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五章 九柱之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4947 2021-08-30 19:24:02

  半个时辰后,春香娘重新出现在客栈内。

  “行了。你们三个的索求都得到了鬼市的认可,交易条件也传达下来了。”她开门见山道,“如果你们能满足条件,就算交易达成。”

  “什么条件?”狄仁杰问。

  “等到入口了你自会知道。”春香娘朝里屋做了个请进的手势,“我们走吧。”

  尽管早就预料到这家客栈不会太简单,但三人没料到暗柜内会有一条直通地底的旋转楼梯,而且走了一刻多钟竟还没有见着底!

  十里香客栈也就四层楼高而已!

  “我们这早就进入地下了吧?”麦克摘下帽子,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比起上面的温度,这儿俨然又高了几分。“如果三十步算一层,这都快二十层了!”

  “如此深邃的地道,应该不是靠人力挖掘出来的。”狄仁杰左右打量道,不知何时,四周的砖墙已被另一种浅灰色物质所取代,脚下高低不平的台阶踏板也变得平整光滑起来。

  “不是人力,那是靠什么?”司马章神情凝重道,从他迈步的姿势就可以看出,他对阴隐客充满了戒备。

  “我猜……应该是深渊吧。”狄仁杰回道,“这座坊楼恐怕就建在一处深渊之上。”

  另外两人的脚步顿时放轻了几分,仿佛生怕踏破楼梯,掉落进深渊中一般。

  “不过按蔡小姐的说法,鬼市应该在石柱顶端,我们一直往下走,岂不是离鬼市越来越远?”麦克问。

  “你真的觉得,自己一直在往下走么?”春香娘忽然开口道。

  “呃,难道不是?”麦克特意看了眼头顶,上方的楼梯已然隐没于黑暗之中,但在火把的照耀范围内,楼梯依旧是上下延伸,与之前并无任何变化。

  “在这儿,常识会欺骗你。”春香娘再次抬脚,不过这一回——她踩在了台阶边的墙壁上。

  令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老板娘竟笔直的走上了灰墙,身子与地面平行,像是钉在了墙上一般!

  不对,不是钉上,她的第二步和第三步并无任何迟滞之处,依旧走得轻松写意,犹如那才是真正的平地!

  “怎么……可能?”司马章难以置信道。

  就连狄仁杰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放轻松……我们正在穿越现实与幻境的边界。试着改变自己的视角,你们也能做到这一点。”春香娘回头笑道。

  大理寺卿深吸一口气,想象着自己正处于一个颠倒中的空间,学着对方模样踏上墙壁。

  当他收起另一只脚的刹那,视野陡然倒转过来!

  原本的头顶和地下变成了前后关系,一圈圈阶梯也仿佛成了挂在墙上的“装饰”。

  “为什么会这样?”他忍不住问道。

  “没人知道答案,只能归结于万象天工的力量。”春香娘等到另外两人也攀上墙壁时,才接续向前迈进。“顺带一提,经脉中还有许多更加不可思议的地方,比如有些经脉从外面看小之又小,内部却能并行好几辆奚车;又比如有些经脉区域看似路程很近,却永远走不到头。我还听闻有人在通道中见过狂风暴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稍微停顿了下,“这里有着独立于外界的法则,它和我们所熟知的那个世界不尽相同。”

  ……

  一行人在墙壁上行走了片刻后,春香娘带头拐进了一条岔道中——之前大家还在好奇那些开在墙壁上的洞口有啥用处,现在他们明白了。

  只不过在众人眼里,这些孔洞毫无规律可言,大小模样也基本相同,天知道老板娘是如何找到正确方向的。

  原本的空间里还有螺旋楼梯作为辨别方向的依据,而岔道中什么都没有,使得三人已经失去了前后左右的概念。他们唯一能做的事,便是跟着春香娘不断走下去。

  好在这个过程不算太长。

  又是两刻钟后,一个空旷的房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谁也没注意到它是如何出现的,似乎刚才通道还漫无止境,突然便跳到了终点。

  这个房间空空如也,四壁平整单调,只有正对着通道口的墙上,镶嵌着一道青铜圆门。无论是谁从洞口走出,目光都会第一时间被门所吸引——铜门的尺寸相当巨大,差不多有四五人高,让人不禁好奇究竟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拉开如此沉重的门扉。

  它的主体又分三层,底层最大,顶层最下,每层表面都排布着复杂的管道和纹路,错乱中又蕴含着精美,像极了机关师手中的自走怀表。

  另外这间屋子显然也不太普通,虽然看不到窗户,四角还燃烧着火把,但众人却并没有憋闷的感觉。房屋长宽都在五丈左右,高度则更高一些,抬起头只能隐约看到灰蒙蒙的天花板。

  狄仁杰还注意到,铜门边上站立着一个蒙面男子——他穿着华贵的高领开襟长袍,从布料的反光上看必然不是凡品,可颜色却染得乱七八槽,红一块、绿一块,简直是浪费了这块上好的丝布。

  “我们到了。”春香娘在门前停下脚步。

  “这里是哪里?”司马章问道。

  “鬼市门前。穿过那扇门,就到了鬼市。”

  “你说什么?”虞衡司令史明显不相信这个说法,“客栈在底层,鬼市在穹顶经脉中,两边明明差了天和地的的距离,我们才走这么一会儿就到了?”

  “我都说了,不要用常识来衡量经脉中的所见所闻。”春香娘白了对方一眼,“另外客官觉得快,是因为有阴隐客在带路。如果没有我,你认为自己会在这里面花上多长时间?”

  “所以……我们现在在石柱顶端?”麦克也有些迷惑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但实际的位置可能永远都无法知晓。”春香娘望向那名蒙面花衣男,“守门人,趁着这条通道还算稳定,赶紧向他们说出条件吧。”

  后者指了指脚边的三个铁箱子,“开市人给出的条件很简单,将一件对于你们十分重要,而鬼市又难以获得的东西放入箱中,当做交易的筹码。”

  十分重要……还要鬼市难以获得的东西?

  三人不由得相互对视了一眼。

  “一个个来吧,机会只有一次。在通道变换前,你们都可以慢慢去思考。”

  “那是多长时间?”麦克问。

  守门人从背后摸出一个沙漏,摆在箱子旁边,“差不多有这么长。”

  细碎的沙粒哗哗洒下,光两句话的时间便消减了一层!

  三人顿时意识到,这根本就没有多少工夫来仔细思考!

  “喂,这真的合理吗?”海都商人难以置信道,“我们是来做交易的,为什么要设置这么多门槛?顾客应该是上帝才对啊!而且鬼市号称无奇不有,要让我们短时间内拿出连鬼市都得不到的东西,未免也太苛刻了吧!”

  “这便是索求者的代价。”蒙面花衣男不为所动道,“鬼市并不会强迫你们交易,但以物易物的关键乃是价值对等,对于你们索求的东西,开市人自有一套判断标准,也许你们觉得不合理,但在鬼市看来,这笔交易却是相当公平的。”

  “这种毫无秩序可言的地方能说出公平一词简直是个笑话!”司马章率先朝箱子走去,“行了,不就是交易筹码吗?说白了你们也只是一群待价而沽的黑市商人罢了。”

  说完他将一样东西放入箱中。

  “到你们了,”虞衡司令史提醒道,“注意下时间。”

  此刻沙漏里的沙子已过一半。

  狄仁杰脑海中思绪急转,对方提出的两个条件看似随意,稍微细想便会发现暗藏玄机——它要求此物能满足稀罕性质的同时,双方都得对它的价值认知达成一致。如此一来,可选范围就小了很多。

  银票是最先被想到的东西,对谁都很重要,但远称不上稀罕。袁老也提到过,钱在鬼市吃不开。

  情人赠予的香囊、手帕之类的纪念品倒是很重要,可对于持有者以外的人而言,本质上只是普通香囊和手帕,其获取难度甚至不如银子。

  另外一些独特的机关物确实很稀罕,例如张博士发明的钩锁腰带和飞行翼,鬼市想要弄到手绝非一两天能办到的事,可狄仁杰实在不觉得它们有什么价值。

  这时,麦克走到箱边,将一个小方盒塞了进去——看来他已经决定好了交易的筹码,而沙子只剩下最后薄薄一缕。

  守门人的话再次闪过狄仁杰的脑海。

  「以物易物的关键乃是价值对等,在鬼市看来,这笔交易是相当公平的。」

  换而言之,他为了获得这个关键线索,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个代价不是什么轻描淡写的口头之言,而是实实在在的珍稀之物,对他来说是如此,对鬼市来说亦是如此。

  狄仁杰最后一个来到铁箱旁,取出了腰间的大理寺卿令牌。

  整个长安城里,只有一张这样的令牌,而见到令牌,便相当于见到了大理寺卿。这是他身份的象征,是他获得的荣誉,也是他为长安效力的证明。

  “这即是我愿意付出的东西。”

  他低声说道,并将令牌放进箱内。

  沙粒亦在此刻完全落下。

  铜门应声而开——

  里面竟嵌套着三张小门。小门内的通道晦暗不明,谁也不知道它究竟通向何方。

  “请进吧。”守门人瓮声说道。

  三人一齐迈入门中,后方的房间瞬间消失,火光也随之隐灭。

  狄仁杰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漆黑当中。

  就在他迟疑着要不要摸黑前进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吱呀轻响,就好像有一扇木门被人推开了一条细缝。他果断上前两步,柔和的光芒重新映入视野,照亮了脚下的路面。他顺着这缕光线穿过门扉,眼前的景象豁然开阔起来。

  ——他竟站在了一座庭院之间!

  更不可思议的是,头顶不再是厚实的岩层,而是透亮的天空。被黄昏染上金边的云朵清晰可辨,沉下心来,他甚至能感受到一丝晚风的清凉。

  而这座庭院四周都被高高的坊楼所包围,宛若一处空中花园。从外表来看,四周的楼宇也不再是地下的废坊,外表干净且整洁。院中则有山有水,四周还种有长青柏,一股诗情画意的风范跃然于眼前。

  在不远处的凉亭子里,数名花枝招展的女子正拨弄琴弦,轻吟浅唱,为这地方更是增添了一份超凡脱俗之感。狄仁杰注意到,除开领头的吟唱者,剩下的几个分明是机关人。每一个能懂得乐理的机关人都需要耐心培养十多年,寻常世家都不一定能养得起一个,这里居然同时养着好几名。

  “我们这是到了地面上?”

  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狄仁杰偏头望去,对方正是麦克。

  然而奇怪的是,司马章却不见踪影。

  “司马令史呢?”

  “我不知道,”麦克摊开手,“从那张门出来后我只看到了你。”说着他向身后指去,接着倒吸了凉气——“呃……这是怎么回事?”

  狄仁杰也看见了,两人背后的院墙上,仅有一扇木门。

  “这地方……未免太诡异了点吧。”麦克连连咂嘴道。话虽如此,他的语气中却充满了兴奋与期待之意,“有趣,鬼市果然名不虚传!”

  确实如此,狄仁杰心想,不过他所感受到不是兴奋,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矛盾。原以为建立在经脉上的鬼市会是狭窄阴暗的样子,没料到居然是一座处处透露着奢华的露天庭院,而且刚接触过六道营地的情况,如今再看鬼市,两者之间的反差感就更强烈了。

  一边连活着都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一边却将机关人用在琴瑟笙箫上,这就是地下世界的真实写照。

  此时,两名容貌出众的侍女走到他们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欢迎二位光临鬼市。交易者已经在屋里等待了。”

  “我们应该还有一人来着……”麦克试探道。

  侍女却笑而不答。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顿时有了答案。

  司马章提交的东西没能得到鬼市的认可。

  也因为如此,狄仁杰对麦克多了一份在意——连虞衡司的令史都拿不出鬼市认同的筹码,而这名海都商人却能顺利通过筛选,其来历或许不仅仅是一名冒险家那么简单。

  “我们走吧。”

  两名侍女点点头,但方向却是一左一右。

  “呃,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和狄大人的交易者不是同一人?”麦克摸了摸礼帽,似乎有些担心安全问题。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遇上麻烦连个帮衬的人都找不到。

  “正是。二位请不用担心,这在鬼市中十分常见,鬼市也绝不会以任何理由刁难客人。”

  狄仁杰倒没有太多犹豫,他简单说道,“请带路。”

  “那你走得时候记得等我啊。狄大人,一定要等我一起啊!”

  麦克的喊声渐渐落在了后方。

  跟着侍女穿过木制亭廊,进入一栋坊楼后,狄仁杰仿佛回到了熟悉的长安城之中。这显然是一座私人宅邸,装潢完全可以用豪华来形容——倒不是在风格上追求珠光宝气、富丽堂皇,而是用诸多细节来塑造奢适之感。

  例如走道两旁摆放着云中才有的墨玉雕花,其栩栩如生的花瓣俨然是出自大师之手;一扇扇木门用的皆是上好的云梦玄木,靠近便能闻到一股独特的幽香;就连铜制的门把手上,都能看到高氏精锻的字样,可以说在能追求的品质上,其用料和做工全达到了顶尖水平。

  毕竟大家所用的坊胚都一样,能体现出身份与财力的,也正是这些装饰之物了。

  而且狄仁杰还注意到,这座坊楼几乎没什么窗子,大概是不想通过外景暴露宅邸的位置。屋内的采光全靠密集的烛台和纸灯笼,分散的光源使得房间感观更加宁静、祥和。

  侍女在走道尽头停下脚步,掀起水晶帘幕,再次朝他躬身行礼,“狄大人,请进。”

  狄仁杰大步走入面前的房屋。

  这是一个十五尺见方的会客室,屋子里几乎没有太多显眼的陈设,中间摆着一张低矮的长桌,桌边还放有一个绒毛坐垫,显然是为他准备的。

  房间中央有一道薄纱,将空间一分为二,他只能透过纱布隐隐看到,长桌对面坐着一个高大的影子。

  “你就是狄仁杰吧?传闻中最年轻的大理寺卿……久仰大名了。请入坐。”

  对方主动开口道。

  声音十分沉稳,略带一些沙哑,但年纪又不像是太大的样子,约莫在二十到三十之间。

  “在下便是狄仁杰,不知阁下是——”

  “我曾有很多名字,但在漫长岁月中能被人们记住的少之又少。所以我不再有确切的姓名,而是以称号取代之,现在他们都叫我九柱之主。”对方回答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