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二章 再访袁焕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4968 2021-08-30 17:43:23

  “老爷!老爷您还好吧!?”

  “有哪里受伤没?”外面的人蜂拥而入,七手八脚的想要将家主扶起。

  “全都站住!”李元芳举着飞轮人挡在所有人面前,“有凶徒想要刺杀肖北林,并且很可能仍藏在府邸中,谁过来谁就是第一嫌疑人!”

  听到这句话大家猛地顿住,并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为、为什么……”肖北林被狄仁杰拉起后,带着余悸颤声问道,“机关人应该不能袭击人才对啊……”

  “你见过这个吗?”大理寺卿接过下属手中的机关核,摆到对方面前。

  肖北林看到核心的一瞬间,瞳孔骤然紧缩起来。

  狄仁杰心中一动,他知道自己找对了方向。

  “寺卿大人,我、我……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核心。”肖北林露出挣扎的神色,犹豫半响后才艰难回道,“机关人为何如此……我跟您一样……一无所知。”

  这种情况狄仁杰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他朝李元芳点点头,示意后者将所有人赶进对面房屋,单独看守,自己则锁上了书房的门。

  “只剩你一个还活着了。”他转过身冷声道。

  “什么?”

  “项卫城、张有云、姚亮、高志远、肖北林与岳庆……六名机关师代表,如今只剩下你肖北林一个人尚存。”狄仁杰重复了一遍,“除开一年前病故的项主事,其他人都在这一个月里相继身亡,如果不是我们来得及时,今日你也会随他们同去。”

  肖北林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错愕与惊恐,“怎么会……高兄死的时候,我还见姚大人来祭奠过。还有岳庆……他不是舍弃一切,去藏书阁做监守了么?”

  “一个是前天,一个是昨天——因为涉及机关人凶杀,案件仍处于保密状态。”狄仁杰盯着对方,“此人必然跟你们有莫大渊源,你应该多少能猜到,凶手是谁才对吧?”

  肖北林面色惨白,“狄大人,我……”

  “你清醒一点!”狄仁杰突然提高音量,惊得对方一哆嗦,“这人不早日归案,你的安全就没法得到保障!而且姚亮在死的时候还写下过「长安危矣」的警告,你真觉得自己能逃过此劫?”

  “别想着我会放你离开长安,作为头号线索,你休想走出这间府邸一步!既然对方连长安城都不放过,你觉得自己能走运几次?大理寺又能救下你几次?这事难不成比你的命还重要?”

  在一番呵斥下,肖北林本就摇摇欲坠的心防顿时土崩瓦解,他半跪在地,眼泪和鼻涕横流道,“我说,我说!求您一定要救我!”

  “凶手是谁!?”

  “绝、绝对是那帮杨氏机关师动的手——”

  随后,狄仁杰听到了一段关于三朝机关师的利用与背叛。

  约莫讲了一刻钟,肖北林才缓缓从恐惧中恢复过来,“事情的原委……差不多就是如此。那批人在被判以流放后,确实说过他们会回来之类的话,但……大家都认为他们即使不会死在路上,也没可能再卷土重来,因此便没放在心上。”

  “所以在杨氏时期,他们就掌握了将机关核拆开,并混搭蓝烃引擎的技术?”狄仁杰问道。

  “是,但那时候的技术并不成熟,机关人绝不可能像侍女这样照常执行平日里的服务。杨氏一直想将机关人变成自己的军队,故大力支持机关师的各项改进研究,这种结合蓝烃引擎来绕过万象天工管控的做法,算是当时的一个主流方向。”肖北林喃喃道。

  “那么你认为行凶者是谁?”

  “这……我就实在给不出答案了。当时主导此事的正是项大人和姚大人,我听闻联络的杨氏机关师多达三十余位,最后一度波及到数百人。活下来的最终被判处流放,可那也是一支大部队,几十年过去了,我现在连他们的名字都不一定说得上来。”肖北林苦着脸道,“您让我猜是谁,我真的给不出答案。”

  见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狄仁杰换了个问题,“为何姚亮要写下长安危矣的警告?他当时应该是被机关人袭击的瞬间便联想到了杨氏这群人,但这个发现不至于危害到长安本身才是。”

  “我……不知道。”肖北林冥思苦想了一阵,“或许姚大人知道什么内情才这么做。他之前跟项大人走得比较近,而我……已经好多年没跟他们打过交道了。”

  看来他和高志远决定从商一开始也不是欣然所向的选择。狄仁杰心中若有所思,脸上却装的严肃无比,“你什么都不知道,莫非真不想活下去?”

  “狄大人,我是真不清楚啊!”肖北林哭丧道,“知道的东西我都说了,您可一定要保我性命哪!”

  “当时流放这件事,你们或者机关师协会有任何记录吗?”

  “没有——这些都不可能有。”他连连摇头,“为了把这些杨氏时期的遗留者彻底抹去,当时我们还特意清理过了协会的名单与书册。”

  问题一时陷入了僵局。

  这时李元芳推门进来,“狄大人,府邸里的人都检查过了,全是在这儿干了许多年的,没有可疑者。至于机关侍女被调换的问题,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理论上来说,应该立刻带着这位大证人前往皇宫,向苏内史说明情况。”狄仁杰顿了顿,“不过我现在正被禁足中,之前又与对方有过争辩,直接硬闯或许有些不妥。”

  “有道理。”李元芳赞同道,“他就算最后同意见您,并且相信了证人所言,心里恐怕也不会太舒畅。”

  毕竟一个执法者明知有禁令在身,还公然视其为无物,这从规矩上来说无异于在扇宰相的耳光。若不是别无他法的话,这个选择显然不是最优解。

  另一条路便是让虞衡司主动退让,承认自己调查错误,恳请宰相收回成命,重新回到之前双方共同查案的状态。

  当然,想要虞衡司在这种时候对大理寺让步,无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您有主意了?”大理寺卿这么一说,元芳便知道自己的上司已有了打算。

  “没错。”狄仁杰望向他,“你还记得我们两天前遇到的那位虞衡司主事么?”

  ……

  鹿野坊,袁府前。

  狄仁杰提交拜帖后,便在门口静静等待。作为虞衡司的主事官,袁焕的住处很容易可以查到;而他恰好已经致仕,交谈之间还提到准备归乡,那么这阵子他很有可能在家中收拾行李,不怕登门拜访扑个空。

  果然,看门家仆拿走拜帖后,很快重新出现在大门口,“二位大人,请跟我来。”

  狄仁杰和李元芳走进府中,被引至会客堂入座,而袁焕已经在长桌旁等着他们了。

  两人拱手行礼,“见过袁先生。”

  “不必多礼,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他哈哈一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二位,别来无恙啊?”

  “承蒙挂念,一切都好。”狄仁杰也笑道,“不知老先生打算何时启程返乡?”

  他注意到房间里的陈设已所剩无几,家具、壁挂基本清空,连地板都像是重新铺设过的一样。

  “估计也就这几天吧。”袁焕笑了笑,“不过我想狄大人专门登门拜访,应该不会只是找老夫聊归乡之事的吧?”

  “您猜得是。”狄仁杰也不准备再寒暄下去,直入正题道,“我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跟案件有关?”

  “不错。”他点点头。

  “你说吧,”袁焕的神色顿时认真了许多,“只要老夫还能帮得上忙,就一定不会推托。”

  狄仁杰和李元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亮色。

  “事情是这样……”大理寺卿当即将案件情况和自己的来意简要讲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袁焕听完后凝重的点了点头,“你想让老夫居中斡旋,叫虞衡司的令史重新审视自己的调查。只要这边承认问题,禁足令也没理由再维续下去。”

  “正是。如果您觉得为难的话……”

  “哪有什么为难的。”袁焕直接打断了狄仁杰的话,“老夫现在已经不是官身,如果要动用权力那确实难办,至于动用声望嘛……老夫不正好只剩这个了吗?放心吧,假若那帮小子真的查错了方向,一定会卖我这个薄面的。来人!”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会客堂外立刻有家仆问道。

  “带着我的签印,去虞衡司一趟,叫司马令史立刻到我这儿来。”

  “是。”

  狄仁杰微微吐出一口气,事情可谓比他想象的还顺利——这位前主事官不仅热心,而且之前对于两寺合作的看法,显然也是出自真心的。自己直接去找宰相虽然十有八九亦能成,但必然会在苏卿良留下一个极为不好的印象,进而可能影响到今后的查案工作。

  现在的局面对谁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多谢袁老先生。”他朝袁焕拱手致意道。

  “这算什么,毕竟你也是为了长安城的百姓。”袁焕摸着胡子道,“不过此事关系重大,不能仅凭言语下定论。待会司马令史过来后,老夫也希望能看到你所说的证人。双方对峙过后,方可确认真相。”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狄仁杰笑道,“如今肖北林就在街道对面,我这就让他过来见您。”

  ……

  半个时辰不到,司马章便赶到了袁府。

  “袁老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他走进房间话未说完,便看到了一旁的狄仁杰,神色顿时一沉,“狄大人?我记得你应该被禁足了才对。莫非如今也学会了托人情找关系这一套?”

  “哎,如果只是这样,老夫又何须叫你过来。”袁焕招招手,示意肖北林走到面前,“你先跟他说一遍事情的因果吧。”

  “是。”面对两寺官员,肖北林再也摆不起任何架子,赶紧将杨氏机关师的那段往事讲述了一遍——他知道自己的命全在这几位大人手中,如果不尽快抓住凶手,保不准对方还会再动用别的刺杀手段。

  司马章的神情一时间极为复杂,在完整的证据链面前,即使是他也挑不出一丝问题来。沉默半晌后,他咬了咬牙,忽然对狄仁杰一揖到底,“是我错怪狄大人了,还望寺卿原谅!”

  “我倒无关紧要,但九柱六道营地的人等不了太久,特别是在他们的机关师被扣押的情况下。”

  “既然线索已明晰,我自然也会下令解除封禁。”司马章果断回道,“如今看来,是有人故意将机关装置放在营地中诱导虞衡司的视线,这是我调查时犯下的错误,此事了结之后我会向司侍郎自请责罚!”

  “不错。”袁焕满意的点点头,“成见和固执只是便宜了那些凶徒,你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与疏漏,老夫感到很高兴。”

  “其实在虞衡司内,我们也对张姓机关师进行了连番审讯,他确实对许多事情都不知情,不太像能参与到谋害协会机关师案件中的样子。”司马章的语气略有些苦涩,“只是我没料到……半个月前的两场意外居然也是凶徒所为,虽有些不甘……但不得不说,大理寺确实不同凡响。”

  “真的假的啊……我以为他会负隅顽抗,再被袁老骂个狗血淋头呢。”李元芳用只有上司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

  狄仁杰亦有些意外,他知道这里面固然有袁焕的面子所在,可对方连一点借口都不找也是他没料到的。

  看来这位令史对秩序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看重。

  “狄寺卿因为这事被宰相禁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袁焕沉吟道。

  “当然。我这就进宫求见苏内史,请他解除禁令。”司马章先后望向大理寺卿和肖北林,“二位最好也随我同去,一并做个见证。”

  “稍等。”狄仁杰开口道,“此案关键还是在于尽快找到真凶——如今目标范围已缩小至杨氏机关师中,关于二三十年前的人和事,机关师协会跟虞衡司难道真就一点记录都没剩下吗?”

  “有倒是有,但能用得上的却寥寥无几。”袁焕坦诚相告道,“杨氏时期当权者几乎垄断了所有机关技术,而李氏则恰恰相反,排斥一切跟机关术有关的东西。一直到陛下当政,虞衡司才被赋予了培养、监管与考核机关师的权责,因此对历史方面的记录还不如机关师协会,留存的文档和稿件也大多是技术方面的东西。”

  “我也的确是第一次听闻杨氏机关师曾遭遇过一场背叛。”司马章长叹一口气,“机关师协会的书我都基本看过,如果有这样的辛秘,我应该不会错过才是。”

  “但我认为民间一定会留下这方面的记载。”李元芳朗声说道,“只是这些书历年来鲜少有人注意到,因此躲过了被销毁的下场。”

  “依据呢?”司马章问。

  “我在长安各个书坊晃悠时,总能淘一两本从未听过的古书,内容更是五花八门,所以有民间编写的偏史或人物志也不足为奇吧?”李元芳理直气壮的回道。

  司马章咳嗽两声,明显是不想当面笑出声来,“……这想法不能说没有道理,可你要如何查遍全长安的书籍?”

  “呃,这个嘛……”李元芳顿时卡了壳,眼睛瞟向狄仁杰,大概是想向上司求助。

  狄仁杰笑了笑,主动接话道,“他有一点说得对,项卫城等人销毁了机关师协会的文书,但不等于再无人记录或了解此事。留存下来的信息可以是书册文献,自然也可以是人。”

  “人?”司马章低着头来回走了两步,“难不成你想说,长安城里可能有涉及此事却又没被放逐的机关师?该猜测未免也太……天马行空了一点。”

  “办案有时候就是如此,把目光放开阔一些,或许便能找到意料之外的线索。”

  “这个……还望狄大人赐教?”

  “地下世界!”李元芳忽然眼睛一亮,抢先说道,“既然九柱六道营地里有因为战乱而逃到地下避难的人,那么当时的机关师群体中也极有可能存在这样的逃脱者!”

  按照蔡老太的说法,每个营地都得有自己的机关师,否则根本不可能在多变的地下环境中生存。而九柱的历史又颇为古老,地上机关师的迁移应该一直未有中断过。最关键的是,无论上面掀起怎样的风暴,都很难波及到地下世界,这使得各种整顿和清洗皆与地下无关。

  狄仁杰向元芳投去赞许的目光——如果说地上长安是一轮弦月,地下世界便是补全它的另一半。

  “问题是怎么找?”司马章皱起眉头,“地底的那些人可不会配合大理寺的调查。”

  “老夫倒有个提议。”袁焕忽然开口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