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三章 鬼市传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030 2021-08-30 17:44:26

  三人目光齐齐看向这前主事官。

  “老夫曾听闻,地下有一个被称为「鬼市」的地方。”他背着手走到窗边,望着远处的长安街景缓缓说道,“那里可以买到人们想要的任何东西。珍宝、机关术、遗迹地图、貌美奴仆……当然也包括最为隐秘的情报。若是你们想找点什么,或许可以去鬼市问问。不过在那里,钱反倒不是最重要的,他们更看重以物换物,只有你提供的东西被人认可,交易方能成立。”

  李元芳吐了吐舌头,“怎么感觉听起来有点像是坊间传说。袁老先生,这消息真的可靠吗?”

  “哈哈哈……”袁焕仰头发出一串大笑,“任何东西经过口耳相传一番,总会变得神秘而夸张。不过鬼市确实存在,而且据老夫了解,它的开办者便是地下世界的九柱之主。另外,这件事本身其实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地下酒馆里随便找上一个人,都能跟你大谈一番鬼市的传闻。它神秘就神秘在,即使这么多人知道,却没有一个说得出它的具体位置。”

  “您也不知道?”司马章讶异道。

  袁焕摇摇头,“如果能这么轻易的找到九柱之主的位置,地下世界也不可能从朝歌时代一直延续到现在了。老夫只是提一个建议而已,具体怎么做,还得看你们自己。”

  “多谢袁老先生,这个提议帮助甚大。”狄仁杰拱手行礼,“那么我们就此告辞。”

  “去吧。”袁焕微笑道,“这长安城就交给你们了。”

  ……

  虞衡司主动让步的情况下,苏内史也只能顺水推舟的答应让两寺共同调查案件,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不过这次,案件对他们来说已不再是迷雾重重,杨氏时期的机关师,便是指向答案的钥匙,只要能确定凶手身份,大理寺就可布下天罗地网,将幕后真凶绳之以法。

  另外,狄仁杰也没忘记姚亮的警示。

  他向苏内史请令后,将鸿胪寺的人一同抽调过来,派遣他们着手检查城内危险物品的售卖和储存情况,特别是石黄、冰芒晶、蒸馏酒等商品。这些东西平日里就处于各部监管之下,理应不会出什么差错,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再进行核对一遍。

  毕竟爆炸物和引火物都是能引起大规模灾难的东西,如果真有人打算把仇恨覆盖到长安全城,这些手段就不得不防。

  安排完这一切后,狄仁杰再次来到机造堂,让张博士启动天命仪。

  如今调查有了一个明显的方向,幕后真凶终于不再无迹可寻,他想看看在输入这些新线索后,天命仪又会给出怎样的判断。

  “原来如此,凶手极大可能是杨氏机关师么……”张老噼里啪啦的输入案情进展,口中念念有词,“如果你调查的方向没错,这次读数应该会大幅小于上一次吧。”

  “为何这么说?”

  “有了线索,就等于抓到了犯人的尾巴。露出水面的犯人不管计划有多险恶,其危害程度都会因为预定目标难以实现而降低。”张博士解释道,“也就是说,当你切实抓到幕后凶手的那一刻,他的危害便会彻底变成零。好了,输入完成。”

  “直接启动吧。”狄仁杰说道。

  张博士拉下绳索,天命仪顶端很快喷出了阵阵白烟。

  算珠飞速跳动起来。

  个位、十位、百位,千位……

  当第六列的珠子上滑时,天命仪依旧没有停息的迹象。

  “这不可能!”张博士当场愣在原地,六位数就已经是长安城中数一数二的大祸事了,而第一次推算也在六位数之间,如今犯人已露出踪迹,危害程度怎么会不降反升?

  当天命仪终于停止运行时,算珠读数留在了第七列上。

  比之前的结果整整扩大了一个数量级!

  张博士摇晃两下,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还好狄仁杰抢先一步,伸手扶住了对方。

  “七、七位数……这么大的数字我还是头一回看到!”他睁大眼睛喃喃道。

  “它意味着什么?”大理寺卿冷静的问道。

  “没有能够衡量的例子,”张博士有些失神的摇摇头,“至少在三朝里找不到能与之相比的案件。只能靠猜了……如果朝政更替也只是六位的话,七位数的危害性恐怕会让整个长安城都飞灰湮灭!另外它的爆发时间反而在缩短,按照结果来看,灾难恐怕在两三天之内就会发生!”

  ……

  狄仁杰走出机造堂,神情依旧凝重。

  如果按照天命仪的推算,留给他破案的时间已所剩无多。更可怕的是,一旦没能抢在真凶动手前阻止他们,整个城市都会化为乌有——这个答案实在过于惊人,以至于他开始希望是张老的维修出了问题,而非案件本身就是如此。

  不过他也清楚,这种侥幸心理永远是查案时的大忌。

  “狄大人,您还好吧?”李元芳注意到上司的面色有些晦暗。

  “我没事。”狄仁杰深吸一口气,将心中杂念悉数压下,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自乱阵脚。长安有上百万人,全城避险乃是天方夜谭。在没有充足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将全城居民移至郊外与杀人无异。他能做的,或者说必须做的,仍只有继续往下查案这一途。“出发去地下吧。”

  这一回,他们身边多了一个虞衡司令史——司马章。

  自打被下令合作破案以来,两寺负责人还是头一回共同行动。

  乘坐石笼时,李元芳还悄悄的往狄仁杰身后挪了挪,明显不想和司马令史站在一块儿。

  见此大理寺卿也只能无奈摇头,他自然清楚李元芳不喜欢这名虞衡司官员,但现在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再怎么说,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量。

  到达地底后,狄仁杰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机关师张爻送回九柱六道暂驻地,并告诉众人营区已经解禁,他们现在就可以返回常住的地方。

  话音未落,暂驻地里便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终于能够回去了!”

  “原来还真有官员愿意帮我们啊……”

  “是啊,简直难以置信。”

  “狄大人吗?我听过这个名字,好像是长安最年轻的大理寺卿。”

  “原来是年轻一代吗?不难怪如此……”

  喧闹声中,蔡夫人带着飞燕分开人群,缓缓走到狄仁杰面前。

  “老妪就知道,您不会让大家失望。”她边说着边深深弯下腰来,“这个营地欠您一份人情。”

  狄仁杰伸手将她托起,“你们什么都不欠我的。这事本身就于六道营地无关,我无论出于哪种理由都不能坐视不理。”

  “说得漂亮,不愧是大理寺卿!”忽然有人鼓掌道。

  他偏头望去,发现对方正是麦克。

  “你怎么还在这儿?”李元芳露出狐疑的神情,“百器阁真就不做生意的吗?你这家伙果然很可疑!”

  “别这么说,我的朋友。对百器堂而言,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为客户尽一份力而已。”麦克摊手道,“毕竟这儿没机关师了,万一地脉炉故障停摆,大家岂不是会被活活冻僵?所以我索性在营地待了一夜。”

  “是老妪恳请他留下来的,毕竟这炉子有些年头了,谁也不知道能否正常运行下去。多亏麦老板充当临时机关师,大伙才能安稳入睡。”蔡夫人的解释算是认证了他的说法,“话说回来,狄大人有抓到真凶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相信他已经露出了尾巴。”狄仁杰顿了顿,“对了,你有听过鬼市的传闻么?”

  蔡夫人微微一怔,“狄大人想去鬼市?”

  “那里或许有我需要的线索。”

  “这样啊……”蔡夫人沉吟了下,“老妪确实能为您指路,不过……能不能进去还得看您自己的本事。”

  “诶?老夫人您知道鬼市在哪里?”李元芳惊讶道,“那可是连虞衡司主事都不知晓的地方!”

  “呵呵……地上的人们对地下世界有各种误解并不奇怪,”蔡夫人笑道,“想去鬼市并不需要知道鬼市在哪,只要找到引渡人就行。另外即便去过鬼市,也不可能说出它的具体位置——因为它本就飘忽不定。”

  李元芳忍不住打了个寒蝉,“这是……鬼故事吗?”

  “胆小鬼。”一旁的蔡飞燕忍不住哼了一声,“你啊,往头上看。不对,不是往我这边,朝九柱中心上方看!”

  “呃……”李元芳仰头对着石柱密集方向看了好一会儿,“你让我看什么?九柱分叉吗?”

  狄仁杰心中忽然闪过一道电光,“你的意思是,那些都是经脉通道?”

  “什么嘛……没想到上司如此聪明,下属却这么笨。”蔡飞燕扬起嘴角,“狄大人猜得一点不错。九柱本质上是经脉,既可以传导能量,也可以递送物质,只不过在地面上,光靠奚车就能利用经脉墙上的导轨移动到各个地方,因此很少有人光顾过它的内部就是了。”

  “等等,这些石柱里面是空的?”李元芳大感意外。

  “并不是完全中空。它有无数条通道和墙垣,其中许多是死路,说成是迷宫也不为过。”蔡飞燕双手叉腰,语气里颇有些得意,“你别看它外表跟岩石一样,实际上每根柱子都是一个精巧至极的机关物。加上经脉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并伴随着周期性的高热,想要擅闯鬼市无异于自寻死路!”

  “莫非你去过鬼市?”

  飞燕好像早就在等待他问出这话来一般,“不错,三年前我就光顾过鬼市,那里确实是一个叫人毕生难忘的地方。”

  “既然这么好,你为啥不多去?”李元芳撇撇嘴。

  “你——”蔡飞燕一时噎住,“你以为鬼市想去就能去的地方吗?哪怕是我去的那次,也是因为鬼市举行庆典的缘故……”

  “行了,飞燕。元芳阁下也是营地的恩人,你应该好好对他说话。”蔡夫人打断了她的争辩,“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因为经脉的路径会不断变化,建立在分叉经脉上的鬼市也就成了一个四处移动的飘荡之所。尽管没几个人知晓它的确切方位,但地下去过的人并不算少。毕竟鬼市也是要做生意的,若上门顾客都没几个,那它也就失去作为市集的意义了。”

  “确实。”麦克点头表示赞同,“隐秘跟生意本就是相冲突的东西,如果是我,只会希望自己的店子越热闹越好。”

  蔡飞燕没好气的瞪了麦克一眼,显然对此说法颇有成见,不过碍于老妇人在场,她终究没有出声。

  到了这一步,狄仁杰也没什么好犹豫了,他直接朝老太拱手道,“请蔡夫人为我等指路。”

  “好说好说,”后者一口应下道,“鬼市有自己的引渡人,也就是所谓的阴隐客。他们明面上拥有一套不同的身份,接待的客人也各不相同。这是进入鬼市最大的门槛,外人很难找到阴隐客,而我恰好知道一位。”

  “阴隐客会按人数收取佣金,但他们并不能保证被引渡者一定能进入鬼市。正如老妪之前所说的,除非庆典等特殊原因,进入鬼市需要付出代价,最终能不能成还得看您自己。”

  “进不去也要付佣金吗?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李元芳小声嘀咕道。

  “因为佣金是付给阴隐客的,而真正决定交易内容的,是鬼市内的人。”蔡夫人耐心解释道,“至于具体的规则,阴隐客会为您详说。只要遵守他们的规定,进出鬼市就没有任何危险。”

  “这句话的反面意思是,不遵守规矩,下场就危险万分?谁给他们权力这么做的?”司马章冷声开口道。尽管他已跟狄仁杰达成了共识,但对地下世界的居民依旧没有太多好脸色。

  “不是危险万分……而是只有死路一条。”蔡夫人倒是心平气和,“当然,他们不会自己动手。外人一旦困于经脉内,基本连尸体都不可能再找回来。”

  司马章面色一时有些铁青。

  “这位阴隐客在哪?”狄仁杰问道。

  “九柱三道,十里香客栈,一位叫做春香娘的老板。”

  “多谢,我们这便去拜访。”

  “请等一下。老妪本应该亲自送你们过去,如此也省去了两边相互试探的工夫。可惜现在年纪大了,腿脚不太利索,硬要相送的话可能会耽误各位的时间,因此这个任务就交给燕儿了。”她望向蔡飞燕,“你要把两位恩人送到春香娘面前,并说明他们的来意,明白了吗?”

  蔡飞燕看了两人一眼,随后朝老妇人抬手抱拳道,“我一定办到。”

  ……

  怀远坊,余天海所住宅院中。

  青墨阁磨制好的镜子正如约送入院内,他随手拆开几面检查了一遍,发现不管是尺寸还是品质,都和他之前提出的要求相差无几,有些地方甚至略有超出。

  “李掌柜倒是个实在人,”青子放下手中光洁透亮的镜片,“大概想着以后我们有大生意时再继续找他吧?可惜……不会有下一次了。”

  “青妹说得是。”铁山一边搬运货物一边附和道,“一想到眼前的这些繁华盛景即将毁于一旦,俺就兴奋得睡不着觉!”

  余天海亦有同感,但他作为众人的领袖,这种时候必须保持冷静——越是到关键时刻,就越不能松懈大意。“云中的那批‘货’运得怎么样了?”

  “还差最后两个部件,今天傍晚应该便能抵达长安。”青子回道。

  “嗯,这些‘古货’才是重头戏。不知道虞衡司和机关师协会看到我们准备的惊喜时,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余天海说到这里忍不住微微扬起嘴角。

  就在此时,一只机关雀扑棱的翅膀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肩头。

  “哦?看看有什么好消息来了?”

  余天海取出机关雀背匣里的纸条,摊开于面前,神情不由得微微一凝。

  “发生什么事了吗?”青子注意到了他神情的变化。

  “有人正在追查我们。”余天海将纸条递给青子,“你自己看看吧。”

  纸条实质上是三张肖像画,虽然画幅不大,画上的人物却活灵活现,脸部的几个关键特征都抓得颇为准确,显然制图者十分精于此道。肖像下方还标注着三人的身份——分别是大理寺卿狄仁杰、大理寺探员李元芳和虞衡司令史司马章。

  纸条背面还有一句简短的句子:「申时两刻,地下鬼市」。

  “大理寺也参与进来了么?”青子若有所思道,“听说这个狄仁杰还挺难对付的,年纪虽轻,却是个善于破案的好手。”

  他们的复仇事关重大,自然也对长安城维持治安的三寺做过一定的了解。

  “只剩下最后一天半的时间,不能让他们顺顺当当的查下去。”余天海的目光落在“地下鬼市”四字上,“青子,这就事就交给你了。”

  青子将纸条折好,小心翼翼收入腰包,接着嫣然一笑,“放心吧,余叔。这正是我跟随您来此的目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