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一章 破局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4809 2021-08-30 17:32:30

  第二天一早,李元芳敲响了狄仁杰住处的院门。

  “狄大人……你还好吧?”他先是从门后探出头来,小心打量了一番上司的脸色,才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院子。

  “你在干嘛?”狄仁杰挑起眉头,吱呀一声关上院门,“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又不是第一次来我这儿。”

  大理寺卿的私宅位于长安东市安定坊内,住所不大,却装点得颇为雅致。小小的前院中不仅有凉亭假山,四周的墙栏上也爬满了月季枝丫,四月正是其绽放的季节,翠绿一片的新叶中夹杂着朵朵紫花,显得十分惹眼。

  不过狄仁杰平日里交际不多,更喜欢一个人清静的生活,因此鲜有人知道他的住处。李元芳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咳咳,我在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安慰您。”下属回道。

  “什么意思?”

  “您不是被禁足了吗?”他将手中的一个纸袋放到石桌上,取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叠烙饼和两个茶叶蛋,“明明没有错,却要被处罚,肯定会大发雷霆或倍感失落吧。安抚这两种情绪的方法并不相同,所以得先判断您是哪一种。”

  狄仁杰抽了抽嘴角,“方法不同……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大人感到失落的话,元芳可以表演一段飞轮舞杂技,关于这个我有十足的信心,保证能让您笑起来。如果是恼怒的话——

  “行了行了,”狄仁杰连忙打断道,“带份早餐便已足够。”

  “诶,您不想看看吗?”李元芳嘟囔道,“我私底下练过好久来着……”

  “不想。”大理寺卿直截了当拒绝了他的安慰,同时拿起一块烙饼放到嘴边咬下,“说吧,你来找我应该不会只是为了这事。”

  提到正事,狄仁杰也变得认真起来,“我接到通知,茶楼机关人凶杀一案大理寺已经销案。”

  “上面要求全权交给虞衡司处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还听到消息,昨天晚上又出现了一起机关人凶案。死者是藏书阁的监守,名为岳庆。”

  “又是机关人杀人?”狄仁杰面色一凝,“死者身份呢?当时情况是怎么样的?”

  李元芳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摊开在上司面前,“我过来得急,没有去现场勘查,只是听同僚的口述所绘……不过现在想去估计也来不及了。”

  “为何?”狄仁杰刚刚问出,随即便猜到了答案,“因为虞衡司?”

  “是,那个叫司马章的令史又出现了,还霸占了整个书阁,说先得等他们检查完才能放其他人进去。”

  狄仁杰拿起纸张完整看了一遍,“被自己培养的机关人背刺身亡……此人也是一名机关师?”

  “嗯,现场还有书页被烧过的痕迹,死者身旁散落着好几本书籍,应该发生过打斗。”李元芳回忆道,“同僚特意提到,机关人的核心部位被破坏,不太像空手能做到的事,但死者身边没有找到任何武器。另外,藏书阁的大门也有破损,并不能确认行凶者就一定是机关人。”

  “不过宣传成机关人案件,更方便虞衡司来主导,他们打的应该就是这个主意了。”狄仁杰露出沉思的表情,他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岳庆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

  他闭上双眼,脑海中海量信息如走马灯般掠过,里面既有自己读过的书籍,也有各种各样的报刊、书信。只要见过的东西,他就很难忘记,而正是这一特长,让他在破案中屡建奇功。

  忽然,一张长安报在他面前驻停下来。

  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辨。

  「……曾受女皇陛下亲自嘉奖的上级机关师岳庆,因不明原因辞去在机关师协会中的一切职务,转而担任长安藏书阁监守一职。两者职位待遇皆相差巨大,没人知道他为何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协会胡执事对此表示遗憾……」

  狄仁杰的目光集中在「受女皇陛下亲自嘉奖」一行上——能获得这份荣誉的民间机关师并不多,主要表彰的是那批勇于站出来抵制李氏的反抗者。

  而他隐约记得,前一名死者姚亮好像也在嘉奖者之列。

  狄仁杰放下手中的半张烙饼,陡然起身走回住宅。

  “狄大人?”李元芳疑惑的跟着来到书房,见自己的上司在书架上飞快翻找着什么。

  半刻钟后,大理寺卿从中翻出了一本封面已经褪色的书册,其首页上写着长安人物志的字样。

  此册无论是从设计还是从内容来看,都相当有年份了。它由礼部印发,主要给那些初来长安的旅人参看,算是一种贴心指南。不过后来造纸业突破,各种报刊兴盛起来,了解长安有了更好途径,这种小册子也就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野。

  很快,狄仁杰就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那是武氏刚刚执掌权柄时的事情,她前后一共嘉奖了六名机关师代表,而缘由便是他们为击败李氏一战贡献颇多,忠诚可嘉。

  这六人分别是项卫城、张有云、姚亮、高志远、肖北林与岳庆。

  果然,姚亮和岳庆都在其中!

  这其中有什么联系么?

  狄仁杰直接将这页纸撕了下来,交到李元芳手中。

  “你回大理寺,查下这几个人的档案,包括近况、住处和家庭关系,越快越好。若他们牵扯到什么案件,也一并调出。”

  这种状况李元芳亦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二话没说,当即答应下来,“我这就去办。”

  ……

  半个时辰后,李元芳再次抱着一个纸袋来到了大理寺卿的府邸,不过这一回他是冲进来的。

  “狄大人,我查过了,情况有些古怪——不对,是万分古怪!”他的表情惊慌,像是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您看——”

  说完元芳将纸袋里的文书倾倒在门厅的地板上。

  姚亮和岳庆都已遭谋害,狄仁杰直接跳过这两人,拿起了其余四位机关师的记录。

  项卫城,前虞衡司主事,也是六人中官位最高的一个,于一年前病逝。

  张有云,机关师协会副会长,半个月前因意外从楼梯跌落,不幸辞世。

  高志远,志远商行的创办者,主营机关配件与机关改良工具,十天前心疾恶化,抢救无效而亡。

  加上姚亮、岳庆两人,这六名机关师已经去了五个!

  他们这一代人到如今平均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上下,出个什么意外也算不上有多稀罕,真正稀罕的是,除开一年前病逝的项卫城,其余四人出事的时间相当接近,几乎就在这一个月内!

  要说是凑巧,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

  “张有云和高志远的记录,是在鸿胪寺查到的?”狄仁杰问。

  李元芳点点头,“您还记得那个叫马俊的探员么?因为疏漏了暗藏起来的机关人,他算是欠了大理寺一个人情。我把这件事拿出来,他才答应帮忙的。”

  由于不涉及凶案,属于意外身亡,因此这些记录变更时并不会单独通知到大理寺那里。大理寺也不可能对长安城里的每个死者都调查一番,只有到一年一度的档案整合时,才会统合出一套供所有部门使用的完整记录。

  一个从楼梯摔下。

  一个心疾突发。

  单独拿出来看没什么问题,但放到连续发生的两起案件里,就显得有那么些让人毛骨悚然了。

  而且狄仁杰还注意到,前面两人表面上都是“意外”,时间也相隔较长,后面的则越来越短,谋害手段亦愈发明显。如果这不是一起单纯的巧合,那暗藏幕后的行凶者就好像在追赶时间一般。

  仿佛冥冥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催促对方。

  狄仁杰的目光落在了肖北林这个名字上,“他此刻住在哪儿?”

  “东市青云坊,就在安定坊的隔壁。”

  “通知大理寺其他人——不,让机关雀去通知吧,我们先赶过去再说。”狄仁杰刚走出房屋,猛地停下了脚步。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正在被禁足中。

  让李元芳一个人去吗?

  万一凶犯不止一个,又或者实力高强,他不止救不了人,恐怕自身也会深陷险境。

  一起前去?

  如果能发现点什么还好,倘若去了一无所获,那就是公然违令了。

  现在的禁足十分宽松,除了大院外有两名侍卫外,周遭再无监视。但狄仁杰也清楚,这份宽松是对大理寺卿的尊重,一旦他违反了禁令,情况将会变得截然不同,不仅会信誉大损,连仕途也很可能会遭到波及。

  毕竟对于他这个年纪就出任大理寺卿一事,朝中本就有人不满,若能拿到把柄,必定会大肆攻击一番,届时别说大理寺卿了,他能不能继续在长安任职都成问题,前景可想而知。

  “狄大人,不管您做什么决定,元芳都相信那是绝对正确的选择。”李元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狄仁杰看向自己的下属——对方的头微微昂起,眼中只有坚定和纯粹。

  没错,他担当这个职务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希望能更好的守护长安。反过来说,若是能守护好长安,他当不当大理寺卿都不重要。

  “我们走。”狄仁杰果断道。

  李元芳脸上刹那间露出了笑容,“是!”

  ……

  既然下定决心,门口的两名侍卫自然看不住他。狄仁杰直接翻越院墙,悄无声息的出了屋子。和李元芳汇合后,两人笔直朝隔壁坊群跑去。

  按照档案记录,肖北林跟高志远一样也没有选择留在官场打拼,而是利用女皇的赏赐和自己的名望开起了跨境商行,主要经营长安至海都的机关生意。平日里也跟高志远来往甚密,加上商行生意正好互补,两人都收入颇丰,在长安商海中打下了一片坚实基业。

  因此他居住的青云坊可以算得上是一处富人区,坊群构造宛若一座巨大的梯田塔,一层层平台拾阶而上,越往上区域越小,房屋也越豪华。顶层更是只有一间豪宅,四面皆无视野障碍,可将整个东市尽收眼底。

  当然其他层也相当不错了,外圈整齐排布着十余到近百座独立大院,至少保证有一侧通透开阔。而内圈则是生活服务区域,吃的玩的应有尽有。此坊甚至没有路跟外界相通,必须乘坐专门的奚车才能入内。

  狄仁杰凭借腰牌,轻易过了门卫一关,接着两人登上升降奚车,一路沿首层平台高耸的外墙抵达第六层平台,找到了肖北林的住处。

  “这宅院……好大!”李元芳站在大门口忍不住感叹道,“都快顶得上十个你的住所了。”

  “确实。”狄仁杰深有同感,这座大院并没有使用传统的石砌围墙,而是用一排简洁整齐的铁栏杆围绕起来,样式明显参照了海外风格。这使得人们站在外面,就可以一眼看到内部的花园、喷泉和住所大门,整个宽阔的进深一览无遗。

  再联想起地下的九柱六道营地,差距感就更加明显——也许青云坊正坐落在某根石柱之上,直线距离不过百丈,横着放出不了长安,竖着放却恍若两个世界。

  他们刚靠近院门口,便立刻有侍从走上前来,“请问二位有何贵干?”

  “肖北林在家吗?”

  “我没有接到任何预约,如果二位想拜访家主的话,还请呈上名帖,我会代为——”

  狄仁杰拿出腰牌打断道,“大理寺办案。我再问一次,肖北林在家吗?”

  侍从顿时愣住,“呃……他在。我这就去通知肖老爷。”

  “不必。”

  狄仁杰和李元芳对视一眼,同时沉肩撞开大院铁门,快步朝住所豪宅走去。

  “二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是大理寺办案,也不能不讲道理啊!”侍从在后面边追边喊道,但两人脚步不停,又接连撞开住所正门,直奔宅邸主人房间。

  一路上众多仆人相劝阻拦,却又不敢对大理寺卿动手,只能跟在其后亦步亦趋,一时间好不热闹。

  最终,狄仁杰在二层书房里见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一大早就吵闹不休,真是扰人清静。”肖北林放下手中的长安报,抬头望向狄仁杰和李元芳,不由得微微一愣,“怎么回事,这两人是谁放进来的?”

  “还好……他还活着。”李元芳松了口气。

  “这是什么话!你在咒谁呢?”肖北林事业有成后已经许久没被这样无礼对待过,顿时恼火道,“你们还愣在那干嘛呢!不赶紧把这两人给我轰出去?”

  “老爷,他们是大理寺来查案的。”仆人为难道。

  “大理寺……?”他不由得一愣。

  “狄仁杰。”

  “李元芳。”

  两人各自报上姓名,顺带把书房快速检视了一遍,确定周边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狄仁杰……那位最年轻的大理寺卿?”肖北林很快想起了这个名字,“寺卿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这怎么可能跟大案扯上关系?货都是通过虞衡司登记的,税也没少交一钱……”

  大理寺追查的案件,必不可能是什么偷摸诈骗之流,而能跟商行扯上关系的,也只有走私和漏税了。

  说话间,忽然一名机关侍女出现在书房门口,手上平托着一壶热茶。她似乎无视了守在边的众多仆人,硬生生挤了进来。

  狄仁杰发觉到,肖北林对此毫不在意,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自己和李元芳身上,这意味着他十分熟悉这名机关人,甚至对她的做法形成了某种习惯。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抓住肖北林的胳膊,往自己身侧一拉。

  也在这瞬间,机关侍女将茶壶砸向他原本所坐的位置!

  茶壶应声而碎,滚烫的茶水溅得到处都是。

  而下一刻,她的掌中已经伸出两把细长的尖刺,纵身朝肖北林扑来!

  后者脸色大变,他断然想不到,照顾自己好些年的侍女会袭击自己,吓得大叫出声。好在狄仁杰和李元芳已有经验,二话不说直接亮出武器,一人令牌射向脖子,一人飞轮刃斩向双腿,机关人瞬间四分五裂!

  接着元芳上前一步,撬开机关人后背,取出其核心;狄仁杰则抓起机关人的驱干,直接从二楼的窗户口抛了出去——

  片刻之后,果然传来一声爆炸!

  汹涌的气浪将一二层的玻璃窗悉数震得粉碎。

  肖北林软软的瘫坐在原地,他也意识到,如果不是大理寺的两人出手相救,这一次袭击自己凶多吉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