天海忽然提高嗓音道,“没错,以姚亮、郭涛为首的机关师是主谋,但我们历经的苦难又何止是这么一点?什么杨氏机关师,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们一样!杨氏也好,李氏和武氏也罢,留下的都只有痛苦……还有这座机关之城——我等为城市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却没有一个人记得。”

  他说到这里指向青子,“你知道她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在被囚车押送出城,穿过大街的时候,居民把手中能扔的东西都砸了过来,不光有鸡蛋和菜头,还有石子跟瓦砾!她被砸得头破血流,路上又没有医治条件,这才感染上恶疫。”

  “而就在一周之前,颜子清还在修葺城市的水渠,确保雨期时这套机关排水系统能够正常运作!如此讽刺的事情,偏偏多次发生在我等身上,所以你还觉得,只要杀了你事情就了结了吗?”

  岳庆感到一股极冷的寒意从脚底升起。

  他知道自己曾犯下过大错,也把余天海的到来当作自己的审判,但此刻他发现,这些人的怒火似乎已不是几个机关师所能平息的了。

  “你难道……还想对更多人复仇吗?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说不定都不在长安城里了!”

  “他们不在了,他们的后代还在。”

  岳庆第一次露出了恐慌之色,“余天海,你不能这么做——”

  “这座城市就不应该存在。”余天海平静的说道,“也只有一场彻底的毁灭,才能安抚我等失去的同伴与亲人。既然默默付出者会被人遗忘,那就让世人记住带来毁灭的人好了。青子,动手吧。”

  就在这时,机关人忽然猛地顶开海都男子的钳制,扑向岳庆方向。

  她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放开他」。

  “不要,住手!”岳庆大声喊道。

  男子的速度更快一步,他并指成刀,向前一抓,整个手臂瞬间洞穿了挽霜的胸口——仅凭身体之力就能穿透机关人的外壳与内部结构,意味着此人也是一个机关人。而他破坏的部位,正是存放机关核的位置。

  挽霜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岳庆挣扎着想要向前,一把剑刃从背后刺入、拔出,霎时带走了他全部气力。

  难以言喻的麻木扩散开来,仿佛双腿都不再受他控制。岳庆跪倒下来,望着陪伴了自己半生的机关人,竭力伸出一只手。

  他想说些什么,嘴里涌出的却只有鲜血。

  挽霜同样缓慢的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抓住他。

  然而失去动力源的她已无力再靠近自己的缔造者。

  她用最后所剩无几的能源,微微挑动眉毛,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大人,该,睡觉了。」

  过了片刻,她又说道。

  「这次,挽霜陪您,一起。」

  随后书阁恢复到了往昔的寂静之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