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四章 春香娘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087 2021-08-30 17:57:21

  进入三道区域后,狄仁杰注意到周边的坊楼明显多了起来,即使熄灭火把,周围的灯笼与篝火也足以照亮脚下的道路。

  多的不光是房屋,行人数量也明显翻了几番——在六道区域,营地外几乎就是荒地,走上小半个时辰也不一定能遇上一个人,从四道开始,他们便仿佛由郊外来到了城镇,并且大家穿着的衣服也从厚实的皮袄变成了清爽的宽袖长袍。

  “这里……确实变热了。”李元芳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道。

  “因为我们正在靠近石柱。地下没有四季的变化,只有冷热不断交替,夏天时更热,冬天时更冷。”蔡飞燕一边脱下外套一边介绍道,“所以营地里的人一般仅需准备一套衣服即可。”

  “不应该是冷一套,热一套,加起来两套衣服吗?”李元芳不解的问。

  女孩笑了笑,“一套共两件,热的时候脱掉厚的,冷了再穿回来——就像我这样,如此一来能剩下更多银子。”

  一套衣服又能值多少,李元芳刚想这么说,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因为他注意到对方的贴身单衣上打满了补丁,显然好些年未曾换新过了。

  “有一个问题我忍耐好久了,”麦克好奇道,“你和蔡夫人是什么关系?母女吗?”

  “养女。”蔡飞燕大大方方道,“听蔡夫人说,我是被她从天上坠落的废坊里找到的。”

  “坠落下来的……废坊?”狄仁杰皱起眉头。

  “是,那时候我还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孩。从百尺高空坠下,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幸存的样子,但我偏偏活了下来。蔡夫人说我一定会飞,才能保住性命,因此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飞燕。”

  换而言之,她是被双亲故意丢弃在废坊中的。至于选择废坊的理由,无非是想利用坊室的塌落来抹消证据。

  “抱歉……”麦克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不该询问这个。”

  “无妨,其实只要你对外圈营地了解得多了,自然就会明白,在营地的环境下不可能有孩子诞生。”蔡飞燕的语气倒十分轻松,“每个人光是照顾自己就筋疲力尽了,哪可能养上无法干活的妻女好几个月。几乎所有的家庭,都建立在领养基础上。只有生活在三四道的人,才拥有生育的权力。”

  这句话让同行的四人一时有些缄默。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百器堂的老板也要跟着我们来查案?”李元芳大概是想缓解现场气氛,换了个话题道,“大理寺和虞衡司总不是你的目标客户吧?”

  “咳咳……那当时是各位需要我。你们对地下世界不熟,若有一个向导更方便行事,而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麦克连忙说道。

  “但我们现在已经有蔡姑娘做向导了啊。”

  “她只是带着你们去见鬼市的阴隐客,不等于接下来几天也会一直跟着你们。我就不同了,店子有方掌柜看着,时间充裕得很。”

  蔡飞燕微不可查的扫了李元芳一眼,“其实,我多当几天向导……也问题不大。毕竟狄大人和元芳阁下都是六道营地的恩人,我理应优先满足二位所需。”

  “你听到了吗?”李元芳摊开手,“所以麦老板,你可以回四柱了。”

  “请不要如此绝情好不好?”麦克露出尴尬的笑容,“我之前好歹也帮过两位解决了营地危机,怎么说都算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吧?”

  元芳不依不饶,“那你说说跟着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说清楚那只能抱歉了。”

  “咳咳……在下主要是想和各位交个朋友,以后万一店铺开到地上去,还望各位多多照拂。”

  “说得这么含蓄干嘛?不就是想和大理寺、虞衡司拉关系吗?”蔡飞燕冷哼道,“我看你们现在就可以赶他走了。”

  “确实如此。”狄仁杰扫了麦克一眼,“别忘了你是一名走私犯,等到此案了结,我自会来查你的事情,不要以为能逃过律法的审判。至于拉关系更是想都别想……”

  “那我只是同行的路人总可以了吧?”麦克只得无奈的耸肩道,“作为一名地下商人,也应该有拜访鬼市的权力。蔡小姐,这你总不会拒绝我了吧?”

  “如果你不给我和狄大人添麻烦的话。对了……把你的店铺也从内圈搬到六道来吧,这样我可以勉为其难带你去见老板娘。”

  在一阵互不相让的斗嘴之中,凝重的气氛逐渐消散于无形,人群里甚至泛起了浅浅笑声,狄仁杰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不过他注意到,司马章望着这一幕的表情竟有些走神,就好像勾起了什么回忆一般——对于看重秩序,并不愿与地下居民亲近的人来说,略有些稀奇。不过很快他便收拾起心绪,回到了平日里冷眼旁观的模样。

  蔡飞燕带着大家登上一座坊楼,来到四层的一个拐角处,“我们到啦,这里就是十里香客栈了。”

  “呃……”李元芳咽下一口唾沫,右手按在了腰间的飞轮刃上,“你说这是间黑店,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狭窄的过道上,好几个蒙面客倚靠在栏杆边,正眯着眼打量着他们一行人。从对方布满青筋的胳膊与半隐半现的面纹便可知道,这几个家伙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而十里香客栈的招牌,就歪歪斜斜的挂在过道尽头——天知道它多久没被打理过,上面已经铺满了一层细细的灰尘,仔细看的话,牌角边还留着几片干涸的血迹。

  “放心吧,这家店子虽然不太出名,但老板娘不是个坏人,酿酒的手艺也相当精湛,这两点我都可以保证。”蔡飞燕穿过虎视眈眈的蒙面客,率先推门走入店内。

  “欢迎光临十里香,请问是住宿还是——哟,这不是飞燕姑娘吗?”

  一位穿着露肩短衫与束腰群、年纪在二十七八左右的妩媚女性放下手中的酒壶,朝蔡飞燕挥手招呼道,“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

  这位应该就是蔡夫人所说的客栈老板春香娘了,狄仁杰心中暗道。跟过去的同时,他也将整个店铺快速打量了一遍——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店内的装潢要比外面精致得多,占地虽然不大,但到处都透露着一股用心之感,比如柜台后方用了整整一面墙来做酒水的展示柜,各种年份的酒和价格都标明得一清二楚。又例如所有桌椅皆被擦拭得干干净净,桌上的花瓶里还插着一簇鲜活的白花。

  如果只是从外面打量客栈的模样,决计想不到它的内部风格差异竟会如此之大。

  蔡飞燕指了指身后四人,“我给你带来了几位客人。”

  “哦?那感情好!我这空房多得很,想住几天都成。”春香娘抚掌道。

  “他们不住店。”蔡飞燕伸出一根手指,在台面上来回比划,“这些人……为此而来。”

  狄仁杰微微挑眉,那是某种暗语么?

  “你确定?”春香娘深深看了她一眼。

  “蔡夫人让我送人过来的。”蔡飞燕摊手道。

  “我明白了。”春香娘拿起一个铜铃,左右摇晃起来,“各位不好意思,本店的营业到此为止,无论是酒水饭菜,这顿都免了。住店的客官请赶紧回房,若只是用餐的客官,请立刻离开客栈!”

  屋子里的客人也就三桌而已,其中两桌快速散去,唯独剩下的那桌无动于衷。

  “客人,不好意思,本店今天已经打烊了,还请速速离去。”她又重复了一遍。

  “凭什么啊?老子饭都没吃完呢!”

  围坐于此桌的四名男子有些不悦了,其中一人站起身来,将筷子扔在地上,“又不是不给钱,有你这么催的吗?”

  “这一顿费用全免,所以——”

  “老子偏不。这酒不喝尽兴,休想叫老子离开!”

  “老板娘,你这么急着赶人走,是不是因为新来的这几位雏儿啊?”

  “哼,一个个长得倒挺俊俏,就是不知道中不中用。”

  狄仁杰微微蹙眉,向前一步,却被蔡飞燕拦了下来。

  「不必。」

  她用嘴型说道。

  还未将疑问道出口,一个身影已如流光般从狄仁杰面前闪过,同时带起的还有一缕薄荷香。

  只见春香娘旋转半身,高抬右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在站立男子的颈脖间,仅仅一个照面就让后者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

  “你这娘们,好胆子!”

  其余三人噌的站起,拔刀的拔刀,拿剑的拿剑——在地下世界,随身携带刀兵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任何时候只要争斗一起,就意味着见血或者是殒命!

  春香娘显然没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先是两记摆手刺拳直中两人面门,令其鼻梁应声寸断,接着踩上桌面高高跃起,从半空倒翻身体,单脚划出一道完美弧线,劈落在最后一人肩头,力道之大生生将他重新压回椅子上,并将木椅坐了个粉碎!

  四人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在地上来回打滚呼痛。

  “徒儿们,干活了!”春香娘拍拍手,朝门外喊道。

  “来了!”冲进屋里的竟是那几名蒙面客。

  “把这几个扔到街上去,顺便把钱袋搜刮了,就当是给客栈的赔偿费。”

  “是!”蒙面客手脚利落的将四人扛起,眨眼便消失在门口,春香娘则望着散落一地的花瓣叹了口气,似乎颇有些惋惜它们没能逃过这场风波。

  “好、好厉害的身手……”李元芳咂舌道。

  “能在第三道区域内立足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麦克小声肯定道。

  “那么……你们这是打算要去鬼市咯?”春香娘走回到柜台前,目光依次扫过众人——比起一开始看到的妩媚神情,此刻她的眼中多了一份锐利。

  “正是。”狄仁杰先前一步道,“我是大理寺——”

  “停停,你们不需要告诉我身份,我也不打算知道。”春香娘从柜台下方取出一叠黄纸,推到四人面前,“把你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写在上面,然后叠好交给我。另外每张纸收费五百两银子,也请一并附上——可以是银票、珠宝、或是其他等价物。”

  “五百两?”麦克震惊了,“这个价格差不多能买一支最新型的阿尔卡纳机械臂了!在你这儿就买巴掌大一块黄纸?”

  “没错,你也可以不去鬼市,那样一分钱都不用出。”春香娘打了个哈欠,“我做生意喜欢明码标价,选择权在你。”

  “但我听说,能不能进入鬼市不在于阴隐客,而在于开办鬼市的人。”狄仁杰平静的说道,“既然如此,为何现在就要将交易物写明出来?”

  “总算有个聪明的家伙了。”春香娘笑着看向狄仁杰,“像什么价格太贵啦,凭什么要为一张纸付钱啦,都是些蠢问题,那些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并不是为一张纸而付钱,他们所买的……是一个与鬼市沟通的机会。”

  “但你听说的话里同样有谬误之处,因为鬼市的客人分两种,一种是期客,一种是临客。你们属于后一种,在提出索求之物前,没人知道你们要什么,鬼市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有这样的资源,因此需要先将你们的来意传达上去,方能得知接下来的交易能不能达成。”

  “原来如此。”司马章若有所思道,“如果我要的是一颗千年龙心,这五百两银子就等于扔进水里了吧?”

  “怎么会,是扔进了我的荷包里。”春香娘掩嘴轻笑道,“不过你理解的方向倒没问题,过于不切实际的索求不仅会浪费彼此的时间,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折损鬼市的信誉,因此与其让客人白跑一趟,不如事先就确定好交易的内容。”

  “那期客呢?”狄仁杰问。

  “期客就简单多了。他们大多拥有一件到数件珍稀异宝,这些宝物很难用金钱衡量,也不方便公开叫卖。鬼市这时候提供的便是一个可供秘密交易的场所——每隔一段时间便将期客邀请过来,让他们相互洽谈,以物易物,鬼市从中抽取一定的介绍费即可,很好理解对吧?”

  “而这些期客,则是由你们——也就是阴隐客来负责拓展与邀请。”狄仁杰瞬间明白了对方所指的「谬误」在哪:阴隐客本身就是鬼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不单单只是引路人而已。

  “正确,你果然很聪明。”春香娘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欣赏之意。

  狄仁杰写下自己需要的东西后,将纸条折好交给对方,“所有的阴隐客,都像你这样行事吗?”

  “当然不是。事实上我也不清楚鬼市有多少阴隐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从未规定过什么引路规则,想怎么做全视我的心情来定。”春香娘收下纸条的同时,顺带在狄仁杰的手背上摸了一把,“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十分高兴的话,免费传达消息也不是不可以喔。”

  “咳咳……”李元芳清了清喉咙挤上前来,“老板娘,我的目的跟狄大人一样,可以不买黄纸吗?”

  “不行,只有购买者方可获得进入鬼市的机会。”春香娘断然回绝道,“既然目的一样,又不舍得花钱,那去一个人不就行了嘛。”

  “诶……可是我哪来那么多钱啊。”李元芳一脸沮丧。

  “那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在这儿等着也是一样。”蔡飞燕双手抱胸道,“有我陪着你呢。”

  “我写好了。”

  “我也是。”麦克和司马章同时交上了各自写好的纸条。

  “你真要去?”李元芳瞪着麦克,“这可是五百两银子,难道你也有想向鬼市索要的东西?”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鬼市,我作为一个商人兼冒险家,岂有错过的道理。”麦克的语气难得正经道,“心疼归心疼,但这个机会错过的话,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我可没把握能引起一位阴隐客的青睐。”

  “既然钱和索求之物我都已收到,那么各位请在此等候。”春香娘嫣然一笑,迈步朝里屋走去,“千万不要试图跟上来哦,我的徒儿会看住你们的。”

  “总感觉不太踏实……她要是卷钱跑了,我们估计也追不回来了吧。”李元芳盯着晃动的帘布小声嘀咕道。

  三张黄纸就是一千五百两白银,足够一个人在地上长安逍遥半生了。

  “你会这么说,是根本不清楚「阴隐客」这个名号的意义。”蔡飞燕眼中露出了一丝向往之色,“如果她愿意将这个身份让出来,哪怕几万两银子都有人抢。它意味着鬼市之门从此敞开,还能有机会接触九柱之主,这些意义岂是钱能够轻易衡量的。”

  李元芳算是看出来了,“你想成为阴隐客?”

  “地下之人谁不想?只不过要求太高,大家又不知道门路罢了。”女孩略有些怅然道,“我也问过老板娘,但她始终不愿告诉我,还说这条路极难走通,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有一丝实现的机会。”

  “听起来就不像什么好差事,当不成也没什么好惋惜的。”李元芳宽慰道,“一张黄纸五百两,哪怕是黑街高利贷的收益都没有这么惊人。”

  “但它至少能让营地的大家过上好日子啊……”蔡飞燕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